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通圓融、一貫圓融非無上正等正覺之清淨圓融

E-mail Print PDF

釋迦牟尼要學佛的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也就是發「無上正等正覺」,所謂「無上正等正覺」就是宇宙間至高無上的、真正平等的、遍覆一切的正確覺悟。

佛教成就「無上正等正覺」,絕不是藉「會通一貫」各宗派而來,更不是藉「會通一貫」各不同宗教而來;佛教《圓覺經 》來說,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是藉知幻即離,離幻即覺的清淨覺悟而來。

老子要學道的人聞道日損,要以清淨安靜的身心開啟「常明」的「純明、淨明」之心。也就是藉著損之又損,淨靜自己的知見,回復自己屬靈本性的「歸根復命」,來達成「認識並服從恪守那道的真理、道德紀律、宇宙秩序、法則規律」,進而達到「容和合同於宇宙和萬民。

從釋迦和老子的主張中,我們從沒有看過有一種像新儒家那樣,不必透過「淨靜」自己的思慮知見,只要把別家的東西搬來「會 通、和會」一番,再弄出一個「三家會通、三教一貫」就能夠圓融的幼稚法門。

所謂「淨靜自己的思慮知見」的方法,以哲學來說就是「批判」的方法;「批判」是清除自己知見垃圾的最好方法,老子稱之為「損」,所以老子要學道的人「損之又損」,也就是「批判再批判」。

「批判」不能只在自己內部進行,因為自己批自己會有盲點。「批判」最重要的是援引「他家異門」的哲學來批判自己。唯有透過援引「他家異門」的哲學來批判自己,甚至放任他家異門的哲學來批判自己,而仍能禁得起考驗的,才有可能是接近「無上正等正覺」和「知常之明」的真理。所以真理的法門,是不畏懼批判,也放任他家批判的。

新儒家的三家會通」,在哲學 求真理的工作上,所使用的是錯誤的假歸納法。因為新儒家的三家會通」,所用的不是哲學的批判方法,而是 一種不完整的局限性錯誤「綜合歸納法」。

哲學上使用「綜合歸納法」在綜合時的選材,必需全面而廣泛, 絕不能掛一漏萬,否則歸納的結果就會不正確。如果在從事歸納法時,故意只選自己所需要的幾個素材,而不作全面的選材,便是假歸納法。

新儒家建立學派的「三家會通」,選用素材時,竟然只限定於儒釋道「三家」, 對內不但故意忽略三家之間的差異,更故意忽略三家中各宗派的內部重大差異;對外則完全忽略了其他中國諸子百家,及國外其他各種思想,譬如基督教、回教等思想 。

新儒家的「三家會通」,首先盲目預設了「三家思想確定論」,妄自預設三家的思想是沒有任何內部爭議的,是統一劃一如新如家所說明的樣式。

新儒家的「三家會通」,其次盲目預設了「三家思想我知論」,妄自預設三家的思想,即是新儒家所理解的三家思想,新儒家對三家思想的了解,就等於是所有人的共同見解。

新儒家的「三家會通」,還盲目預設了「真理三家三分論」,妄自預設三家思想各是宇宙真理的三分之一,只要會通三家思想,就可以找出宇宙的真理。

儒家「三家會通」由於根基於多重虛構的預設,所以新儒家「三家會通」的歸納法,是局限性的假歸納法 。假歸納法所以做出來的學術,必然是漏洞百出經不起檢驗,其所歸納的結論,不但不能代表中國思想,更不能代表世界思想,而是一場學術騙局。

新儒家的三家會通, 只主觀挑選儒釋道三家思想來歸納,並且故意忽略三家思想的內部重大差異。這種會通,不但違背哲學方法,更是連比較先進的五教圓融」的一貫道還不如,其選材比先進的一貫道還少了兩個宗教,所以新儒家學術,是幼稚到極點的學術。

以「會通」而言,新儒家之「會通」,可說不如娼妓之深廣。若要談會通,如何能 棄置其他諸子百家,而僅限於三家?若要談一貫,又如何能 棄置千萬宗教,而僅限於五教

若要談會通、一貫」,世間所有的哲學宗教都應該拿來會通、一貫」才是,怎麼能夠只 通貫三家、五家?中國人講十全十美,講圓融無所不包,新儒家和一貫道以「三、五」之數來會通,沒有十全十美,沒有圓融無所不包,豈不是太少了,太缺陷了?

新儒家以荒唐的局限性的錯誤綜合歸納方法,建立與正信完全相違的「會通圓融」理論,嚴重破壞了哲學藉分析批判而獲得真理的「圓融」概念,也嚴重破壞了佛家和道家,以清淨覺而「 清淨圓融」的概念。

正信的「圓融」,本是清淨的覺悟,不在融合多家 ,所以是「清淨圓融」。新儒家荒誕的「會通圓融 」主張,藉著學術之便,在校園和社會廣泛宣揚,誤導並支撐了一貫道「三教一貫」的思想,成為一貫道打擊佛教和道教的理論先鋒。

佛家和道家正信的清淨圓融」, 被新儒家的「會通圓融」扭曲,到了一貫道手中,再質變為「三教圓融、五教圓融」的「一貫圓融」主張。

儒家荒謬的「會通 圓融」由學術泛濫到宗教,最後形成了「一貫圓融」的主張,讓世人誤以為只有融合三家、五家,或融合更多家之學之教,才是真正「圓融」 之學之教,若不融合多家之學即非「圓融」之學之教。

新儒家高唱以「三家會通」為學術 之圓融的「會通圓融」,在國學學術研究上,造成正確的哲學批判方法,被局限性的錯誤綜合歸納方法破壞殆盡;新儒家以「三家會通」為圓融的「會通圓融」;在宗教 信仰上,則使正信「清淨正覺」的「清淨圓融」信仰,被局限性的「一貫圓融」 信仰破壞殆盡。

新儒家這群人,在學術上破壞哲學方法,引導學生走入「會通」歧途,在宗教上破壞佛教和道教正信,誤導信眾走入「一貫道」的思想;他們的過失, 天道必將對他們有所回應,將來歷史也一定會狠狠記上一筆 的。

Last Updated ( Wednesday, 06 August 2008 10:49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