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儒家思想不是中國傳統思想

E-mail Print PDF

以「理學、心學」的唯心本質來說,宋明新儒家其實是一個打著孔孟真儒名號的佛教唯心主義支流;對正統佛教來說,新儒家則根本不是追隨釋迦牟尼的正信佛教,而是佛附外道,因為他們不斷宣稱自己是儒家孔孟思想的道統承傳者。

宋明新儒家的「理學」是客觀的唯心主義,主張世界為心所認識的客觀之「理」所構成;宋明新儒家的「心學」則是主觀的唯心主義,主張世界為主觀之心所構成,而「心即是理」。他們的唯心雖有客觀與主觀的差異,但他們同樣傾向唯心主義的印度佛教則完全一致。

宋明新儒家為傾向印度佛教的唯心主義者,但他們為了出仕作官討好封建統治階級,於是順應封建統治階級之所需,以孔孟的繼承者自居而自稱正統儒家,甚至反過頭來幫助封建統治階級,打擊他們所依附的佛教。所以「表理不一」的人格特質,便是宋明新儒家的基本人格特質。

新儒家到了後世,為了掩飾自己內佛外儒的「表理不一」,便開始大量吸收民間附佛宗教的「通會、會通、和會、一貫」思想,來作為自己的學術主張,並且不斷宣揚「通會、會通、和會、一貫」思想,是融會百家的偉大思想,藉「通會、會通」之學,來打擊成一家之論者的正當性。

可是孟子在《盡心.齊人有一妻一妾》中,所譏笑的齊丐奔走乞食於郊墳,而為妻妾所不恥的學說,正是這種不歸依各家正信的「通會、會通、和會、一貫」學說;提倡「通會、會通」的新儒家,不是孔孟真儒的繼承者,而是孟子所厭惡的齊丐之學,也由此可知。

「通會、會通、和會、一貫」思想不只是孟子所批評的齊丐之學,更是一種「假綜合法」,這種「假綜合法」誤以為只要在現有的中國思想中綜合其義理,或吸取成名之家的精要,便是最好的最正確的思想。這種「假綜合法」由於取樣的偏狹與不足,在哲學上是行不通的偽哲學工具,是錯誤無效的偽哲學工具,所以用這種哲學工具所作出來的新儒家學術,完全是一種假學術。

除了「通會、會通、和會、一貫」思想污染之外,現在還有很多人,長期受到新儒家思想污染,以為講中國哲學就一定要講「心性論」,彷彿不懂「心性論」就不懂中國哲學;卻不知中國先秦哲學諸子百家,都是 以「天、天道」為本的哲學,先秦諸子百家只講「命性」而不講「心性」,「心性論」根本就是印度佛教的唯心主義理論,和中國先秦諸子百家毫無瓜葛,新儒家用「心性論」來講先秦哲學,講老莊孔孟,根本就是牛頭不對馬嘴的欺人之談。

在台灣的新儒家之所以壯大,之所以受到很多人盲目擁護,是由於國民黨政俯遷台時,為了和共產主義展現漢賊不兩立而刻意扶植的。所以新儒家思想藉著政治力量的擴張幾乎無孔不入,台灣人從幼兒到老人都不斷受其洗腦,所以現在還有很多台灣人對傳統中國哲學的思考,都還完全是新儒家的佛教唯心主義模式,但他們卻完全無法自覺;也因此造就了以「通會三教、五教」為根基的「一貫道」宗教在台灣的大興,這是台灣思想界最大的悲哀。

現在新儒家藉著兩岸交流之便,不斷在大陸宣傳新儒家的「會通之學」,中國大陸少數對孔孟儒家還存有幻想的人士,誤以為台灣新儒家這批人是孔孟真儒的代表,完全不明白新儒家其實是印度唯心佛教支流的底細,少數人甚至對著訪問大陸的新儒家學者高呼「我愛你!」,更是讓對中國文化有所期待的人,感到不寒而慄!

「新儒家」是學術界的「一貫道」,「一貫道」則是宗教界的「新儒家」。正如一貫道不是中國道統的產物,新儒家更不是中國道統的產物,他們內在同樣具有印度佛教的唯心主義本質,則完全相同。所以說「一貫道」宗教不是中國傳統宗教,「新儒家」哲學更不是中國傳統哲學。

如今在兩岸學術交流頻繁之際,我們一定要讓中國大陸廣大群眾,徹底認清新儒家是印度唯心道統,非中國天道道統,嚴防新儒家像在台灣一樣,再度藉著與某種勢力的對抗,而在中國崛起,這樣我們才能夠讓我們的後代子孫,從此不再受新儒家偽哲學的塗毒遺害。

 

Last Updated ( Sunday, 12 October 2008 21:04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