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要講元靈學

E-mail Print PDF

過去我是一直不願意講「靈魂學」的,因為我的觀注力,一直是放在理性思維的議題上,講「靈魂學」就一定會涉及神祕主義的成份,只要談「靈魂學」我就無法逃避要去談論神祕主義的議題,這點讓我非常難以忍受,因此過去我幾乎絕口不談「靈魂學」。

就在這種情況下,我出現了很大的困難,每當一些朋友,和我談到老子的時候,他們根本不在意老子講了些什麼,也不再意老子哲學對未來社會將會有什麼好的影響,他們最在意,而且最常提到的一個問題竟是:「人死後會怎樣?老子怎麼說?」

起初我也像孔子那樣直爽地回答他們:「未知生,焉知死?」試圖把議題拉到活著的世界來談,但是最後我發現,這些朋友們最後幾乎全都走到宗教的道路去了,當然有些人本身早就已經是某些宗教的信徒。顯然我像孔子這樣的回話方法,只會把普羅大眾往其他宗教推去,根本挽救不了老子哲學,也挽救不了人心。

而我也發現,很多上laotzu講堂看老子哲學的朋友,甚至很多從事哲學的朋友,他們根本就是天堂地獄的信仰者,他們一離開了哲學,就到廟裡燒香拜佛或到教堂裡祈禱,很少像我這樣,除了清明和喪禮之外,平日根本不燒香拜佛,也不上教堂的。

當我心裡有了這個認識之後,每當有人問起「人死後會怎樣?老子怎麼說?」我就試著以老子「精」的「元靈」觀念,對一些信仰佛、道教,或一貫道的朋友們解說死後的身、心、靈狀態,沒想到他們竟然因此獲得很大的安慰。

甚至有受虐離婚的婦女,因為擔心死後會和虐待他的丈夫再度見面而極為驚恐,當她知道人死後身識、心識全都滅盡,只有純善的元靈能返道鄉,惡人死了則一了百了進不了道鄉,好人死了也不會帶有生前任何身識記憶及心識情感,因此絲毫不必憂心死後會再度與惡人重逢而受虐,她竟然如同獲得了解脫般的重大安慰。

人類既有根深柢固,完全無法脫離的宗教信仰行為,我們與其把宗教信仰當成迷信,而加以否定,或像哲學家一般想用藝術去取代,以致 人類反去尋求更非理信的迷信宗教,不如把宗教信仰當成一種人類必有之行為去看待,或許這樣我們才能夠真正解決宗教信仰的問題。

「靈魂學」既是不得不講的,就應該以老子哲學的架構和規範來講,所以我講死後世界不是二元的天堂地獄世界,因為天道法界是圓全不二的,不容許天堂地獄的二元觀出現。所以我講心識和身識滅盡,因為人的身心是物,物壯則老,老則死,唯有本於天道的元靈是不死的。所以我講不必畏懼世界末日的末刼,因為良善者能藉元靈復命,是永生不死的,末刼無害於他的永生。我這樣講,比整天去罵人迷信天堂地獄,比整天去勸人遠離宗教氣功修行,比整天去勸人不要被末世末刼蠱惑還要好,也還能被人接受。

我所講的「靈魂學」就是老子「精」的「元靈學」,我是把「元靈學」放在老子哲學的架構上講的。雖然老子在道德經裡,並沒有像我這般完整地用靈魂學的態度去講「元靈學」,但是我所講的「元靈學」絕對無礙並且不違背老子哲學,甚至可以說是老子哲學更深入的詮釋和闡揚,因為我的「元靈學」是從老子哲學發展出來的,絕不是老子哲學的變造。

宗教或哲學界的朋友,可以從道教的「三魂」學說,以及中國各種「自性」的學說中,見到「元靈學」的道家老子源頭,以證明我所言不虛。我認為我所講的「元靈學」,絕對比其他宗教還要老子,甚至完全不受佛教及其他宗教的靈魂學所雜染,並且因為我講的「元靈學」完全本於老子哲學,已經成為所有靈魂學中最獨特的學說。

我前面講過,我講「元靈學」是為了解決人類必然的宗教行為,並不是為了用「元靈學」蠱惑不知者。如果人類非得思考死後的問題,那麼我們就應該給人類一個更好的,更理性的,更有說服力的答案,這樣我們才是真正以「人類實體價值」為最高價值,來為全人類謀福利,而不是把他們拋棄在哲學之外。

Last Updated ( Monday, 06 July 2009 00:24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