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新儒家「假綜合法」對中國的危害

E-mail Print PDF

 一種思想剛開始時,會影響部份社會人心,進而會影響政府,最後會影響到整個國家和人民。

我們以台灣為例,台灣政府和各大學,重用新儒家來發揚國學,新儒的儒釋道「會通、統整、一貫」之說,逐漸麻痺了台灣人的思想,最後新儒家竟和一貫道宗教,形成魚幫水水幫魚的互助,間接鼓舞了一貫道的發展,台灣終於成為一貫道的大本營,而新儒家也因此獲得更多的擁戴。

於新儒家和一貫道,在台灣學術界和宗教界,大力鼓吹「會通、統整、一貫」之說。「會通、統整、一貫」之說,竟然不知不覺影響到台灣的教育改革。台灣政府 「九年一貫」的教育改革,事實上無論是從改革名稱的「一貫」,和改革內容的「學科統整」,其實都是新儒家和一貫道思想的映現。

而台灣「九年一貫」教育改革的荒腔走板,和新儒家及一貫道思想給人的混亂感,絲毫沒有不同。所以說台灣「九年一貫」的教育改革,口號上是一種引進西方式教育的改革,實質「課程統整」上,卻是新儒家和一貫道式的荒腔走板教育改革。

一國之內的思想是否純良,日久必會影響到全國人的利益,所以一國之內的知識份子,都有責任為一國之內的思想把關。知識份子不但自己在思想上不能有偏差,更要負起弘揚文化,啟蒙國人的責任。

在台灣到處流通的思想,大部份都是新儒家和一貫道式的三家、三教「會通、統整、一貫」思維。我們過去在網路留言板的討論區,發現其中很多來賓都是「三家會 通者、三教一貫者」,他們開口就是「儒釋道」不分家,閉口就是「三教圓融」,所講的內容都是儒釋道不分,很少有來賓能夠執一家之學,而有深入見解者,這個 趨勢,實在令人憂心。

新儒家和一貫道思想,已經彌漫了整個台灣。隨著台大新儒家教授傅佩榮在大陸的訪問講學,「三家會通、三家圓融」的思 想,也逐漸散播回到中國大陸。大陸學者由於沒有經歷過「三家會通、三教圓融」思想的衝擊,無法了解新儒家「三家會通、三家圓融」對社會人心的不良影響,這 更是令人憂心的。

新儒家「三家會通、三家圓融」思想的危害,是在於新儒家「三家會通、三家圓融」所使用的「學術工具」,是一種只從儒釋道三家,或只從儒家和某家西方哲學「偏狹選材」的「假綜合法」,而不是全面選材的「真綜合法」,更不是哲學工作者長期所使用的「批判法」。

新儒家以「假綜合法」為工具的治學方法,一旦被全民接受,「假綜合法」一旦被當成正確的學術工具,中國從政府到民間,從學術到宗教,全都會迷漫一股強大的「會通一貫」瘴氣。

儒家以「假綜合法」為工具的治學方法,一旦被全民接受,被當成正確的學術工具,各種「會通一貫」國內、國外思想的學術戲論,便會在校園裡大行其道。所有單 一基礎學科之精研,將會被視為不圓全,也毫無價值的垃圾。這在新儒家徒子徒孫長期否定考據學、訓詁學、註疏學的言論中,可看出其危害學術之嚴重性。

新儒家以「假綜合法」為工具的治學方法,一旦被全民接受,最嚴重的影響恐怕還會出現在民間的思想和宗教信仰上。一貫道以及類似一貫道,而以各種學說、信仰作會通的新興宗教或團體,由於重新注入新儒家學術理論的支撐,必如雨後春筍般,在中國的土地上無限蔓生。

我們絕不是以打壓思想,以及打壓新興宗教的心態,來反對新儒家和新儒家思想所衍生的宗教。我們只是基於理性之良知,以學術的立場,反對新儒家以「假綜合法」這個「假學術工具」來玩弄學術,玩弄社會,進而造成對國家社會文化,歷經百年千年都將難以平復的不良影響。

所以我們誠懇地呼籲全體中國人,在還來得及防備時,一定要正視新儒家「假綜合法」對中國的全面危害,以免中華文化淪入萬劫不復的危機。

Last Updated ( Saturday, 27 September 2008 17:10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