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哲學之重建

E-mail Print PDF

老子哲學在中國封建時代,受到傾向佛教唯心主義的宋明新儒家長期打壓,到了近代又被當代新儒家以佛教唯心論的「功夫境界世界觀」扭曲成為「唯心主義」的「心性哲學」。在兩代新儒家長期打壓之下,老子哲學因此完全失去其原本「天道論」的「命性哲學」之本質,世人也因此完全不能看懂老子哲學。

非但老子哲學本是「天道論」的「命性哲學」,中國先秦諸子百家哲學,也都是以樸素的「天道論」為基礎而建立。先秦諸子百家根本沒有純粹「唯心論」的主張,「唯心論」是漢唐佛教傳入中國之後,才開始興起的。所以說當代新儒家用「唯心論」的「功夫境界世界觀」,去詮釋中國先秦諸子百家學說,根本是違反歷史的真象;當代新儒家用「唯心論」的「功夫境界世界觀」,來代表全部的中國哲學,更是自大而狂妄的無知舉措。

中國哲學,自宋明封建時代以來,由於封建君主基於統治利益而長期扶持儒家。因此中國哲學長期受到傾向佛教唯心主義的宋明新儒家所宰制,所有先秦時代的中國哲學,都被宋明新儒家扭曲成唯心論的哲學,完全不見其本來面目。到了封建時代結束,中國人仍然無法徹底擺脫,宋明新儒家的後裔當代新儒家之唯心論宰制。

當代新儒家之所以能夠在台灣苟延其生命,是因為當時一黨獨大的國民黨政府遷台之後,便積極在校園裡,扶持來台的當代新儒家學者,以作為延續中國文化的傀儡象徵,以便與在大陸提倡共產主義的中國共產黨有所區隔。樂於成為國民黨對抗共產黨工具的當代新儒家,因此能夠在台灣大學校園裡,延續其傾將毀滅的宋明新儒家附佛唯心學說;新儒家的附佛唯心主義,也因此能夠在台灣大學校園裡肆無忌憚地全面散播,而橫行無阻。

由於當代新儒家在台灣之所以能夠延續,是因國民黨的政治對抗目地而來,其思想傳播幾乎無孔不入。因此,台灣學子自幼學習文史,思想便不斷受新儒家唯心主義所洗腦,因此最後能夠擺脫新儒家思想鉗制者,已如鳳毛麟角。台灣大多數人,都長期習慣性地以新儒家附佛的「唯心論」來思考中國哲學,用新儒家附佛的「唯心論」來詮釋中國哲學。因此台灣人多誤以為中國哲學,都是新儒家所宣揚的「唯心論」的「心性哲學」,根本不知道中國先秦哲學本是「天道論」的「命性哲學」。

中國先秦時代的哲學家,其哲學思維的能力,已達全世界人類哲學的頂峰。尤其是老子哲學,更是「以人類實體價值為最高價值」的優異「人類實體價值哲學」,其成就更甚西方哲學。中國應當以「人類實體價值」來思考老子哲學和其他先秦哲學才是正途。不應當像新儒家那 ,以佛教唯心主義,或其他西方哲學來扭曲中國哲學。

況且佛教唯心主義,本身早已陷入唯心論的虛無泥淖中,難以自拔,以致毀多譽少,根本難以走進世界哲學的聖殿;新儒家以這種思想來詮釋老子哲學,只是狗尾續貂以假亂真,徒然弄壞了優越的老子哲學。

西方許多流行哲學,雖有一時之盛,但未經歷史洪流之嚴苛驗證。若因其流行於一時,便像新儒家那樣,搬來詮釋中國哲學,最後當那些西方流行哲學衰敗之時,我中國所有的優秀哲學,也豈不也要隨之傾倒?

所以說,中國人應當就中國先秦哲學以「人類實體價值」為最高價值之思考,來重建中國哲學,如此才能讓世人看到,中國哲學最優異而偉大的一面,而不致於讓中國哲學成為印度唯心哲學的附庸,或讓中國哲學追逐西洋流行哲學之波浪而搖動不安。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