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儒家的「三家會通」鬧劇

E-mail Print PDF

一個正信的學派可能因為外在因素而衰弱,只要能保住著該學派的命脈,將來終究有復興再起的一天。但是一個學派如果從內部開始腐敗,那這個學派就要走入名存實亡的妖邪之路了。

儒家自尊儒的封建社會滅亡之後,就開始一蹶不振。但是儒生們不思如何保存孔子的「仁」道,竟然建立新儒家,異想天開地,攀援佛家和道家。試圖藉搞儒佛道「三家會通」的「一貫道」式路線,藉著吹噓「合會三家、會通三家、圓融三家」來拉抬自己的身價。搞得那些堅守佛家、道家正信的人,一夕之間變成偏狹不圓融之人。

新儒家「三家會通」的荒誕學說不斷傳播,甚至因此鼓舞了「一貫道」宗教的盛行,新儒家「三家會通」的學說,早已成為一貫道「三教圓融」的最高理論指導和啟發,因而他們大受一貫道群眾的歡迎和擁護,是可以想見的。

新儒家「會通三家」的圓融之說,是一個極為幼稚的學說。這世上的學說何止千家萬家,光是中國春秋戰國就有諸子百家,世界各國的歷代思想如果都搬出來,恐怕有「恆河沙數」,其中著名的也絕不止千百家,貫通儒釋道三家就能圓融正覺,根本是個妄想。

新儒家會通三家」是一個極沒有見識的幼稚觀念,新儒家打的算盤,可能是認為:

 

因為:

「儒家」有真理,但不圓融;

「道家」有真理,但不圓融;

「佛家」有真理,但不圓融;

所以:

新儒家,只要統合三家真理,就是圓融。

 

事實上是不是如此,當然不是!從真理來說,不圓融就不是真理」;是「真理」就一定是「圓融」。

因為所謂的「圓融」就是事理無礙,是事實和學理都不矛盾才是圓融的真理。如果儒家有真理,就一定是圓融不假外求的;如果道家有真理,就一定是圓融不假外求的;如果佛家有真理,一定是圓融不假外求的。三家如果都有真理,那三家就都是不假外求的。三家既都不假外求,三家就都不必搞「會通一貫」。

如果這樣,就會形成這樣的結論:

 

「儒家」有圓全真理,不假外求;

「道家」有圓全真理,不假外求;

「佛家」有圓全真理,不假外求

 

事實上如果從這個結論,來發展「三家會通」,也是一個錯誤。因為「真理」不可能是三種完全牛頭不對馬嘴的東西。如果真理可以彼此矛盾牛頭不對馬嘴,那世界上所有的哲學或宗教,都有不假外求的圓全真理,那真理不就滿天下都是,真理又豈在此三家。

所以妄說各家都有圓全的真理,是不可能的。當然新儒家也有可能是認為:

 

因為:

「儒家」只有部份真理,所以不圓融;

「道家」只有部份真理,所以不圓融;

「佛家」只有部份真理,所以不圓融;

所以:

新儒家,只要統合三家的部份真理,就是圓融。

 

可是儒家的部份真理,真的是三家的三分之一嗎?而這儒家的三分之一真理,又剛好不和「道家、佛家」的真理重疊嗎?而佛道兩家的部份真理,也各都是剛好不和其他兩家重疊的三分之一嗎? 誰能保證呢?

萬一儒家的部份真理剛好和佛家的完全或部份重疊,那三家合起來就少了三分之一中的一塊真理啊?如果其他兩家的真理,也剛好不小心重疊,那三家合起來,真理不就少了一大塊嗎?三家合起來真理既然少了一大塊,那怎麼會是圓融的真理呢?

或許新儒家還會以為:

 

「儒家」有圓全真理,但只是某一個角度的說辭;

「道家」有圓全真理,但只是某一個角度的說辭;

「佛家」有圓全真理,但只是某一個角度的說辭。

 

儒釋道三家,有沒有自己圓全的真理,要證明就已經是非常困難了;如果要進一步證明儒釋道三家都有真理,而且完全不相違背,而且都能相合,只是說法角度不同,那就更困難了。

如果假設儒釋道三家都有圓全的真理,只是他們的說法不同,所以只要統合三家的說法,就可以找到真理,那同樣也是欺人之談。

因為三家都有圓全真理,也難保世上其他百家思想也有圓全真理。如果只是從三家的角度去說,最多也只是三個角度而已,恐怕這三個角度也不過是說真理的萬分之一角度。

那新儒家以為堅持貫通這三家,就能夠說出真理,不就是荒誕之事嗎?新儒家不是更應該把世界其他各種學說的角度都拿來會通,而成為「萬家會通」,何獨只「會通三家」?

況且三家既有圓全真理,只是因為說明角度不夠,那各家只要多用幾個宗派的言詞去詳細說明就好,又何必一定要去別家找角度來說?

或許新儒家還會有這樣的想法:

 

「儒家」沒有圓全真理,新儒家只是拿來參考。

「道家」沒有圓全真理,新儒家只是拿來參考。

「佛家」沒有圓全真理,新儒家只是拿來參考。

 

如果是這樣就更離譜了,把全都沒有圓全真理的學說拿來會通,會通之後,不一樣也全都沒有圓全真理嗎?那新儒家為什麼還把這些完全沒有圓全真理的東西,拿來給人實踐呢?如果三家都沒有真理,那何不到世界其他思想中去找一找,或放棄全世界的既有思想,自己閉門苦思,看看有沒有辦法找到真理才對。

或許新儒家還有這樣的想法:

 

「儒家」有圓全真理,所以要堅持

「道家」沒有圓全真理,新儒家只是拿來參考。

「佛家」沒有圓全真理,新儒家只是拿來參考。

 

既然儒家有圓全真理就好了,就可以去實踐,新儒家何必去參考不圓全的東西?

所以說,無論是從三家「都有不圓融的真理、都有圓融的真理、各有部份真理、只是某個角度說辭的真理,有些有有些沒有真理」等任何一個角度去看,新儒家所提倡的「三家會通」,都是一個極幼稚無知,完全不登大雅之堂的鬧劇。

但是新儒家這個幼稚的「三家會通」戲論,還可以在台灣的學術界,用文化學術研討的名義去玩,拿人民缴的稅金去玩,真是令人不恥。

新儒家對正信的佛家和道家來說,就像一個帶菌者,他們帶著「會通」和「一貫」的病毒邪說,到處散播;正信的佛教徒和道教徒,見到他們全都避之唯恐不及,深怕自己一不小心被感染,就變成一貫道徒。

但新儒家卻拿著「三家會通」的荒誕邪說,不避人嫌,到處嬉鬧,以此為樂。孔子之道淪落如此,世道亦淪落如此,確實令人不寒而慄。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