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學」對孔子有罪

E-mail Print PDF

天道是真主真神,天道不是「理」,天道不是「法」。

「天道」可以生成萬物,「理、法」沒有實體,也沒有生命,不能生成萬物,所以「理、法」無體無命,根本不是「道」。宋明朱熹那些儒家,本來想改造老子的「道」成為「理」,建立「理學」,最後發現根本行不通,因為「理」無體無命,怎麼弄也弄不出生命來。

所以後來儒家又搞個「氣」來和「理」配合,讓「理」出現生命動態,但是最後儒家竟只好在二元論中爭扎,無論如何也弄不出先有「理」怎麼生出「氣」來?因為這個「理」無體無命,怎麼能生出「氣」來?所以有些儒家搞來搞去就說「理、氣」是一體兩面的。

但即使我們可以認知「理、氣」是兩面,但「理、氣」一體是什麼東西?如果從「理、氣」一體,再繼續往前推論下去,那不就是快接近老子的「道」了嗎?那可怎麼得了?因為「理、氣」再往一體推論下去,「理」就絕對不是宇宙最高的東西了,就還會有一個「一」的概念在「理、氣」之前啊?但是「一」也不對啊?因為「一」就是「一」,「一」同樣無體無命,「一」不會生出「二」,「一」也絕不不等於「二」,當然不會生出有理有氣的「二」,那「一」一定是錯的啊!那在「一」之前,一定還要有一個非一不二圓全不變的東西在更前面才對啊,那非一不二圓全不變的東西,不就是老子講的「道」嗎?

宋儒那批人和他們的繼承者很天真,以為拿個「理」就可以解決宇宙問題,沒想到「理」無體無命還是不行,就只好搞出「一理、一氣」,卻因此不小心弄出了「二」,最後發現「一理、一氣」的「二」,誰先誰後也有問題,只好再往回退,退到「一理」之前,去掉「理」搞出了「一」,可是問題又回到了「一」還是無體無命,怎麼能夠生出萬物?但他們仍然不願意承認老子的「道」,不願意信仰「天道」,那可怎麼辦才好呢?

於是儒家的後人,包括後來的一貫道,就開始宣稱「一」就是「道」、「一」就是「理」,把「道、一、理」三個全攪和在一起,讓人無法發現他們的問題,這是中國愚民者,最愛玩的阿Q式和稀泥,這種和稀泥對很多不用腦筋的人都有效,所以中國哲學長久以來,就被他們玩成一團玩死了,所以才會讓外國人看不起,說中國沒有哲學。

其實早在兩千年前,老子早就解決了「道、一、理」的問題,儒家那批人為了政治利益,卻故意要再搞一套「理學」來取代老子,好保住自己的學術地位,他們為了私利,讓中國老百姓白忙了上千年,所以儒家是一個極為可惡的學派。

老子講:「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早就告訴我們,「道」不是「一」,「一」是人們觀察道所生出來的名,「一」是一個沒有實體的概念,而「一」這個名,這個概念形成之後,又會生出「二」的概念,然後透過「二」就會生出「三」,之後概念就越生越多。

所以「一」根本不是「道」,「一」根本不等於「道」,那儒家朱熹講的「理」更糟糕,甚至連「一」的位置都佔不上,只能和「氣」一起被分配到「二」的概念裡面。所以說,叫宋儒講哲學,等於請鬼治病,他們就算知道老子在講什麼,甚至知道子思在《中庸》講的「不能稍稍分割」的「天道」是什麼,這批人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他們也會故意胡扯,編造別人弄不清楚的學術誑語來騙人。所以朱熹死前才痛悔自己扭曲儒學,背逆天道,引人入邪理,罪大惡極,才「大悟舊說之非,痛悔極艾,至以為"自誑誑人之罪,不可勝贖"」。

要是朱熹真有良心,又知道他的「理學」今天被一貫道拿來傳教,還宣稱「理即是道,三教一理所生,一理而化三教、三教合一乃收圓之象」,最後連自己儒家的導師孔子,竟也因此被一貫道收圓給收走了,相信他不只會「痛悔極艾」而已,恐怕會在病死前跳樓自殺,以死向孔子謝罪。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