擱置新儒家傅佩榮

E-mail Print PDF

擱置新儒家傅佩榮

.....兼論他和老子風馬牛不相及的佛教究竟真實

新儒家的傅佩榮,著究竟真實 傅佩榮談老子 》, 提出了一個「要勇敢地把古人說的話先擱在一邊」(註一),也就是要我們擱置古人的所有「注解」,「才有可能依據老子的原文,做合宜的理解與詮釋」。

但是傅佩榮自己卻不斷地強調自己寫究竟真實 傅佩榮談老子 》之前,至少看了五、六種市面上找得到的版本,看了很多別人翻譯的"老子"」在讀者面前,他也不斷地強調他看過無數註解。

為什麼傅佩榮自己拚命看古人的註解,卻要大家擱置古人的註解呢?這是一個非常值得探討的問題。我們推論大概有以下幾種可能:

一、只有他聰明,大家都很笨也很白癡,看了註解也是白看。

二、古人的註解很爛,看了也白看。

三、古人註解有寶貝,怕人來爭搶。

四、只要他的白話就好,要註解幹嘛。

五、看他寫的就好了,看別人寫的幹嘛。

六、他偷拿古人註解來用,怕別人發現。

七、他想自己成功,不想讓作註的人成名。

八、他的白話有問題,怕你學會考據訓詁之後會推翻他。

以上這幾種情況,都是可有能的,不然為什麼他會有自己拚命看古人註解,卻要別人不要看古人註解的矛盾言論?

如果說古人的註解應該擱置,那大家都要一起擱置,何獨傅佩榮自己一個人就不需要擱置?傅佩榮難道天生就有優於世上任何人的特殊能力或權柄嗎?

如果先擱置古人的註解,真如傅佩榮所說:「才有可能依據老子原文,做合宜的理解與詮釋。」那傅佩榮自己在作白話文之前,不但沒有先擱置古人的註解,還拚命看古人的註解,那傅佩榮白話文的理解與詮釋,不就是如他所說的完全不合宜了嗎?那傅佩榮為什麼竟敢要人用他不合宜的白話文「對應於生活」,還要人「加以實踐」?

傅佩榮說:「古人的看法就一定對嗎?如果都對的話,就互相矛盾了,因為他們之間立場不同。」所以他要大家勇敢地擱置古人註解。

但是想想,當後代的人,看著傅佩榮和當代學者全都變成古人之後,他的白話文,不是一樣也和前面的古人一樣,全都互相矛盾嗎?他和所有人的立場,不也是都不一樣嗎?既然如此,那我們現在,不就應該 首先把傅佩榮擱置起來才對嗎?

傅佩榮既認為看法矛盾,立場不同就要擱置不用,那傅佩榮不就應該遵照自己說過的話,把自己先擱置起來,離開台大不要再教學生了嗎?

傅佩榮在講到讀《子 》時,「閱讀超過三行就會遇到詞看不懂,或者字不會讀的問題。」讀《子 》三行,不到幾十個字,就會有閱讀困難,可見傅佩榮的古文能力並沒有高到那裡去,甚至可能是屬於古文能力很差的那一類人,顯然他不是自娘胎出生後,一輩子不必 學古人註解就能看懂古文的神仙。

我們實在很懷疑,傅佩榮既然讀《子 》時,「閱讀超過三行就會遇到詞看不懂,或者字不會讀的問題。」那他的子 》到底是怎麼樣讀完的?

難道他不是每隔三行,就去偷看古人辛辛苦用考據訓詁作出來的註解嗎?既然他自己是踏著古人註解的屍骨前進,才能看懂子 》,為什麼他會反過頭來要別人擱置古人的註解,而不是像他那樣去學習很多註解呢?他對社會所說的話是誠實的嗎,還是 在耍弄別人呢?

既然他讀子 》三行就有困難,為什麼他讀老子五千言就不必靠古人註解?如果他讀老子五千言靠前人註解讀成功了,那別人為什麼就不能靠讀前人的註解成功呢?是別人都比他笨嗎?比他沒學問嗎?

要知道,傅佩榮所謂的擱置」,並不是對各家註解進行「存異求同」,先把不明白之處暫時存放,等同處明白後,再研究異處的「擱置」;也不是「由簡入繁」,把困難之處暫時存放,等簡單會了之後,再學習難處的「擱置」;而是一種全面否定前人註解的「擱置」;所以他才會驕傲地宣稱他 著作的特色是沒有註解:「白話文譯文,一再重覆」。

這種否定註解的「擱置」,才是傅佩榮主張的可怕之處。他的「擱置」從本質上來看,根本就是一種「棄置」,從古人立場不同,相互矛盾,因此無法做出合理的理解詮釋,而加以「棄置」。

從聖學書房註解翻譯的老子,來看傅佩榮的究竟真實 傅佩榮談老子 》,可以比對出,他的老子大多數都是古人換湯不換藥的東西。

傅佩榮究竟真實 傅佩榮談老子 》所引用的原文,只是古人流傳下來的通行版本, 是在書老子甲本、乙本》、《 郭店楚墓竹簡.老子》還沒有出土之前就流傳的舊東西。

尤其是通行版本》中的分章分段,標點符號。其中標點符號,古代並沒有,全都是現代學會使用標點符號的學者,作註時加註的成果。傅佩榮既是台大學者,憑什不引出處,不例作者,拿來就用?難道分章標點就不是其他學者的心血,就沒有著作權,就不會有違反著作權的疑慮嗎?即使不違著作權,以學者身份,就可做出以不必尊重作者,而任意取用的動作嗎?

書老子甲本、乙本》、《 郭店楚墓竹簡.老子》這些新版本出土之後,老子的詮釋,已經有了重大的分歧,是非也仍未有定論。傅佩榮在排除考據訓詁的方法之後,又是以其他什麼非考據訓詁理由,能夠直接判定他用的通行版本》白話文,才是最正確而可供實踐的老子?

傅佩榮大膽宣稱別人的老子是「一門與生活脫節」的學問之時,當然也是對從事《書老子甲本、乙本》、《 郭店楚墓竹簡.老子》註解的學者進行「一門與生活脫節」的批判,如此他難道不需要對從事書老子甲本、乙本》、《 郭店楚墓竹簡.老子》註解的學者,作出進一步解釋嗎?

究竟真實 傅佩榮談老子 》白話文裡面的字義詞義,大多數是古人註解裡老掉牙的東西;連他的白話第一章,都還在「有欲望、沒有欲望」裡面,炒古人「欲望」註解的冷飯,根本了無新義, 也根本看不出他曾經擱置過古人什麼東西。

即使連傅佩榮的書名究竟真實 傅佩榮談老子 》的「究竟真實」這四個字,也不過是從佛教經典「執持真實究竟法,吉祥正覺蓮華生」、「究竟真實清凈一切究竟地」(註二)以及 大乘佛教日常講經用語中,順手拿來套用的老概念,除了以佛解道的荒唐之外,根本沒有什麼新意。

傅佩榮還硬生生把大乘佛教,常講的「智慧」搬到在子 》經文中反對「智慧」的老子頭上套用,這是佛不明道不明,才會以佛道相通的概念,拿不同的定義字來胡亂套用的。

傅佩榮搞這種佛道相通的東西,和以前天主教的傳教方式如出一轍,他們說:「道就是上帝,上帝就是耶和華,所以信道的中國人,都要來信耶和華,要信耶和華就要來信天主教。」卻不知道道即使是上帝,上帝也不一定叫耶和華,即使要信耶和華也不一定要信天主教,大可去信猶太教。他們所說的只不過是一連串的語言陷阱,讓人不小心跳進去卻不知道罷了。

「究竟真實」若從大乘佛教的空性角度來看,是真空妙有,根本就不是實有實存的本體「道」;「實有實存」從老子的角度來看,是能生能養的本體宗主,也根本不是真空妙有的「究竟真實」。

佛教的「究竟真實」和老子的「實有實存」根本就是兩個風馬牛不相及,不同宗教信仰的概念,傅佩榮硬把佛教的東西套在老子的頭上,只不過是新儒家對老子 和道家進行的另一種新侮辱罷了。

聽說台灣有很多佛教信徒,看到傅佩榮用佛語解老子,因此非常喜歡傅佩榮的思想,不但推薦傅佩榮的著作,甚至還請他去演講。如果佛教界竟也支持傅榮,無異就是認同 他所說,老子的「道」就是佛教的「究竟真實」。

如此,凡是認同傅佩榮的佛教信徒,就應該從現在開始,信仰本體論,信仰自然神論,信仰泛神論,信仰唯一神論,承認宇宙有一生養本體,立刻拋棄所有佛教經典,完全擱置釋迦牟尼的思想,拋棄 大乘佛法空性,來追隨老子聖學,因為你信佛教跟信老子已經沒有什麼差別了。

如果佛教徒也不認同「道」就是佛教的「究竟真實」,就應該和聖學書房一起對傅佩榮的毀道亂佛一起鳴鼓而攻之,以免讓他的邪說日益猖狂,敗了我們道家,也壞了你們的佛教。

傅佩榮引用佛教「究竟真實」加到老子頭上,在落筆之前沒有作出含糊或爭議名詞的定義判準,也沒有說明為何他無法使用一般常用的哲學用語,非得引用佛教專有名詞,否則就 完全無法詮釋老子的理由,就直接把佛教專用術語,原封不動搬來套用於老子 道德經 》頭上,還當成自己老子著作的書名。

這重「搬佛套老」的學術方法只能說是荒誕,完全看不出有什麼專業哲學能力。這種哲學方法出自台大哲學系的教授,竟可以在校授課,可以到處講學而無往不利,真的令我們這些從沒讀過哲學系,也沒修習過哲學課程,沒修過哲學方法課的道門弟子大開眼界,嘖嘖稱奇。

引用佛教「究竟真實」加到老子頭上作為書名,造成世人混淆,誤以為道法為佛法所統攝,誤以為道佛兩家思想根本無異,是同時敗亂道佛兩家 思想,對道對佛都是傷害。

如果傅佩榮是以哲學方法批判道家老子思想,我想任何人都可以接受,也可以加以反批判,而形成良性學術論戰。但傅佩榮身為台大哲學系教授,竟以這樣漫不經心的 低落學術水平,把佛法套在老子 道德經 》頭上,貶低道法在佛法之下, 如此引發佛儒紛爭,這就不只是學術問題,而是宗教褻瀆問題。

老子 道德經 》是道教經典,老子是道教道祖,是道教三清聖人,是道教聖導師,是道教在世間的唯一師尊。傅佩榮 引用佛教「究竟真實」加到老子 道德經 》頭上作為書名,嚴重傷害道派主體性,讓老子成為釋迦的附庸,讓道家成為佛家的詮釋者,讓道教成為佛教的支流,讓道學從此成為佛學末流,還藉著台大學術之名,到處傳揚,萬一不幸有不知情的佛教徒,拿著傅佩榮 的「究竟真實」書名去打壓道教。

那對道門來說就是亡道滅教之事,是孰可忍孰不可忍之事,是可能挑起宗教紛爭之事,難道新儒家的傅佩榮竟能在學術研保護傘後,對可能引發信仰者的宗教紛爭,置身事外,麻木到毫無知覺嗎?

如果傅佩榮 真的認為自己理直氣壯又有膽量,又有學者為學術不畏死亡的本色。那何不自責負任,當下把佛教的「究竟真實」四個字,或者把laotzu講堂的「真神無名」,用金色大字體,印到基督教聖經和回教古蘭經的封面之上,去解釋上帝和真主,並且親自帶到基督教和回教國家去 巡迴演講看看,以證明你的學術是絕對真誠,而不是只會愚弄無知者,只會挑軟柿子吃,這樣我們對你也就只能就學術論學術,而不會再扯到宗教信仰上去了。

.............................................

.............................................

註一:本文引用傅佩榮言論,皆出於《究竟真實 傅佩榮談老子 .前言及上篇緒論》。

註二:本文所引 佛教經典為《聖妙吉祥真實名經》。

Last Updated ( Monday, 06 July 2009 00:14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