論杜保瑞「功夫境界世界觀」的荒謬

E-mail Print PDF

新儒家杜保瑞用他的功夫境界世界觀」在台大和各大學教哲學,他 宣稱他自己的功夫境界世界觀」是「自圓的說明系統」、「中國哲學的理論架構更是中國哲學理論特色的重點所在」 (註一)。

杜保瑞強調中國哲學是:「修持者因其"功夫"的活動,而與其哲學體系,也就是"世界觀"合而為一,這個合一就在其所達至的"境界"之中」所以「修行者實踐著什麼樣的功夫,他就會達到什麼樣的境界」。

他還說:「"功夫理論"的問題是討論修持者如何在自身的修持上進行身心的鍛鍊的歷程,"境界哲學"指的是修持者在功夫鍛鍊的歷程中所顯現的主客觀意義上的存在情況,"世界觀"是修持者對宇宙人生終極真相的根本看法。」

可見杜保瑞的「功夫」只是一種修行者個人的鍛鍊活動」,境界」只是一種修行者個人的鍊後現況」,世界觀」則只是一種修行者個人的觀念概念」。

任何人的「觀念 、概念」都必須透過知覺而來,人不會有與生俱來的任何觀念 、概念」,更不可能與生即有像人生終極真相」這種 大多數人都難以企及的世界觀」。除非「世界觀」是從 他人他處那裡得來的,「世界觀」絕不可能是修行者出娘胎即有,像杜保瑞「人生終極真相」這種極致世界觀」更不可能存在於修行者修行」之前。

如果我們同意鍛鍊活動的「修行」和世界觀」這兩件事 確實是中國哲學的重點架構,並且完全發生在修行者自己身上,兩者也有絕對不可分割之關係,那「修行」必為因,世界觀」必為果 。因為修行者如果沒有任何身心的知覺活動,必不能生出任何「觀念 、概念」,所以沒有「修行」必定沒有世界觀」。 所以修行」必為因,世界觀」必為果 。

修行」既為因,世界觀」既為果, 那就表示有只要有「修行」 ,自然就會有世界觀」。除非修行」造假,或「世界觀」造假,否則 任何「修行」所成就的「世界觀」,就必定不會違背修行」 本身。所以杜保瑞「修持者因其"功夫"的活動,而與其哲學體系,也就是"世界觀"合而為一」這句話是荒誕的,因為修行」 之後即有世界觀」,除非這世界觀」來自於他人他處,世界觀」絕不獨存於修行」 之外。所以只要有「修行」就會有世界觀」,所以根本不存在杜保瑞需要將修行」與「世界觀」合一的「 鍛鍊功夫」。

所以說像杜保瑞「修持者因其"功夫"的活動,而與其哲學體系,也就是"世界觀"合而為一,這個合一就在其所達至的"境界"之中」這樣的功夫哲學」根本不能成立。因為除非世界觀」出娘胎便有,或來自於他人他處,修持者在實踐其工夫之前,根本沒有世界觀」可以用來和他的功夫」合而為一,既然沒有世界觀」可以用來和他的功夫」合而為一,當然也沒有任何境界」可以達致。所以除非自他人他處獲得世界觀」,修持者根本沒有任何目標可以下功夫」,他只是亂下功夫」然後隨便形成世界觀」,並且隨便達成某種境界」而已。

若修行者的世界觀」,是自他人他處獲得,則必須以哲學方法加以檢驗,先驗證其正確性,然後批判性地否定或接受,若批判性地接受時,則必須批判性地實踐,絕不能在此之前就遽然下「 鍛鍊功夫」而加以實踐,如此才是正確的哲學方法,這種批判實踐」方法,當然不是杜保瑞所說「在自身的修持上進行身心的鍛鍊」的荒唐「 鍛鍊功夫」的功夫哲學」。

前面講過如果「修行」與「世界觀」必須同時發生於修行者身上,並且真有相關,這「修行」必是因,這「世界觀」必是果。所以「世界觀」 是順修行」而來,絕不會違背修行」 。因此世界上所有用自己的「世界觀」去檢驗自己的「修行」,這修行」無論如何 加以檢驗,一定是對的;如果反過來世界上所有用自己的「修行」去檢驗自己的「世界觀」,這世界觀」無論如何 加以檢驗,也一定是對的。

所以世界上無論任何妖魔鬼怪行邪作惡的人,他們用自己的「修行」去檢驗自己的世界觀」,都一定是對的;無論任何妖魔鬼怪 行邪作惡的人,用自己的世界觀」去檢驗自己的修行」也一定是對的,因為這修行」是因,這世界觀」是果;因生成果,果出於因,從果」所從生之因」,來證果」的正確性,從因」所生之果」,來證因」的正確性,其實只是因果互證,妄行妄解互證」的 假圓融技倆,根本不是如杜保瑞所說「慧解與行誼的內外一體性」。

因果互證,妄行妄解互證」跟本不必下什麼功夫」,更不需要什麼功夫哲學」,你只要 亂七八糟隨便修行」 ,就可以隨便獲得世界觀」,你隨便獲得的世界觀」,也絕對 會符合你亂七八糟的修行」,如此你也同樣可以形成一套像杜保瑞功夫境界世界觀」 一模一樣的「自圓的說明系統」,像現在很多邪教就全是搞這一套怪力亂神修行論證的。

 因果互證,妄行妄解互 證」就是為什麼當前社會上,所有怪力亂神,行邪作惡的人,隨便講修行」,隨便講境界」,隨便講世界觀」,都能夠合理化的原因,因為他們全都陷入的自行、自得、自證」的唯心陷阱,才會如此倒行逆施啊!

功夫境界 世界觀」是個人唯心的亂七八糟悖論,它完全捨棄哲學方法和哲學工具,在完全沒有說明人生終極真相」 的世界觀」來源是形成於自己或形成於他人,也完全沒有論證這些「世界觀」是否於修行之前就已存在或修行後才存在,更沒有論證這些「世界觀」是否為正確之前,就教人愚昧地以「 鍛鍊功夫」來實踐這個世界觀」,然後立即形成所謂的境界」,最後利用功夫 、境界、世界觀」三者互證自證,偽裝成「自圓的說明系統」並且建立因果互證,妄行妄解互 證」的荒誕哲學或宗教體系,最後將它套到中國哲學中,讓人誤以為中國哲學即是完全如他所說之哲學,以取得中國哲學詮釋的主導權,並讓自己成為中國哲學的學術領導者。

新儒家杜保瑞就是將這種可笑的「功夫境界 世界觀」偽裝成「自圓的說明系統」,再吹噓成「中國哲學的理論架構、中國哲學理論特色的重點所在」。如 果功夫境界 世界觀」真的如杜保瑞所說,是中國哲學圓全的理論架構,又是中國哲學的理論特色和重點,那自先秦以來的所有中國哲學,豈不全都成了因果互證,妄行妄解互證」的 愚昧可悲哲學?所以說,新儒家思想,根本是一種「 生雞蛋沒有,拉雞屎則有」的思想,對中國哲學只有負面影響,絕不會有什麼好處。

 

........................................

........................................

註一:本文有關杜保瑞言論引自杜保瑞「功夫境界世界觀釋義」。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