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負前人,畏後人

E-mail Print PDF

哲學裡有一個很重要的工作,那就是"批判",批判就是拿著哲學的剃刀(哲學工具),以理性進行學術論辯,老子稱之為損之又損,因此可以說沒有"批判"就沒有哲學。但是台灣人不習慣這樣的哲學工作,往往會以為是吵架或辱罵,所以台灣的哲學界非常安靜,安靜過日子的佔大多數,於是學術能力就越來越差,造成台面上,敢於公開向社會大眾發表哲學思想的,都不太有哲學的能力,發表出來的學術,往往錯誤和漏洞一大堆,隨便一攻,牛皮就破了。

原因就是有些教授在發表理論之前,多數只是在學生面前耍弄,學生沒經過專業訓練,當然個個都奉之如神明,這種沒有接受相等哲學能力者批判過的東西,一但公諸社會,就會遇到他想像不到的阻力,而受到重大挫敗。

就像過去台灣講儒釋道哲學的新儒家,學者群遍及全國各大學,幾乎個個都是學生口中的國學大師,可是我辦了老子講堂網站,幾篇文章就把他們的祖師朱熹等人,背叛孔子和孟子,擅自把孔孟"命性論"偷改成"心性論"的惡行給揪出來,並且將他們的哲學方法和學術方法的錯誤一一指出來,現在新儒家的氣燄才終於熄滅而消聲。

一個遍及各大學的的龐大知名學派,為什麼這麼完全經不起考驗,其實道理很簡單,他們在學生時代只知道盲目追隨有名的教授,完全不檢驗老師有沒有錯,就盲目照著學,自己當了教授之後,又在學生面前習慣於自大威權,自大威權到以為自己講的都是對的,所以才會漏洞百出,一戳就破。

很多人,都不相信有人會努力作學問,所以他們也就很隨便地作學問。他們沒有人相信,有人會從十幾歲就開始讀哲學和神學,以及各種中國的古籍,一讀就是好幾十年,很不幸剛好那個人就是我,而他們也很倒霉就正好遇到我。

有朋友因為提到謝錦這個教授,而讓謝錦被我批判了好幾天而自責,其實這位朋友根本不用自責,謝錦自己都親口向媒體說過:"批判是為了建立世界的高度。"所以我批判他是為了讓這個世界有更高的風景可看,免得世界和他一樣高,我的批判也可以讓他長得更高一點,所以他應該高興得不得了,甚至還應該要送禮來感謝我,因為他年紀這麼大,骨頭也老了,也只有我還能讓他再長高一點。

我常講作學問要"不負前人,畏後人!"什麼叫"不負前人",就是不要像謝錦的學生那樣,一看到前人古人的東西,就罵是殯儀館死人的東西,還作成錄影帶對外宣傳。要知道,古人寫一本著作不容易,幾千年來留得下來的也沒幾本,不可能是一看就能罵的笨東西,如果是笨東西也早就被淘汰了,絕對輪不到你來罵。所以古人的東西要小心看,看到書中內容寫得很笨,要先想是不是自己很笨看錯了,或是自己買的那一本印錯了,或是那裡出錯了,甚至有可能是你的老師教錯了,不要一下子就把古人罵到殯儀館去,免得將來變成誹謗聖人的負面人物代表。

什麼叫"畏後人",就是說你講的、你寫出來的每一個道理,古人死了沒有辦法反駁你,現代人專業的不多,也批判不了你;但是十年後百年後,後人之中,可能就會出現一個或兩個真正的少年人才,到時候不必三言兩語就把你的思想和學理,打到垃圾堆去了,甚至可能還會把你的思想判定為異端邪說,到時候你原本在歷史上國學大師的美名,一日之間就就要變成遺臭萬年了!朱熹這些新儒家,就是一個好例子。

所以我常鼓勵年輕人,如果要作學問,就要作真正的學問,要端正心念,要深入思考,要把學問作到精純而正確,並且成為那一行真正的專家,千萬不要以為隨便讀幾本書,上網抄一抄,能拿出來炫耀,有人給掌聲,就以為是學問。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