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的學術把戲

E-mail Print PDF

老子寫《道德經》的事實目的就是「信仰」,老子談天道時,說:「其中有信」。天道有信,人豈能無信,信者天之道也,信之者人之道也,所以《道德經》就是要人信仰無名天道的經書,這點沒有任何可疑之處。

談老子不能不講信仰無名天道,不講信仰根本不必談老子,不講信仰者所談的老子,都是講一些避重就輕,或專講一些枝微末節,扭曲的事。

不講信仰而談老子,就是故意模糊老子的根本主張,把老子的根本主張模糊了,這樣就可以讓他們任意扭曲發揮了,這就是他們的手段和目的。

所以司馬遷故意不講老子之學「信仰天道」的第一要務,反而從枝節處提問作答,說老子之學是「自隱無名為務」,這就像說聖經的第一要務,是要讓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相信任何基督徒都會嗤之以鼻的。

所以說讀《道德經》的第一要務就是「信仰」,老子在第一章中要人「觀眇、觀噭」就是要人「認識天道法界、順行天道召喚」,認順二行,就是信仰的學行,離開認順二行而談道德經,就是空談。

Last Updated ( Tuesday, 24 June 2008 13:39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