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倒儒家中心主義

E-mail Print PDF

中國哲學的建立,是中國哲學發現了以人類為實體價值,中國哲學才開展了完全不依附於神及他物的哲學,而其大成者則是老子。

中國哲學從老子開始,就沒有把人類當成神的客體來談論,更沒有以神為主體來發展,而是完全以人為實體來發展。

所以中國哲學沒有類似西方基督教的士林哲學,也不必長期受到士林哲學的糾纏,這是中國哲學發展的極大幸運和優越特色。

新儒家少數份子引康德哲學和其他哲學來詮釋老子,這是以更拙劣的哲學來詮釋高等的哲學;像康德這些人雖然主張唯理論的上帝,但是他們的生命仍然走不出耶和華神的陰影,他們本身生命的存在,就是耶和華的客體,像這樣的哲學家,因知行的不一,無論如何都是尚未開悟的。

新儒家這批人和外國哲學盲目會通的結果,就是把外國發展並不純熟的哲學,引來套在中國哲學身上,如同將苦枙套於中國一般,當康德哲學 部份受到質疑時,中國哲學也連帶受到池魚之殃,所以中國哲學才長期籠罩於一片新儒家豁達不開的愁雲慘霧之中。

西方的科學確實可崇敬,但思想上盲目崇洋是新儒家學派的最大錯誤。中國唯一的錯誤,就在於以政治力量,獨尊哲學素質低落的儒家。這個錯誤只要讓中國思想在政治上解放出來,從此不受儒家宰制,中國即可以本身的潛在力量找到出路。

如果我們還是以儒家,作為中國哲學之代表的想法去搞哲學,中國哲學當然處處都碰到困境,這困境只是儒家哲學價值低落的困境,根本不是中國哲學的困境。

中國人只要把儒家當破古董般放在角落供人觀賞,或直接將儒家當垃圾丟掉就好,何必要全中國人共同去承擔破落儒家的困境,搞到全中國人的思想好像都有儒家的困境一般。

何況中國人在推翻封建帝王之後,也確實曾在歷史上把儒學丟到垃圾堆裡,中國民主科學進步也沒有因此而停滯,反而更欣欣向榮。

當前中國哲學最大的錯誤,就是當代學者全都以儒家為中心來講哲學。儒家根本就沒有完整的哲學,卻偏偏要出來代表中國哲學,新儒家卻偏偏要以儒家為中心來談哲學。儒家哲學性的不足,正是要被 中國哲學打倒的對像,怎麼能夠反過頭來作為中國哲學的中心?

儒家哲學素質低落,中國人偏偏拿著以儒家為中心的哲學去國際炫耀,怎麼能夠不在哲學世界中受盡屈辱;過去中國人受列強侵略的屈辱,不就是因為 封建帝王拿著儒家作神主牌來治國所造成的嗎?今天學術界不知檢討,又搬出儒學來唬弄全世界人,難免有一天又被識破其手腳,而受到譏諷 ;難道中國人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因為儒家而受盡侮辱嗎?

中國人曾全面打倒孔家店,儒家早就不是中國思想的中心了,現在的新儒家還想復辟過去的中心地位,自我澎漲地創造自己會通西學,會通民主科學的欺騙論調。

卻不知道中國的民主科學,是千千萬萬中國人民拋頭顱灑熱血而得來的成果,中國沒有一項有用的西學,也沒有一樣有用的民主和科學是經過新儒家會通才 獲得的,新儒家難道竟敢從人民手中搶走這些民主和科學的成果嗎?

儒家只是中國封建時代政治思想的中心,儒家不是中國哲學的中心,儒家也不配作中國哲學的中心,所以我們談論中國哲學,不要一開口就提到儒家,更不要一講就從儒家出發, 中國哲學不能以儒家為中心來講,更不能以儒家為中心來看世界,更不能以儒家為中心來發展中國哲學,否則中國哲學就永遠被儒家害死。

儒家原本就是不是中國哲學的中心,儒家所謂的「修齊治平」只是從老子那裡抄出來的,至於孝順慈幼,悲憫愛人這些道德,老子早講,講得比孔子更圓滿,又不是只有孔子才講。

中國人要在學術上,徹底打倒儒家中心主義。中國人應該小看孔子,讓孔子回到他應有的小角落,不應該再無限放大孔子。孔子除了對古代封建帝王有重要性之外,對哲學的重要性幾乎完全沒有。孔子思想是中國人心中的心魔,中國人往往 誤以為沒有他就沒有中國思想,這是中國封建帝王留下的遺毒,要儘早從中國人的心中除去。

中國人應該重新審視以「人類實體」為本的老子哲學,去看看中國哲學二千年前就知道要以人類為實體所發展出來的哲學,是多麼的優越,是多麼地具有時代性和人類價值,這樣中國哲學才能重新出發。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