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的純研究把戲

E-mail Print PDF

就像聖經要人信上帝,可蘭經要人信安拉,佛經要人信佛一樣,老子寫道德經,當然就是要人信天道。

聖經不是寫來給你作研究用的,可蘭經也不是寫來給你作研究用的,佛經也不是寫來給你作研究用的,道德經當然也不是寫來給你作研究用的。

所以說以聖經作學術研究的人,以可蘭經作學術研究的人,以佛經作學術研究的人,以道德經作學術研究的人,可以把聖經、可蘭經、佛經、道德經,分別說成是多麼偉大的學術,但是他永遠不能認同,這些經典作者的真正本意,就是要你信仰他所說的上帝、安拉、佛、天道。

所以學術界學者的那一套純研究把戲,是絕對看不到信仰這個東西的。所以司馬遷的史記》中,說老子「其學以自隱無名為務」,這就是十足的學者臭把戲。故意把老子尊道貴德,先觀天道之眇,以認識天法界,再觀天道之噭,以順從道召救世度人的信仰主軸給模糊掉了。

《老子.道德經》明明白白在第一章就提出了「觀眇、觀噭」的兩大信仰主軸,司馬遷就故意用「其學以自隱無名為務」來模糊老子寫道德經的本意。這就是學者的純研究把戲,他們可以講東講西,講好講壞,但有一個原則,就是絕對不講老子要人認順無名天道的信仰要求。

所以你在任何一個玩學者把戲者的著作中,絕對看不到下面這段話:「老子哲學,最重要的就是要人認識並且順從無名天道,不要相信有名的神。」

所以在那些學者的手中,老子都不老子了

Last Updated ( Tuesday, 24 June 2008 13:38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