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九年一貫教改受新儒家及一貫道思想影響之研究

E-mail Print PDF

三家會通的新儒家,一直以為自己是站在儒家和中國哲學的制高點,甚至以為他們就是中華文化的代表人,因為新儒家在一貫道盛行的台灣,受到極廣大群眾的歡迎,他們因此就不知不覺地澎漲自己的學術地位,也不曾檢視自己過自己學說的荒誕。

新儒家從表面上看和一貫道可以說完全沒有關係,但是如果扣除了一貫道中的佛、道宗教特性,新儒家和一貫道,可以說是完全相同的儒家,是儒家血濃於水的親兄弟。

如果再以新儒家的「會通」思想去看,一貫道去「會通」佛教、道教及耶教、回教,更完全是新儒家「會通」思想的徹底發揚。所以說即使是宗教信仰的部份,一貫道也無異,更無違於新儒家的「會通」思想,反而是新儒家的實踐。

一貫道非常注重儒家虛構堯順禹湯文武周公孔子的「道統論」,也非常注重儒家祭祀的禮儀,他們的「三教一貫」和新儒家的「三家會通」,一「」一「」的「貫通」其實完全相同,絲毫沒有差別。

所以新儒家在台灣和一貫道是魚幫水,水幫魚。新儒家在學術界,無形中幫一貫道建立更深入的理論;一貫道在宗教界,無形中為新儒家帶來大被批馴化的聽眾。

在新儒家和一貫道的相互激盪之下,「會通一貫」的思想,幾乎快成為台灣學術界和民間思想的潛在主流,其他思想和宗教雖有風光的外表,卻沒有辦法像「新儒家、一貫道」那般,以思想影響到政府的政策。

譬如,台灣教育部近年推出來的,慘不忍睹的中小學教育改革,就叫做「九年一貫」。

這「九年一貫」教育改革,雖以九年為名,內容卻是把各種不同而獨立的基礎課程,強迫統合在一起教學。例如把「生物、理化、生活科技」等基礎課程,強迫統合在一起;把「美術、音樂、舞蹈」等基礎課程,強迫統合在一起,再「統整」成為幾個全新的「共同領域」課程,表面上說得振振有詞,卻把所有的基礎教育,全都搞混在一起了。

台灣教育部「九年一貫」教改的潛意識裡,其實完全是新儒家、一貫道「會通一貫」思想的延伸。「九年一貫」,所用的「一貫」之名,甚至和新儒家及一貫道的「一貫」一模一樣。

新儒家的「會、統整、一貫」、一貫道的「一貫」和台灣教育部推行的「一貫、統整」課程,其實都是完全一模一樣的概念。台灣「九年一貫」教改,對待各種基礎課程,就和新儒家及一貫道對待「儒、釋、道」一模一樣,都是用盡各種手段和大道理,把獨立的學術混為一談,並且以此為最高最圓融。

台灣教育改革單位,甚至還對那些因理念及信仰不同,因而反對「一貫道」式新課程的老師,下了一個宗教審判式的論斷:「不能適應教育改革的不適任教師!」

可見新儒家和一貫道的「會通、統整、一貫」思想,在台灣社會是如何地橫行無阻及深入人心。甚至連台灣天主教、基督教、及佛教、道教這不同宗教的教友信徒,都在參與教育改革的「統整、一貫」學習中,不知不覺被新儒家和一貫道的「會通、統整、一貫」思想潛移默化,成為「會通、統整、一貫」思想的幫凶,背叛了自己的信仰而不自知。

所以說新儒家的「會通、統整」思想,是一種目前中國和台灣思想界,還沒有辦法查覺,也沒有能力抵抗的儒家變種病毒,很多人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接受了這個病毒的感染還不自知時,就已經作了新儒家的虎倀。

「會、統整、一貫」的思想,之所以在台灣橫行,是政府經由教育改革宣揚「會、統整、一貫」的理念,在學術界是經由新儒家在大學校園中宣揚「會、統整、一貫」的思想,在民間則是經由一貫道在宗教界中宣揚「會、統整、一貫」的宗教。

經過政府、學術界和宗教界三管齊下,上中下交相夾擊的努力之下,「會、統整、一貫」的思想遍佈全台,台灣早已是全盤「會、統整、一貫」了。

這個「會、統整、一貫」的新儒家和一貫道觀點,現在成為學術和宗教界講演佈道的萬靈丹,無論你是校園學者或新興宗教,或社會的心靈導師,無論你作那一門學術,講什麼思想,或賣什麼書。只要你加上「會、統整、一貫」的口號在裡面,就會有市場,就會有人追隨你,讓你人氣高漲、荷包滿滿。

就像讀莊子 》超過三行,就有困難的台大教授傅佩榮在講到《莊子 》時,竟然說:

如果進而省思莊子何以能有如此卓越精妙的心得,則答案在於他對的領悟。他的一以貫之的原理與源頭,認清這一點,就可以與他一起逍遙而遊了。

看到了嗎,連司馬遷口中「詆訾孔子之徒,以明老子之術」的莊子,他用來詆毀孔子的學說,在傅佩榮口中,都能夠變成是儒家孔子「吾道一以貫之」的「一貫道」信徒了,你說這傅佩榮怎麼能不受台灣群眾歡迎呢?

這個新儒家「一以貫之」的伎倆,用在那一家都可以會通一貫,而且還可以隨便你怎麼編造,搞來搞去都可以把別人的東西,弄成好像和自己是一體一般,譬如像一貫道就是這麼說的:

儒教:執中貫一。     

道教:抱元守一。     

佛教:萬法號一。     

基督教:默禱親一。     

回教:清真返一。

看這了這麼多新儒家和一貫道的例子,我們也可以學敷佩榮和一貫道的搞法,幫新儒家和一貫道再多弄一些「一」來,以發揚孔子的「一以貫之」:

老子:錯者得一

莊子:逍遙游一

墨子:摩頂踵一

韓非:刑法純一

孫文:革命專一

帝國主義:侵略精一

海盗:殺人如一

石頭:頑強固一

麻雀:吃蟲第一

肥豬:吃睡唯一

由於肥豬太肥,不太能動了,吃睡也是「一以貫之」,「一以貫之」如果真的像傅佩榮和一貫道所講的那麼厲害,是那麼高的哲學和真理,我們就可以提出以下像傅佩榮一般的荒唐建議:

如果進而省思肥豬」何以能有如此卓越精妙的心得,則答案在於牠對的領悟。牠的一以貫之的原理與源頭,認清這一點,就可以與牠一起逍遙而夢遊了。

別人問孔子的吾道一以貫之是什麼?儒家的宗聖曾子也只敢將它定位在「忠恕」而已!。曾子講孔子之道「忠恕而已!」是一種智慧,因為他怕後面的笨儒,會把吾道一以貫之」解釋成「我的道,以一為本」或「我的道,是從頭到尾貫串成一體」。

因為解釋成「以一為本」會搞成「象數」的數字迷信」;解釋成「我的道,是從頭到尾貫串成一體」,這就會和「肥豬的道,是從頭到尾貫串成一體」一樣無聊,所以曾子才會肯定地回答「忠恕而已!」。

但是像傅佩榮那樣胡搞地,把孔子的「一以貫之」,解釋成是「用一個思想來連貫其他方面的完整的理解。」那就和「用肥豬的思想,來連貫其他方面的完整的理解。」沒有差別。他開始時所使用的那個思想,和最後連貫而來的結論思想,都必然同時陷於不確定是否為真的荒謬之中。

新儒家用儒學去「會通」道、佛,的「三家會通」,正是「用肥豬的思想,來連貫其他方面的完整的理解。」這齣荒謬劇的翻版。

由於我們不能確定所用的肥豬思想是否為真,和用肥豬思想連貫其他思想,所得的最後結論是否為真;我們更不能確定被肥豬思相所連貫的其他思想是否為真,因為那些思想也可能是另一群肥豬的思想。

所以新儒家所倡導的「三家會通」,在哲學上根本無法確定其結論是否為真,既無法確定為真,便不應拿來向社會傳播,但新儒家卻拿來向社會傳播。所以我們才會說新儒家「會、統整、一貫」的「三家會通」思想,是荒誕的偽哲學,更是惑眾的邪說。

我們從傅佩榮受邀到大陸,大陸粉絲像信徒般圍著他高喊:「傅佩榮我們永遠支持你!」就可以知道「會、統整、一貫」的思想,在大陸恐怕也已是像野火般,漫延得很快而且很廣,甚至現階段可能沒有任何思想能夠對抗它,或者能夠發現它對文化的危害。不然傅佩榮的「會通一貫」思想,不可能在大陸會這麼短時間內,就契入群眾的心裡,而沒有受到對等的批判。

或許未來大陸會搞成像台灣一樣,學術界仍是新儒家的天下,而宗教界則是一貫道的天下。說不定大陸有一天也會來個「幾年一貫」教改,像台灣政府那樣,把各基礎學科「會、統整、一貫」起來也說不定

當然這些不是預言,更不斷言,而是憂心,是為中華文化最深的憂心。只是這種匹夫之憂,究竟有多少人能懂,我們也不知道。但我相信真理是不會被泯沒的,大陸人才濟濟,終有一天,也一定會有很好的哲學人才,加入laotzu講堂對新儒家「三家會通邪說的批判,為的就是避免後代子孫,都在新儒家荒誕不實的思想中生活。

Last Updated ( Monday, 06 July 2009 00:16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