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負前人,當畏後人」看儒家偷來的內聖外王

E-mail Print PDF

我從小讀書,只要聽到國文老師在課堂上講儒家, 或看新儒家學者寫的書,就不斷反覆聽到「儒家講內聖外王,道家講消極避世」這句話,相信只要是台灣的學子,對這句話也必定是個個耳熟能詳。

 從「儒家講內聖外王,道家講消極避世」這句話,我們就可以看出新儒家在威權時代藉著教育大權在握,在台灣對著全民睜眼說瞎話的洗腦工夫真的是無人能比,其可惡之處更是無人能及。

什麼是「內聖外王」?就是內成聖人,外行王道。「內聖外王」這句話當然是好話,但這句話是儒家講的嗎?是出自儒家嗎?當然不是!這句話根本是道家的莊子講的。《莊子.天下篇》:「是故內聖外王之道暗而不明,鬱而不發,天下之人各為其所欲焉,以自為方。」這就是「內聖外王」的最早出處,是出於道家莊子,根本不是儒家思想,新儒家在台灣大倡「儒家講內聖外王」根本是偷莊子思想來當成儒家思想。

儒家最壞,偷了老子「修之身、修之家、修之鄉、修之邦、修之天下」的「入世五條目」又回頭罵老子;偷了莊子的「內聖外王」又回頭罵莊子。儒家的創始人孔子是主講「仁」不講「道」的,儒家孔子是主講「仁者」不講「聖人」的,按著作體系的重要性和字數比例,老子才是真正講「道」和「聖人」的, 孔子根本不是「道」和「聖人」的倡導者,但是儒家卻說「道統」是他們繼承的,卻說孔子是「至聖先師」,這是最胡扯的,孔子頂多是「至仁先師」,老子「認識天道,順從道召」才能稱「聖」的「聖」字,孔子的思想和行為完全不符合。

那些開口避口就說「道家講消極避世」的新儒家學者還真可憐,讀老子的《道德經》讀了八十一章,沒有一章看得懂,考據工夫不行,訓詁工夫也不行,講什麼詮釋學,卻拿洋人的哲學來硬套老子,根本是買辦式詮釋,洋人說什麼,老子就變成麼,這批新儒家從可憐變成毀滅文化的可惡。

新儒家勸人不要讀註解,自己卻躲在家裡偷看,看完就假裝自己不是從註解而來的會通三家之士,就開始離經說法,好像自己修成正果,變成得道高人,有些人就開始講「心」,就說儒、釋、道和老子都是「修心、養心」是從自己的「心」開始作起的學問,都要「直指本心」,以為這樣講就天衣無縫了!

沒想到laotzu講堂又提出「老子非心學」的道理,從《道德經》的經文中告訴世人,老子是重「靈」的思想,不是重「心」的思想,這時候新儒家解老子的「心學」又破功了,又變成垃圾了。

所以說,你作學問要「不負前人,當畏後人」,你亂解前人的學問,前人沒辦法指正你,所以你要不負前人,不要亂搞出前人百口莫辨的假學問;你作學問更要畏懼後人,後人不會每一個都是傻瓜笨蛋,總會出現一兩個有真才實學的大學問家,你胡亂作學問終有一天會被他們抓到造假,而受後人唾罵。

所以說作學問要「不負前人,當畏後人」,我們laotzu講堂誠誠實實作學問,考據訓詁仔細推敲老還怕不夠嚴謹,哲學批判仔細比較都還怕觀點出錯,不但怕愧對前人,還深恐被後人譏笑,至今也只有一個初步成果。

如果你像新儒家那樣,看了整本老子,都還停在司馬遷一句「其學以自隱無名為務」,還用這種倒盡胃口的鄙陋隱居思想在課堂上講老子, 或用佛教心學、儒教心學來解老子,那別說前人後人,就連今人也要看不起你。

Last Updated ( Monday, 06 July 2009 00:23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