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辦式詮釋使中華文化喪亡

E-mail Print PDF
中華文明是人類最偉大、最長遠的文明之一,但是現在很多中國人不懂自己的文明 ,而讓這個優秀文明失去她對世界應有的貢獻。

過去中國曾經被西方帝國主義的船堅砲利長期掠奪欺凌,少數膽怯的讀書人竟因此失去了民族的自信心,驚嚇得不敢用中國的思想去認識 中國的文化,竟然去搬西方人的思想來詮釋自己的文化 ,搞得中華文化好像不經過外國人點頭,不經外國人的想法檢驗,就不是文化一般。

那些膽怯崇洋的學者,自卑地認定西方哲學一定是好的,一定是高於我們中國的,所以他們就開始用士林哲學,用康德、用尼采、用各種西方 現代哲學來扭曲自己的文化,用西方思想作量尺、作標準,來論斷中國各家思想,把中國思想解釋成西方哲學的附庸末流。

過去中國人講「格義」,原本是指用自己的思想去格外來者的義;但是現在學者,尤其是新儒家的「格義」,卻是完全反過來,用外來者的思想,來格我們中國思想的義, 這種逆反的格義,根本是討好巴結洋人的「買辦式格義」。

這種「買辦式格義」,就像中國租借地裡那些為外國人跑腿的買辦一樣,總是低頭哈腰地 用洋人的觀點,向洋人說這個中國人怎樣怎樣,那個中國人怎樣怎樣,其中沒有一絲對中國人自己的敬意。

這些「買辦式格義」者,經常站在西方文化的角度,說中國哲學沒有知識論,說中國哲學沒有宇宙論,所以中國哲學不是哲學 ,說中國哲學沒有人道關懷。

那些文化買辦們,以為中國人的思想,只要不符合他們所了解的西方士林哲學,康德哲學、尼采哲學,或其他各種西方現代哲學,就叫做沒有哲學,就叫做沒有思想,就叫做沒有文化。

這種買辦觀點,完全是扭曲中國文化,使中國文化成為外國文化附庸的反逆格義,任何有自尊的中國人都不能同意。
這些買辦學者,真的懂西方哲學嗎?其實我們非常懷疑,我們認為他們只是順手拿來他們所能拿到的西方哲學書籍,挑幾個有名的西方人,就搬出他們的思想來用罷了。

如果他們真的懂知識論,那他們怎麼會不了解老子講「名,可名也,非恆名也」、講「無知」就是哲學的名言論,就是哲學知識論?

如果他們真的懂哲學方法,那他們怎麼會不了解老子講「損之又損」就是哲學的批判方法?

如果他們真的懂哲學關懷,那他們怎麼會不了解老子講「慈」就是講哲學關懷?

如果他們真的懂宇宙論,他們怎麼會不了解老子:「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之根。綿綿呵!若存」說那像虛谷一般的空間,就是天地存在的根基法則, 也就是宇宙存在的第一個法則?而這個空間法則提供了人類多元並存的包容思想,也曾經深刻影響著中國人有容乃大的精神。

當然在老子時代,人們不可能有現在人對宇宙時空的深刻知識,所以老子的空間概念,和現在我們在科學上所獲得的空間概念,不可同日而語。但是老子至少在天地間,發現人活在陸地上,魚游在水中,鳥飛在天上,各自佔有各自的空間,因而推論出天地的根基法則就是空間,從空間進而延伸到時間。

老子的空間概念即使是很原則性的,但老子的論證仍然是一種哲學的論證,所以怎麼能說中國人沒有宇宙論,也沒有哲學?

如果有人主張現在人所了解的宇宙理論,才是真正的宇宙論,才是哲學;而基礎原則性的宇宙論則非宇宙論,也非哲學;那麼西方大部份的神哲學,都 同樣會被視為沒有宇宙論,也同樣不是哲學,那西方豈不因此可說是沒有哲學?

新儒家所謂的「創造性詮釋」,就是專挑一些有名的西方哲學,來詮釋中國的哲學,完全違背以自己語言格外來者之義的「格義」方法,新儒家美其名為「創造性詮釋」,實際上 就是「買辦式詮釋」。

他們只是拿他們自己還不了解的西方觀點和言語,來格中華文化的義。所以新儒家把中華傳統文化解釋到最後,就只剩下困境,這個困境其實是買辦的困境, 根本不是中華文化的困境。

中華文化沒有那麼多困境,在佛教及其他宗教來到中國以前,更早的春秋戰國時代,中國人的理性感性和靈性,就已經發展到把人類視為實體來講論哲學 的極高地位。

中國以人為實體的哲學,比起西方受基督教影響,而把人當成神的客體,完全剝削人的實體價值,所發展而來的哲學,其理性與感性靈性的成就,更不知道要高出多少。 中國人沒有走荒誕的客體人哲學,應該感到驕傲,有什麼好自卑?

西方很多哲學家講哲學,一談到人就非得要談到基督教的上帝不可,甚至有些哲學還要靠反抗基督教上帝來談人,完全不把人當實體,只 會把人當成神的客體來談,這些哲學根本不曾真正尊重人類實體的價值,像這樣的西方哲學,和中國哲學相比,根本就是一種落後 未開化、不文明的哲學,在中國人的面前有什麼好驕傲的?

當春秋時代,老子哲學提出「無知」的知識論時,就已經指出知識純粹的正當性,其實就是「局限性、矛盾性、對立性、衝突性」,所以反對把單一的知識真理視為真理,所以才提倡「無知」,才會提倡對知識損之又損,進行批判消減,讓自己「無執無為」不要執著自己所知而強作妄造。

像這樣的知識論主張,中國在春秋時代就存在了,西方社會非要搞到後現代主義,才對知識「局限性、矛盾性、對立性、衝突性」的這些特性有基本的認識,真不知道西方哲學到底強過我們什麼。

人類價值歷史之發展,必然依循「原始動物價值時代、領主奴隸價值時代、君神封建價值時代、民主主觀價值時代、人類實體價值時代」之五階段發展。

在中國,人類實體價值的哲思,雖然受到封建君神長期的壓制與迫害,但中國的「人類實體價值時代」遠在春秋時代的老子就已經奠下發展的基礎,老子的思想,也一直在封建底層受到群眾的歡迎,而廣為流傳 ,在文化上並沒有被消滅,甚至還對封建威權產生強大的制衡力量。

所以說中國哲學,尤其是老子哲學中的人類實體價值思維,有自己中國人的理性方式,有自己中國人的感性和靈性方式,也有自己中國人以人類為實體的關懷方式 ,這些都不是西方哲學,以人為客體的落後思想,所能比擬的。

西方的強大並非靠著上帝而強大的,西方的強大是在思想和政治上,逐漸脫離上帝的宗教掌控,找到人類實體的自由民主,並且發展出反聖經教義的科學,才開始強大的。

如果我們中國的學者,在哲學上還看不出,世界是往人類實體價值的方向發展,竟還想違背人類實體價值的真理,用西方那些以人為客體的哲學, 以及其他發展粗淺的哲學,來扭曲中國哲學,讓中國哲學違逆歷史而行,這樣的學者終必成為千古罪人。
 

Last Updated ( Sunday, 19 October 2008 09:29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