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批判大學裡的哲學巫師

E-mail Print PDF

我們今天批判當今在全國各大學教《易經》的所有哲學巫師,並不是說他們在《易經》六十四卦原文中,有極少部份,或有三或五章解錯,或有三十或五十句解不出來。

我們今天批判當今在全國各大學教《易經》的所有哲學巫師,是說他們講的《易經》,幾乎沒有一卦的原文是全都解對的,他們的錯誤,完全不是學術盲點,而是使用了非學術方法治學所形成。

如果今天全國有那一個在大學教《易經》的哲學巫師,能證明他解的《易經》六十四卦原文中,至少有五卦或十卦以上的原文,是全解對的,如果真有這個人,我就不批判他。

所以我們批判你們這些哲學巫師,講明白一點,就是你們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看懂《易經》原文,你們所懂的《易經》,全都是從別人那裡東抄西抄,再自己胡亂集合整理出來的錯誤註解,或者全都是照著孔子的屁話講的,我們根本看不起你們。

一個人敢在大學課堂上,教自己幾乎完全看不懂的《易經》,還敢把《易經》吹噓成「中華文化本源、群經之首」,還讓別人把自己捧成「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要是有羞恥心,一定會連出門都不敢見人。

身為大學的學者,盲目到連儒家孔子作的《易經.十翼》是完全穿鑿附會,牛頭不對馬嘴的巫術都看不出來;一生如果就僅有這種學術能力,就別拿孔子當招牌來講《易經》賺演講費,不然,這和用黑心油做成食物來販售,有什麼差別?

原料有毒就不能拿來做成食品,孔子的《易經.十翼》是錯的,你就不能拿來當作教學課程,難不成你身為大學學者,還能振振有辭地說:「我不知道孔子這個原料商是賣假貨的!」所以你就不用負把關責任?也不用賠錢給消費者?也不用向社會大眾致歉?那你和那些被你罵的黑心商人有什麼差別?

稍有讀書的人都知道,孔子和他的弟子,在春秋戰國時代,是人見人厭,避之唯恐不及的「史(筮人)(巫師)」,連走在路上都有人要取笑他們是「愚者」。

孔子講的仁義道德,和在傳統喪禮中,主祭者不斷勸子孫要孝順,要好好作人的東西,是一模一樣的世俗道德,根本不是什麼哲學。

作《易經.十翼》的孔子,學術早就破產,很多人早就從《易經.十翼》裡看出孔子的不學無術。你身為一個學者,竟拿他的《易經.十翼》當成哲學,你還能說你不是故意找孔子合作販售黑心產品的嗎?

過去我們老子講堂,從不批判《易經》。那是因為用《易經》占卦的人,多數是一些可憐到只能靠卜卦算命為生的貧窮人士或殘障人士,他們也不曾去誇大《易經》占卦是什麼偉大哲學,只是老老實實地用《易經》算命,以維持最基本生計,所以我們才會從來不批判《易經》。

至於過去那些自稱會通道、儒、釋三家,而大談《易經》的類宗教人士,多數也只是一些沒有學術能力,而被逼到學術邊緣討生活,全身既腐又臭的儒家邊緣人,這些人一看就令人討厭,相信他們的人,多數也只是一些知識淺薄的人,對社會影響不大。

但是現在講《易經》的人,卻全是一些好手好腳,生活富裕,穿西裝打領帶,出門開名車,甚至領國家薪水,在國立大學當教授,不但地位高,生活又比一般人還富裕的人,而他們講《易經》巫術的地方,竟然是大學校園的課堂之上。

這些大學教授,既然不安份於自己的專業學術,自以為自己懂《易經》,甚至將《易經》巫術吹噓成「中華文化本源、群經之首」,還自任「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影響之下帶出了一大堆《易經》投機者,讓他們也開始用《易經》來欺騙人民群眾。

當大學的哲學巫師們把《易經.姤卦》表示「惡、醜」的「姤」字,照著孔子的胡說八道而荒誕地解釋成「邂逅」而沒有人出來阻止時。

這種巫術邪風就會變本加厲不斷擴大,所以甚至有講《易經.姤卦》的人,當場就放了各種動物「邂逅交配」的照片,來講述《易經.姤卦》的「邂逅交配」,給在坐的年輕善男信女看。

所以說,身為教授卻不知道自己應負的社會責任,竟然還不負責任地,在校園裡毫無克制地高調傳授自己不懂的《易經》巫術,又將自己胡說亂解的《易經》課程,用影片向外界傳送,甚至還配合書商,販售占卦巫術的「籌策、蓍草」給人占卦算命,造成整個社會「巫化」成「巫術社會」。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就要用學術方法,來好好請教他們,這《易經》原文中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是什麼意思,好向人民群眾揭發他們根本不懂《易經》的真面目。

只要這些人還在大學校園裡吹噓《易經》巫術,不肯收手,我們就會不斷地拿這些人過去的《易經》授課講學資料,來一一對比給人民群眾看,讓人民群眾看清他們的搞笑《易經》,和他們的搞笑《易經》學術。

我們也要善意提醒那些協助傳播《易經》巫術的大學,你們不要等到有一天,有抗議群眾到你們的校園門口,舉標語抗議你們「宣揚巫術」時才肯收手。

一個大學如果傳播巫術,保證是世界的重大新聞,尤其是基督教或天主教主辦的大學,如果協助傳播《易經》巫術,可能會更受世界矚目。

 

Last Updated ( Sunday, 22 February 2015 11:40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