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實體哲學」的價值量尺

E-mail Print PDF

這是聖學書房首次公開發表的「人類實體哲學」論文。「人類實體哲學」和世界其他哲學的最大差異,在「實體人」的重新定義,以及確立「人為實體」的哲學價值,進而發展出「人類實體價值真理」,及「人類體體價值量尺工具」。

「人類實體哲學」是以生物學及生態學的科學為基礎,所發展出來的最新哲學。由於「實體人」的重新定義,完全摧毀了過去以「主客體人」及「疏離體人」所建立的哲學體系,並且照射出過去哲學及神學立基的重大偏差。「人類實體哲學」最大的功用在,使「人」可以真正地從「人」的角度和價值來論事。

公開發表日期2007年10月9日      聖學書房 葉金山

................................

..................................

探討「人類價值」是當今世界最重要的哲學課題。「價值」是人類最積極最理想的面相,「人類價值」是人類最現實、最真實的理想性「真理」。

「人類價值」課題,是解決當前世界人類價值分歧,解決當前世界人類價值衝突的重要課題;「人類價值真理」的重要性,勝過過去所有哲學所追求的真理,任何一種哲學的真理,都應該以「人類價值真理」為 目標指向。

「人類價值藍圖」所描繪的正是人類未來發展的最理想世界,實現「人類價值藍圖」的「人類價值量尺工具」,則是測定並指引導人類實現這個理想世界的最好工具。

我們在探討「人類價值」時,我們必需確立「價值不是人的本身,人是一切價值的根源,但人類不是商品 ,價值也不能取代或抹煞任何人」。

所以我們探討「人類價值」時,決不能從「商品價值」的角度去探討 ,也不能以「價值」來取代任何人,更不能以「價值」之高低來抹煞任何人。

因為人如果以「商品價值」的角度去探討「人類價值」, 便會落入商品價值的主體與客體的「關係價值」中,使人成為主客體相對部份的一小部份,而作出不以人為「實體」的錯誤論述。

「人」一旦落入「主體」與「客體」的「關係價值」中論述,「人」便失去了自身的「實體」意義,而成為真正的商品,「人 」從此將不在是一個「實體人」,也不能再稱之為「實體人」。

我們探討「人類價值」,是從人類普遍的「理想價值」範疇來探討。嚐試從人類的「理想價值」中,建立「人類理想價值」的量尺;再用「人類理想價值量尺」(以下簡稱:人類價值量尺)去測量有關於人類社會、政治、文化、宗教、經濟、教育.......等種種社會議題和活動的價值,從而判定這些議題和活動對「人類價值」的真實效益,以求掌握 人類所及的一切事物更精準的效用,使人類更容易達到人類理想的幸福世界,早日實現人類美好的願景。

「人類價值」是根源於人類,人類決不根源於價值,任何人的存在都不根源於價值。「人類價值」是一種理想的真理,是人類進步的指標,這個理想指標必是以人類存在為根源所發展而來。所以我們談論「人類價值」時,決不能放任「人類價值」回過頭來反噬人類的存在;或放任任何人以「人類價值」來否定人類。如此我們所談論的「人類價值」才是真正根源於人類的「價值」,而非根源於「價值」的「價值」。

所以說「人類價值」的判定範圍,在「價值」本身,不在「人」,也不能指向「人」。一但「人類價值」否定了人類,「價值」本身便也被否定;「人類價值」一但抹煞了人類,則此「價值」便也同樣要被抹煞。

基於人類的進步,我們對於現階段人類社會、文化、宗教、經濟、教育.......等種種社會議題和活動,並不從「保存文化」的角度 ,去堅持全盤保存它們,也不採取「破舊立新」的角度,去全盤否定它們;而是採取「人類價值量尺」下,凡有價值的加以保存或捍衛,凡無價值的則加以變革或消除之原則 ;但此變革或消除,決不以否定或抹煞人類為手段。

探討「人類價值」除了不能忽略「理想價值」範疇的判準,以確定其範疇在「理想趨勢」而非在「流行趨勢」,探討「人類價值」也絕不能忽略了以「人」為主的「實體性」。

「人類價值」的實體性在「人」,因此「人」不能成為他物或他人的客體,而淪為「附屬物」或「商品」。「人 」也不能撕裂而成為許多「局部人」,所以「人」的界定,必是完全以「人類」作為「價值實體」來判準。

所以在判準「人」時,不能以他物為主體來判準,所以不能以「神的子民」、「國家的人民」、「萬物的同胞」、「眾生的一分子」、 「萬物之靈」、「宇宙文明生物的一族」...........這些非完全以「人為實體」的稱謂來判準。

在此我們也要清楚劃分「人為實體」與「人為主體」的差異;以彰顯過去哲學對「人」所下定義的普遍錯誤。

所謂「人為實體」是純粹單純以人為本位,由此所延伸於外的探討,而不先將任何他物帶入人的本位中,再作伸延伸於外的探討。

所謂「人為主體」是先帶入他物於人,而以「人和他物 、他物和人;自我和他人、他人和自我」等各種相對關係之人為本位,而由此延伸於外的探討。

過去哲學在探討「人類問題、人類價值」的相關議題時,雖然也有以「人為實體」的論述,但是卻經常因為一開始便錯誤地帶入其他客體到「人」的實體上,而陷於非以「人為實體」,而以「人為主體」或以「人為客體」的議題,因此模糊了「人為實體」的角色 ,造成哲學立論的基礎點便出現錯誤的嚴重問題。

如哲學中反對「神本」的「人本主義」,便是這類以人和對立面的神為重心,所建立的「人為主體」哲學,其所犯的錯誤在於誤引「神」作為「人之客體」來建立哲學 ;以致於整個哲學脫不開「神」的糾纏。

而基督教「士林哲學」 的「神的僕人」,則是犯了將人作為「神之客體」的預設錯誤,以致於整體哲學,完全模糊了人的價值。

至於東方「佛學」的「眾生的一分子」,以及通俗觀念中的「人為萬物之靈」、等觀念,則是犯了將人作為「各種物物、生物及 精神世界,物質世界之客體」的連結錯誤。

佛教教主釋迦牟尼曾經說過:「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皆堪作佛。」此佛若為神祇,在論人時,便以「人堪作佛」而使人成為佛之客體,從此人便失去人為實體的價值。

佛教以此發展宗教,便自然追求不屬於人類實體的價值;也由於佛教將人當成佛之客體,不在乎人類實體的價值,所以佛教徒才會產生「希望下輩子不要再當人而要去成佛」的說法。

而西方哲學亦經常引「真善美的人」來建立人生哲學,在此人已被「真善美」所界定,成為「真善美」的客體 ,人的實體性早已喪失,其所建立的哲學,亦非以人為實體之哲學。

禪修者及靈修者及自然主義者,則經常以「與自然共存的人」來建立哲學,使人一開始便成為「自然」之客體,其所有論述便被「自然」所宥限,人類 的各種價值議題,最後終成次要角色,其缺失從禪修者及靈修者,皆習於離群索居,漠視社會公義之中可見。

而西方精神分析哲學之「實現自我」,則常把人視為「其他人」之客體,,此「自我」之「人」已非實體之「人」,亦非生物學之「人」,亦非生態學之 「人」,而是一個遺群索居的孤獨之「人」。

精神分析哲學,經常事先預設了個人與他人關係之切割,使每一個人,都成為「孤獨的自我」而非「實體人」,這與生物學之「人」 及生態學之「人」所見的人完全不同。

在精神分析哲學導引之下,人一開始便被精神分析哲學所預設的孤獨所宥限,所以人在精神分析哲學的解析之下,最容易見到人的疏離,這種疏離雖然 讓人能夠更深入個人的 意識,但所見到的個人,卻往往只是「疏離體人」的一小部份,不是「實體人」,這是精神分析哲學對人的預設錯誤所造成。

古老哲和神學為什麼會死亡,因為它們多數已無涉於人的實體,更已無涉於實體人的價值,它們一開始便離棄了人,所以那學哲學和神學才會走向死亡。

現在很多治學的人,不曾論及實體的人類,不曾追求以人類為實體的價值,卻以為從古老哲學或古老宗教的陳舊思想中東拚西湊,就能夠解決人類的問題,這是緣木求魚,了不可得的。

過去東西方哲學論述,所犯的最嚴重錯誤,在於不曾清楚界定「人」的「實體性」。在哲學的一開始,便經常錯誤地預設,或不小心陷入了人類與他物主客相聯的假議題, 或者切割了「實體人」成為「個人、自我」,因而模糊了人類的「實體性」,誤使人成為「主體」或「客體」或「疏離體」的角色。所以這些哲學對 「人」的判準,一開始便完全失去了焦點,以致造成整體哲學論述便全面失焦。

我要清楚地說明,我在此是講的是「人類的價值」,並不是講 「人類的道德」。「價值」是和 「道德」完全不同的範疇,「人類的價值」和「人類的道德」兩者是完全不同的 ,不能混為一談。人類的道德具有社會性,必依賴和他人的關係而存在。人類的價值,甚至人類之中的個人價值,卻是可以獨存的。

關於價值,人或團體甚至可以在所有人都認為沒有價值之中,獨樹一格,創造自己的價值。一直到自己死後很久很久之後,才逐漸被別人認同;甚至有些價值一直到死後也不被認同,甚至是完全被遺忘 煙沒的,但這都無損於「價值」存在的真實性。

人類的價值正因為可以不必依賴他人,或可以不必依賴他物便能獨存,才真正彰顯了「人類實體價值」的可貴。歷史上有很英雄、豪傑、偉人, 或偉大的團體, 經常因個人或團體獨立的價值觀,義無反顧地倡導與旁人完全不同的價值,即使犧牲死亡也再所不惜。

如果人的價值必依賴他人才能存在,則對於那些能夠提供犧牲者幸福生活的家人,或必須依賴犧牲者而活命的家人來說,他的犧牲死亡,可能是毫無價值也毫無意義的。若他犧牲的價值 ,只是依賴宗教之神的指示,或依賴眾人的鼓舞,或為了交換某種利益才形成,則其本身的自主人格便已完全喪失,也不再具有「人為實體」之價值。

我們談論人類價值的獨存性,並非藉此倡導極端的個人價值,而是為了說明「價值」所具的獨存性,完全不同於「道德」所具有的關聯性 ,以此確定「人為價值實體」這個立論的可能性,因而能夠排除他物對「實體人」的侵犯,據此我們才可能談論「實體人的價值」,並進而探知「實體人的價值」之所在。

所以凡是主張「人的價值是在和其他事物,以及在和其他事物價值的關係中,才得到確立的,人的價值是不能夠獨存的。」這樣以引進它物所形成的「關係價值」 作為人類唯一真實價值的價值論述,便是一開始便侵犯了「人類實體價值」的錯誤價值論述。

在「關係價值」中,人的價值一開始便被剝削了,這是一開始便失焦的價值,這樣的價值一開始便不把人視為「價值實體」,一開始便把人作為「實體」的權利給 完全剝奪了。剝奪了人作為「實體」的權利,再談人類的價值,所談的便不是真正的人類價值,而是混合他物的非人類價值。

剝奪人為「實體」的權利,這樣的哲學是絕對開不出「人類價值」花朵的,最後它只會在各種預設的虛假的關係議題上,長篇大論、爭論不休,作不出什麼真正有益於人類的價值 ,反而模糊了人類的價值之所在。

所以我們在此講「人類價值」的哲學,所講的是「人類實體哲學」,而非「人類主體哲學」也非「人類客體哲學」 ,更非「人類疏離體哲學」。

由於「價值」這個概念,是含糊多爭議的,其語意不夠明晰,歧見很多,是容易引起相對爭議的語詞。所以我們才放棄「價值哲學」為本的論述,而以「人類實體哲學」為本,進而闡明「以人類為實體」的價值思想,而不直接稱為「價值哲學」。

「人類實體哲學」最重要的就是,以最接近生物學、最接近生態學、最接近社會學、最客觀、最真實、最純粹、最現狀、最現實的人類定義:「人是文明的群居動物」 為定義,來進行我們的哲學論述。

所以,我們所定義的「人」的實體範疇為:

「人是文明的群居動物」

「人是文明的群居動物」是一種普遍理想的定義,帶有理想的色彩,也因為這種理想的色彩,它才能夠和「人類價值」的理想性產生相互 的關聯。而不致於走入諸如「人是野蠻的群居動物」 這種欠缺理想性的野蠻消極論述之中,因而否定以「價值」為題的論述,也因而否定人類的價值。

「人是文明的群居動物」

這是一種現實的理想定義,是真正傳達當前人類真實現況的定義。其理想性是「以人為實體」,而不以少數特例危及此一定義 ;其理想是以「價值」為理想,而不以「消極」作出否定論述。

所謂真實性是「以現實現況為」為立論,絕不依附諸如未來可能有更文明的外星人統治地球,或宇宙間或有其他文明生物等非現實現況之或許假說。由於這類或許假說,現實現況並不存在,故不能與人類作出真實的關係聯結,更不能因此影響「人是文明的群居動物」 之判準。

「人是文明的群居動物」的現實判準,不致於產生 和過去神話及未來科幻糾纏所形成的虛假議題,「使」人成為真正哲學探討的「實體」 ;而不致陷於過去並不存在,未來也未必存在的假議題中,造成哲學議題的失焦。這樣我們在探討如何創造「人類價值」時,才不會因為失足於虛幻的假議題,而脫離了現實,反而模糊並且損害了人類的真正價值。

以「人是文明的群居動物」作為「人類實體哲學」的「人」的定義,讓我完全改變了過去哲學家和宗教家對待「人」的方法,也讓我們確立了純粹以「人為實體」的哲學真實意涵,使我們能夠清楚隔離 那些「人」被作為主客體相對的虛假議題,隔離那些以「個人、自我」來割裂「實體人」的局限偏狹心理哲學。也隔離了過去並不存在,未來也未必存在的虛幻議題,而將哲學的一切思維,完全落實到純粹的「人」的身上。

一般宗教哲學經常強調「小我」及「大我」的觀念,他們觀念中的「大我」,其實都是混雜他物的「假大我」。

這些混雜他物的「假大我」,大多與神佛、與天地宇宙、與國家社會、或與他物混為一談,所以不是真正純粹的「大我」;唯有「人是文明的群居動物」這個純粹實體觀念中的「人」,才是真正的「大我」;也唯有「人是文明的群居動物」這個「大我」的實現,才是真正「大我」的實現。

德國著名新康德主義哲學家文德爾班(WilhelmWindelband,1848—1915)曾說:「 哲學只有作為普遍有效的"價值"的科學,才能繼續存在。」

「人是文明的群居動物」這個純粹以「人為實體」,所建立的「人類實體哲學」,其所發展的「 人類實體價值量尺」,正是一種普遍有效的價值科學,是所有宗教哲學都應該具備的核心,更應該是所有宗教哲學探討的重心 。

所有真實圓全的宗教哲學,都應該從「人是文明的群居動物」這個視野去出發,其所建立的宗教哲學才是真實圓全的宗教哲學,而不是虛幻或偏狹的 宗教哲學,也不會是為他物服務的宗教哲學。

「人是文明的群居動物」這句話中,有六個基本的議題,依次為「人」、「是」、「文明的」、「群」、「居」、「動物」等六個 定義「人類」之後,所生成的議題。

這六個定義人類所生成的議題中,以「人」為最高階議題,以「動物」為最低階議題; 低階議題最接近生物性、生態性的需求,高階議題最接近人性的需求。

這六個議題雖有高低之分,卻絕對必須整體談論,整體綜觀。唯有這六個議題綜合起來才是真正「人的實體」, 一旦這六個議題分開而論,所談的就不是「人的實體」,不再是「實體人」,而是撕裂的「物」。所以這六個議題絕不能分割而談,如果分開來談,便割裂了真實議題成為偏狹 局限的假議題。

「人、是、文明的、群、居、動物」等「六大議題」,是從「人類實體」的真實意涵中所產生。所以「人是文明的群居動物」所形成的「人類六大議題」才是人類議題中, 最接近生物學、最接近生態學、最接近社會學、最客觀、最真實、最精簡,最有價值,最不偏差,最需要討論,最不能偏廢的議題。

由於「人類六大議題」具有最精確與最簡約而圓全的特性,因此「人類六大議題」才能夠轉化成為「人類價值」最真實的「人類價值量尺工具」。

「人類實體價值量尺工具」的製作,是當前哲學最重要的工作。但過去哲學在「價值量尺工具」的製作上,完全依賴人類把各種社會、政治、文化、宗教、經濟、教育.......等種種社會議題和活動,視為「商品」而「凝結」出的價直趨勢來製作。

其所形成量尺,只是過去的量尺,過去的量尺只能作為過去商品的價值的判定,其趨勢預測的不精確數據,雖有未來趨勢預測的價值,但不足以 準確地精確窺知未來商品價值的趨勢 ,更不能作為非商品的「人類價值」的理想準繩。

透過「人類實體價值量尺工具」的測量,我們便能了解人類實體的「理想價值」應該在那裡,應該是以那一些價值為服膺。我們也才能判定,現存於社會的有關社會、政治、文化、宗教、經濟、教育.......等種種社會議題和活動 ,是否真有效用,是否真為人類所需。

有了「人類實體價值量尺」作為工具,我們便能很容易地對社會、政治、文化、宗教、經濟、教育.......等種種社會議題和活動的「理想價值」作出估價,從而判斷該事物對人類的效益。

「人、是、文明的、群、居、動物」這「人類六大議題」的「人類價值量尺」 其內容至少應包括:

一、「人」的量尺:這裡的「人」,是人類中的每一個個體,是個人的價值,是個人的需求,是個人的議題,是探討個人存在的問題,是提供個人自主性的自由, 是強調人權,及提供人權的能力。

二、「是」的量尺:這裡的「是」即為「對」,「是」的文義乃是正確的「真理」,是真理的價值,是真理的需求,是真理的議題,是探討真理真象的問題, 是提供真實性的自由,是強調真象權,及提供真象權的能力。

三、「文明的」的量尺:「文明的」就是科學和人文的進步,是文明的價值,是文明的需求,是文明的議題,是探討文化保護的問題,是提供藝術性的自由, 是強調文化權,及提供文化權的能力。

四、「群」的量尺:「群」就是群體的人際關係,是人際的價值,是人際的需求,是合作的議題,是探討人類平等的問題,是提供群體性的自由,是強調公平權,及提供公平權的能力。

五、「居」的量尺:「居」就是居住環境,是環境的價值,是環境的需求,是環境的議題,是探討環境保護的問題,是提供棲息性的自由,是強調環境權,及提供環境權的能力。

六、「動物」的量尺:「動物」就是人的生物本性,是生理的價值,是生理的需求,是生活的議題,是探討生存繁殖的問題,是提供生理性的自由,是強調享樂權,及提供享樂權的能力。

「人類價值量尺」的六大議題,是人類社會的最真實議題,這六大議題的價值,即是「人類價值」缺一不可的全部。這六大議題所彰顯的人類需求,更是人類最真實的需求。

這六大議題的需求理論,是以「人為實體」的需求,而非以其他「眾人為客體」,而以「個人為主體」的馬斯洛式心理需求理論。這也是為什麼以「人為實體」的「人類實體哲學」需求理論,勝於馬斯洛式心理需求理論的原因。

所以凡是社會、政治、文化、宗教、經濟、教育.......等種種社會議題和活動,全部都可以透過「人類價值量尺」來測量觀察,以其在六大議題的綜合統計平均分數,來判定該 社會、政治、文化、宗教、經濟、教育.......等種種社會議題和活動的價值高低,從而決定保留或終止該議題,從而決定捍衛或弘揚 、變革或廢除該議題,以促進人類社會的理想與進步。

譬如觀察某一政治團體,我們可以用「人、是、文明的、群、居、動物」的「人類價值量尺」,來檢示其在「人權、真象權、文化權、平等權、環境權、享樂權」等六權的內部自由程度,和提供此六權力 於外部的能力,來分別給分,最後評定這個團體的整體綜合成績,再從整體綜合成績中,看出這個團體,甚至其他個人獨立思想的存在價值。

譬如觀察某一宗教團體、哲學團體,我們可以用「人、是、文明的、群、居、動物」的「人類價值量尺」來檢示其在「自主性的自由、真實性的自由、藝術性的自由、群體性的自由、棲息性的自由、生理性的自由」等六種自由的倡導程度,來評定這些宗教、哲學的存在價值。

譬如觀察個人價值,我們可以從「人、是、文明的、群、居、動物」的「人類價值量尺」來檢示其在「個人的價值,真理的價值、文明的價值、人際的價值、環境的價值、生理的價值」等六種價值的發展程度,來評定個人價值的發展是否均衡。

過去人類社會缺乏以「人為實體」的「價值量尺」工具,以致於無法針對人類社會中,各種混亂的思想,進行精確的價值評量。這是人類社會一直無法走出愚昧 ,及生出種種價值衝突的原因。

因為缺乏正確的「人類價值量尺」,任何人都能夠拿著心中自己的那把未經檢驗的量尺來度量世界,來決定價值,所以人類世界就永遠走不出偏狹愚昧的掌控 ;更因人人心中各有一把尺,各自以心中之尺進行價值判斷,因而形成各種難以解決的「價值衝突」,所以「人類價值量尺工具」之製作,是解決「價值衝突」的唯一手段。

「人類價值量尺」雖然是一制高點之量尺,其精確的測繪,仍需以發展更精確的各式統計學來充實,但是「人類價值量尺」的簡約圓全,卻是人類整體價值的最精確規矩,成為解消人類價值衝突,實現人類理想不可或缺的量尺工具。

具備「人類價值量尺」的「人類實體哲學」,雖然是純粹以「人類實體」為本來發展哲學,但事實上並未切斷人和 人,人和自然,人和宇宙萬物之間的任何關係。而只是不再像過去的哲學那樣,從和他物必定有關聯的預設作為哲學源頭而已。

「人類實體哲學」是從「實體人」這個源頭,以真實的現況和宇宙萬物,重新建立一個更真實的關係,並且從而接受這個真實現況的新關係。 這樣我們對宇宙萬物的觀點,也必將更真實而無誤。也不會像過去哲學和神學那樣,充滿個人及小團體和「他物 」胡亂建立的虛假關係,甚至有些個人及小團體和「他物」建立出關係的「他物」,其實也往往都是虛構不實的。

在「人類實體哲學」中,我們也清楚劃分「實體」與「本體」的定義,而將「實體」定義為完全以某有形物為本的非相對概念;而「本體」則為世界始基的無名之道。

過去中國的老子,其所著《道德經》,將《德經》置前,《道經》置後,而成為《德道經》。老子這樣的安置,表明以人類實體為本, 進而聯結出天道,再依序建立哲學的方法,也是極為明顯的。

所以「人類實體哲學」是屬於東方式哲學, 更是老子道家哲學的發煌,所以說「人類實體哲學」是中國哲學對世界哲學所提出的新建言,也絲毫不為過。

「人類實體哲學」,以人為實體所建立的「人類價值量尺」工具,是一個極簡單的人類價值測量工具,也可作為人類社進步的準繩,提供人類普遍理想的價值目標,供有志於實現人類理想願景者去實踐。

美國社會心理學家馬斯洛(Abraham H. Maslow  1908~1970)在《人的潛能和價值》中說:「我確信在最近幾十年間,……建立從人的本性中派生出的"價值體系",就可以實現了。」

美國政治倫理學家約翰羅爾斯(John Rawls  1921~2002)在《正義論》中認為:「一種作為社會基本結構的所有"價值",以及當它們發生衝突時,各自的分量確定原則的完整觀念……是一種社會理想。」

今天我們在馬斯洛逝世的幾十年後,所提出的「人類實體哲學」,是真正從人的本性中派生出的價值體系之實現 。而這個「本性」,卻已非馬斯洛的「個人本性、自我本性」的「人類疏離體本性」,也非過去宗教哲學「主、客體人類」的本性,而是全人類的「人類實體本性」。

「人類實體哲學」的「人類價值量尺工具」,則正是約翰羅爾斯所說,社會價值的分量確定原則,這也是我們laotzu講堂對實踐社會理想 ,所提供的最新價值量尺工具。

Last Updated ( Wednesday, 24 March 2010 19:32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