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儒家的假哲學工具和偽哲學

E-mail Print PDF

laotzu講堂為什麼要批判新儒家?新儒家的危害在那裡?新儒家最大的危害在於以「假綜合法」作學術工具。

當全世界的學術都在邁步向前時,新儒家竟然還用中國明代以前,民間流傳的「會通、和會」這種「 假綜合法」作為學術工具,大刺刺地在學術殿堂裡作學術,並且大肆渲染,如果這種風氣不加以厄遏止,全中國的學術都要受到危害。

新儒家藉著「會通、和會」的「假綜合法」,和台灣「 一貫道」信仰互相唱和,在中國的儒釋道三家中遊戲,又投身在西方宗教哲學中遊戲,還大膽宣稱自己是儒釋道三家的「會通」者,也是西方民主科學的「 會通」者。

但事實是這樣嗎?新儒家所唱導的「會通、一貫」不但是明代以前老掉牙的民間文化廢棄物,還是錯誤的「 假綜合法」。新儒家所倡導的反註解白話運動,事實上是一種反基礎學術方法運動。

新儒家宣稱自己會通了西方民主科學,但中國人打倒封建帝王,追求民主進步和科學進步,是無數先民用盡心血,一步一腳印地辛苦追求紮根的,根本沒有一項是新儒家這批人所發動的。在追求民主科學最積極的時代,新儒家所代表的儒家,還是反抗民主和科學最盡力的一群人。

新儒家完全沒有為民主拋頭顱灑熱血,也絲毫沒有獻身於科學進步的工作,他們在民主科學的道路上絲毫沒有貢獻,竟然敢將中國的民主科學連結到自己的學術身上,試圖割收人民辛苦耕耘的民主和科學的果實;新儒家這群人的羞恥心到底還存不存在,是很值得我們去探討的。

一群躲在學術黑暗角落的新儒家學者,用一堆落後、錯誤的學術方法,去扭曲中國儒釋道三家的典籍。把講仁愛的孔子說是殯葬業者,把講修身修家的老子說成是山林隱者,把佛學搞成境界形態學。像這樣的新儒家如果不加以批判,將來中國三家的學術,恐怕會被新儒家搞得面目全非,又腐又臭。

一個民族如果使用錯誤的學術工具去從事學術,比使用錯誤的科學方法去從事科學還要危險。

因為科學方法的錯誤,很容易在過程中暴露,其危害是明顯而且是外在的,容易察學而修正。但學術工具的錯誤,所影響的是人心,其過程是隱藏而不明顯的,但它一但暴露出來就一發不可收拾,將造成整個人心的毀損,甚至連科學方法都會因此被廢去。

在台灣新儒家的「會通、一貫」,和一貫道的「會通、一貫」,一者在學術界,一者在宗教界,彼此相互唱和;不知不覺中,連國家的教育政策也以「 九年一貫、學科會通統整」的方針來執行。造成全台灣的教育改革方向,被新儒家和一貫道的思想牽著鼻子走,舉國竟無力可以對抗,終致招來重大失敗;這是台灣當局和台灣各大學,長期培埴和縱容新儒家學者復辟,所自食的惡果。

所以說台灣的「九年一貫教育改革」,根本就是新儒家和一貫道影響下的政策,其失敗也是必然的。這個前車之鑑的覆轍,難道後人治國施政時還要再重演一次嗎?

laotzu講堂是批判新儒家學術的最前鋒,因為我們在台灣對新儒家和一貫道對人心影響的感受最深,也對新儒家造成學術不良風氣的影響感受最深,我們不是不希望見到文化的復興,但是我們絕不希望一個使用錯誤「 假綜合法」的「會通、一貫」學術,在學術界裡呼風喚雨,造成中華文化的再次淪落。

國家是要往強盛的方向走去的,學術界裡如果從容一支使用假學術方法的團隊,日久終必拖垮人心。

文化中沒有「 會通、一貫」,決不會走向保守,反而會更堅固茁壯。學術界還有更有效的學術工具可用,學術界透過分析批判的工具,能夠吸收更多更好的思想,來茁壯自己,並且成一家之言。

西方哲學沒有使用「會通、一貫」的假綜合法為工具,哲學思想一茁壯,難道中國人一定要漠視正確的哲學工具,偏偏要去使用「 假綜合法」這種讓人瞧不起的假工具,並且讓用假工具所研究出來的新儒家假學術,來代表中國的學術方法和成果嗎?

中國過去沒有新儒家一樣壯大,沒有新儒家中國只會更清新,有了新儒家中國只會更混亂,思想更衰退,有識者難到至今還看不清新儒家的危害嗎?

Last Updated ( Monday, 06 July 2009 00:15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