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竊老子的學術方法

E-mail Print PDF
學術界研究老子,有幾個絕不能迴避的學術方法,第一就是絕不能迴避考據訓詁,因為老子的原文是簡帛古文,加上有很多錯簡錯字,如果不透過專家的考據訓詁工作,絕不可能知道老子的原文文義。

第二就是分章別句,老子經過考據訓詁之後,再經過專家進行分章別句,加上標點符號,才能夠確定老子的章節 段落,如果沒有經過專家分章別句,一般人連誦讀都有困難。

第三就是註解翻譯,註解就是說明原文字義的來源根據,表示這些解釋不是憑空虛構,而是有所根據。翻譯就是把整篇文章,以詮釋學的態度翻譯出來 ,否則一般人不可能了解老子的原義。當然以上三種工作,是交替進行的,並不是按順序進行的。

如果是一般人,沒有能力進行考據訓詁、分章別句、翻譯註解,就只能夠照著別人的翻譯註解去了解老子 ,所以一般人所了解的老子,其實就是別人所了解的老子,而不是他自己所了解的老子。

所以照著別人的翻譯註解去了解老子,去講老子的人,其實是最不具學術能力的人,因為他們只是使用別人的成品去講解,他在老子的學術研究工作上,其實是沒有任何成果 的。

一般來說,照著別人的註解翻譯去講老子,有三種情況。第一是用一家之註,譬如完全按照王弼的註解去講老子,但這樣很容易被人認為是炒冷飯沒創意。第二是集註,就是集人很多家的注解來講老子,這樣很容易被人認為是缺乏中心思想, 東說西說,說不出重點。第三是撿註,就是在古人註解的垃圾堆裡挑出自己覺得比較合意的,再串成一個概念來講,這樣看起來會比較有創意,又好像有一家之言。

如果一個人沒有用學術三方法研究老子,大多數都會用撿破爛的撿註方法講老子,因為前人註解的垃圾推裡什麼都有,運氣好時撿到好東西也有可能,而且 就像在垃圾場拾荒的人一樣,你撿到什麼東西就是你的,別人也不能從你身上搶去。

何況如果你專撿破銅爛鐵,看起來就會有流行重金屬風格,如果你專撿塑膠瓶罐,看起來就會有流行普普風格,這些都不失讓你打造個人學術風格的機會。

所以學術界一些沒有能力使用學術方法研究老子的人,「拾荒撿註」就是他們最常用的方法 ,所以現在有很多老子的垃圾學術著作,充斥在學術界,就是這個原因。

在過去學術界還有一些學術道德的時候,拾荒撿註的專家,大多數都會把自己的註解是從那一家門口撿來的,寫明在自己書中的註解裡,或在書後面附上參考書目,以表示這些東西都是別人家門丟出來的,不是他自己 家裡原本就有的東西,他們稱這是學術道德。

不過現在學術界,有些人利用一種叫做「 詮釋學」的口號,偷天換日地把過去「註解、翻譯」的學術方法取代掉了。

雖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們是利用「拾荒撿註」而來的注解和翻譯作學術。但是他們把別人的翻譯修略加修改後,再重新用自己的口氣直接寫出來,又完全不例出「註解」,所以他們就可以不必說明他的翻譯,是從那一家的垃圾桶裡撿來的。至於別人也很難說他們的翻譯從那一家撿來的,因為垃圾場那麼多,垃圾內容也大同小異,任何一家垃圾場也不敢拍胸脯說,某人的垃圾,是取自他家的垃圾場。

而那些偷垃圾的人,總是喜歡公開宣稱這是「 詮釋學」的哲學詮釋方法,所以不必囉囉嗦嗦地讓書中充滿別人不需要看的「註解」。這樣他們就可以規避學術的責任,偷偷取用別人的「註解、翻譯」而不必 負任何學術責任。

他們首先會告訴別人,研究古文必備的「考據訓詁」 在詮釋老子時,是不重要的,因為像他 們這樣有能力的大學教授,古文中的錯字錯簡,他們是沒有一個字看不懂的。「 分章別句」也根本是小事,所以他們一看就知道段落章節,不必別人多事代為分章別句。至於古文的「註解、翻譯」也不是重點,以他的學養,他只要拿起《 道德經》 原始文件,就可以開始用哲學的「詮釋」方法,告訴你老子哲學的真諦。

所以這種人在詮釋老子的時候, 往往大刺刺地把前人校詁過的、分章別句過的「原文」,往自己的書上抄,就當成《老子》原文天生就是已經分章別句排得好好的,不是別人排過的。

然後他就從別人的「註解、翻譯」 裡,不動生色地挑些自己喜歡的,開始修改,改成自己的口語,然後直接用白話文寫成譯文,這樣看起來就好像天衣無縫,完全不是從別人的「註解、翻譯」偷來的,讓 不知情的人,以為二千年前,老子的翻譯就是這個樣子,中間沒有任何人曾經花過心血。

現在的學術界就是這麼可怕,拿別人的東西偷偷改改,再加點自己的意見潤飾潤飾,別人的東西就不明不白地全變成自己的學術 ,而且還可以有一個很高尚的名稱:「詮釋學的方法」。

像這樣的學術手段如果橫行起來,將來誰還願意花時間從事古文 的「考據訓詁」 工作,從事古文「分章別句」 工作,從事古文「註解、翻譯」工作?

「考據訓詁、分章別句、註解、翻譯」是最辛苦的 學術工作,有時候為了找一個字的註解證據,絞盡腦汁,反覆推敲,連續幾天不能睡覺,辛苦得要死,幾年幾十年後作出來了,卻被那些詮釋大師「老子研究最重要的是詮釋,其他都不重要」,一語 羞辱,所作出來的翻譯,被他的詮釋學改一改,全變成他的東西了。這樣發展下去,將來國家的學術還有什麼前途?

所以說,學術界一定要詳找嚴查各大專院校,讓那些自吹自擂不必靠別人註解,就能詮釋老子的學者,從黑暗的學術界中現出原形,也好讓那些辛苦從事考據訓詁的人,恢復他們應有的榮耀。
 

Last Updated ( Sunday, 19 October 2008 09:45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