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經叛道論杜保瑞(系列之一)

E-mail Print PDF

【背負牟宗三"境界形態形上學的實踐論"原罪的新儒家】 所謂的"新儒家"目前在學術界和網路上最活躍的人物,要算是杜保瑞先生了。在學術網路間,新儒家個人學術傳播最廣的也是杜保瑞先生。當然身為新儒家的一份子,就不得不背負著學術被斷頭的命運;這是因為新儒家的繼承者,凡是以牟宗三"境界形態形上學的實踐論"這個悖論來詮釋中國哲學的學者,都必需擔負的學術原罪。 【帶原罪的新儒家後裔,無法擺脫被儒、釋、道三家批判的命運】 尤其是牟宗三本人以儒家學者自命,將原本扣於道、儒、釋三家的"境界形態形上學的實踐論"邪論,最後竟然刻意排除儒、釋兩家,而將"境界形態形上學的實踐論"邪論獨扣於道家;又加上其繼承者大都對老子不懷好意,經常於著作中對老子說三道四、妄加曲解。而牟宗三的"境界形態形上學的實踐論"在聖學書房的分析之下,早已成為世紀末最可笑的破產悖論(請參考"妄境魔界論牟宗三")。因此在聖學書房發起破除附老邪論、維護聖學的捍衛戰下,身為新儒家的一份子,一方面繼承了牟宗三"境界形態形上學的實踐論",另一方面又藉著中國哲學研究之名,將牟宗三放棄於儒、釋二家,最終獨扣於道家的"境界形態形上學的實踐論"邪論,轉化成為"境界理論、功夫理論"重新借屍還魂於儒、釋、道三家的杜保瑞先生,是絕對無法逃避被儒、釋、道三家共同批判的歷史命運。 【離經叛道的"反者道之動"】 由於杜保瑞先生的著作很多,本書房對他與老子哲學無關的論著,暫不作評論;只針對他所出版的"反者道之動"這部不親自譯註"老子"章句、不依從"老子"經文說法、遠遠離開老子經文,而以"境界形態形上學的實踐論"等種種外道邪論來講經(離經),造成背叛老子之道(叛道)的"離經叛道"邪論加以批判。 杜保瑞的"反者道之動"除了台大學者張永X (按:電腦無法顯示該字)所寫的推薦序、與杜保瑞自己的緒論之外,全書分為"上卷:老子的哲學觀念"與"下卷:老子的篇章義疏"以及最後的"結語"五部份。 很有趣的是杜保瑞在書中花了極多文字,不斷地為自己的治學方法作說明,而他的治學方法,卻幾乎沒有,也不敢跳脫前人的窠臼,反而在前人窠臼中作繭自縛,每下愈況、愈陷愈深。 【空洞的"觀念"泛濫全書】 譬如杜保瑞不斷強調"研究哲學即為研究其中的哲學觀念",據他在注釋中說:"其中"觀念"一詞之語義採劉笑敢先生對"觀念"的最一般意義之解說。(p:032)"。杜保瑞在書中就以這個只有以上之注釋,卻完全沒有對讀者說明內容的"觀念"這個空洞的名詞做根據,全書就藉著"觀念"泛濫起來。如: "反者道之動這個哲學觀念(p:013)" "哲學觀念的理解、詮釋與分析批判(p:013)" "以這個哲學觀念研究法為中心(p:013)" "中國哲學特殊性導致哲學觀念的建構有其困境(p:014)" "以哲學觀念研究法建立方法論哲學....(p:015)" "要使老子的思想成為所謂的哲學理論需要的是哲學觀念研究法(p:015)" "哲學觀念研究法是把作品當作哲學的對象而予以研究的方法(p:015)" "為哲學領域中的不同學派之哲學觀念說出它們的成立理由,即是為它們建立方法理論(p:015)" "建構特定哲學體系的方法論即是對該體系建立新的表述系統(p:015)" (文例極多,以下略) 【誤把空洞的"觀念"當成中國哲學的救命仙丹】 從"觀念"變成"哲學觀念",最後形成了"哲學觀念研究法"再由此建立杜保瑞的"方法論"再由這個方法論建立新的"表述系統"。劉笑敢先生的"觀念"幾乎成轉變為杜保瑞手中的"中國哲學救命仙丹",彷彿中國哲學有了這個"觀念",一切症狀通通都可以不費吹灰之力迎刃而解。這或許是劉笑敢先生在解說"觀念" 一詞時,所沒有預料到的結果吧! 【文字義理的錯解,証明空洞的"觀念"為哲學方法論的空談】 事實上"觀念"果真可以讓中國哲學諸多問題迎刃而解嗎?"觀念"果真是中國哲學的救命仙丹嗎?我們看杜保瑞"反者道之動.下卷.老子的篇章義疏"八十一章中,杜保瑞在"觀念研究"與"文句義疏"裡面,通篇累牘都是對"老子"文字義理的錯解(註一),就可以知道杜保瑞的"觀念"並沒有為他的老子研究帶來任何生機,反而延續擴大了過去學者的錯誤;杜保瑞的"觀念"對老子哲學的釐清不但沒有幫助,反而造成老子哲學更多的混亂,甚至使老子哲學更加空洞化。 【基於時空背景的多變,老子哲學必需以考據訓詁為依據】 中國哲學,尤其是老子哲學,由於時空背景的不同、語言的轉變,以及經籍殘破散落、充滿錯字衍文.....等等種種複雜的問題,老子哲學絕對必需從"考古、考據、錯簡還原、分章別句、文字訓詁、語言、詮釋、邏輯、歷史背景......."等各種範疇去詳加研究,才能逐步而徹底明白其思想本旨。絕不是靠一個空洞誇大的"觀念"就可以憑空解決。這就好像只會使用中文的學者,要詮釋一篇美國總統的英語講稿,首先必需要有該講稿的正確譯文一樣。對於一個不擅於英語的學者,如果妄想不必透過正確的譯文,而以所謂的"觀念"來建立其對英語講稿的"表述系統",那無異是愚不可及的緣木求魚之舉。 【將哲學詮釋所依據的考據訓詁工作寄託於別人是學術盲信】 而上述這"考古、考據、錯簡還原、分章別句、文字訓詁、語言、詮釋、邏輯、歷史背景......."等繁雜艱難的研究工作,杜保瑞竟然以自己之學科背景為藉口(註二),根本不願從事,而把這些工作完全託付余培林教授的研究結果:"新譯老子讀本",杜保瑞說: "作者本人之學科背景為中國哲學,是以在檢擇時僅能借用前人既有之版本,我們(按:應該說是我)主要是以余培林教授著,台北三民書局出版之"新譯老子讀本"為依據,間或小有出入,則主要發生在句讀及釋義上,出入發生之緣由皆為義理性的觀點之差異,義理觀點之判準則為本書上篇之老子形上學的認識進路中之觀點。" 從杜保瑞上述主張:"義理觀點之判準則為本書上篇之老子形上學的認識進路中之觀點。"而不依從"考據訓詁"之結果來看,杜保瑞會不會像一般輕視考據訓詁的學者一樣,自大輕率地認為"老子道德經"的章句解釋,早已無法突破、並且章句解釋也幾近劃一,再也不會有什麼特別的典範出現,才會將如此重要而繁雜項的" 考古、考據、錯簡還原、分章別句、文字訓詁、語言、詮釋、邏輯、歷史背景......."等工作完全放心地託付於余培林教授的研究結果。 【余培林的考據訓詁出錯,杜保瑞"形上學的認識進路"就被斷頭】 杜保瑞沒有想到當他所依據的余培林教授在上述工作出現錯誤時,杜保瑞自己所謂的"形上學之認識進路"就被斷頭了,而他一生的研究、汗牛充棟的著作也將成為笑柄。他也萬萬沒有料到,聖學書房竟然會在他有生之年,以他所漠視的" 考據訓詁"為基礎,逐步完成了他夢想中的老子哲學之"體系建構"(p:033),並且以考據訓詁証明其"觀念"的空洞(註三)。 【空洞的"觀念",對於過去的雞雛是有用的,如今就不行了】 羅素說:" 一個識途的馬,若驅牠向異於平常走慣的道上去,牠是不肯的。家畜見著那常常飼養牠的人,便希冀食物。我們知道所有這些較為淺薄的"劃一"之預期,錯誤是在所不免的。那終身天天飼雞的人,最後卻把牠的頸壓扭起來,這便足以証明那種抱自然界劃一的精美見解,從前對於雞雛是有用的,如今就不行了。(註四)"羅素說的雖然是有關"自然界之劃一"問題,但是對於那些慣常以"老子道德經"的文義不就是那般固定老樣子的新儒家來說(註五),他們學術的頸子最後必然被壓扭折斷,就沒有什麼可疑的。至於杜保瑞想用空洞的"觀念",來作為中國哲學詮釋的"必走之路"(p:024)",套一句羅素的話說:"對於過去的雞雛是有用的,如今就不行了。" ......未完待續..................... .................................. 註一:有關杜保瑞"反者道之動.下卷.老子的篇章義疏"八十一章中文字義理的謬誤,請將該書與本書房"金山版老子"直接比較,本文不作討論。 註二:從杜保瑞自稱:"作者本人之學科背景為中國哲學,是以在檢擇時僅能借用前人既有之版本"這句話中,我們可以看到目前各大學"中國哲學系"的師生,竟然自大到可以放心地借用前人既有之經文譯本,而不必親自研究經文內容之愚昧盲信與偏狹鄙陋的一面。 註三:詮釋的重要性不可否認,但由於老子經文疑點極多,詮釋老子仍需以考據訓詁為本。聖學書房可以斷言,將來本書房"金山版老子"之譯文與詮釋若被後人完全推翻,也必然是考古挖出新版本或後人在考據、訓詁上有所突破所致。若只是在詮釋上出現岐異,只會造成各說各話而已,必不致造成全面斷頭之現象。 註四:"哲學問題"p.60 羅素原著、黃凌霜譯、潘公展述。水牛出版社,民77。 註五:為新儒家杜保瑞"反者道之動"寫推薦序的張永X在推薦序中就說:"湖南馬王堆發現了"帛書老子"之後,對於這些帛書的解讀和注釋,一時激發了海內外學者的很大興趣,於是老學之研究,又成為當代之顯學,但多囿於考據訓詁,其成就也祇限於此,......。"張先生的話中,很明顯地可以看出他對考據訓詁的輕視;事實上以考據訓詁為根據來解老的學者,他們最終失敗的原因,並不是考據訓詁沒有用,而是他們考據訓詁的能力不足,在對老子的考據訓詁工作上,也根本做得不澈底,才會招致失敗。

Last Updated ( Sunday, 12 October 2008 21:13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