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儒家要復興中華文化還是要復興印度文化?

E-mail Print PDF

自從唯心的佛教進入中國,整個中國人就被籠罩在「唯心論」的黑暗世界裡,天道論的儒家變成了唯心論者,天道論的道家也變成了唯心論者,其他諸子百家,在唯心論勢力之下,從此一蹶不振,甚至完全消聲匿跡,中國思想一片唯心黑暗。

唯心論」的氣息在佛教傳入之後,瀰漫整個中國,人們談學術開口就是「心」,人們談宗教開口也還是「心」,講什麼都從「心」講起,講什麼都用「心」會通統整。整個中國學術和宗教,就在佛教唯心論裡沈淪,非無即空,一片死氣沉沉,毫無氣力,千百年來沒有一個人能夠看清這個文化中隱藏的致命唯心病毒。

直到洋人打進中國來,中國人面臨生死存亡時,中國人還是看不到唯心論的毒害,當代新儒家還想假藉會通民主科學之名,讓宋儒的唯心主義借屍還魂;當laotzu講堂出來批判新儒家對中國的危害時,有許多人還感覺莫名其妙,以為我們是為學術利益而戰,完全不能了解新儒家佛化唯心思想的危害,才是laotzu講堂所要打倒的對象。

儒家自古就是封建帝王的御用顯學,至今還有很多人活在封建的舊夢裡,以為只要讓新儒家來重新掌舵,就是恢復中國固有的文化與文明,所以開始為新儒家擦脂抹粉,準備讓他們重新粉墨登場。這些人完全不了解新儒家佛化、唯心化的本質,新儒家跟本就不是真正的孔孟天道真儒,新儒家只不過是印度佛教唯心論的支流,我們既然要恢復中國的文化與文明,要復興中華文化,怎麼可以去恢復印度人的唯心思想呢?這豈不是天大的荒唐了嗎?

Last Updated ( Monday, 06 July 2009 00:09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