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讀《易經.革卦》不洗澡搞革命?

E-mail Print PDF

《易經.革卦》是講商朝「巳日」的「釁浴」。

「巳日」在商代,是以乾支記日之曆法的夏曆三月的第一個巳日。

「釁浴」是商周時代一年一次的「洗禮」風俗,主持人是女巫,「釁浴」儀式多數在河邊舉行;在「釁浴」儀式中,與祭者除了會進入河裡浸洗之外,女巫還會用香草或香料來薰與祭者的身體,也會用放有草藥的清水,來讓與祭者沖洗身體,以祓除邪穢。

這個「釁浴」的儀式中,如果有與祭者過去一年的運氣不好,就會自動走到女巫的面前,接受女巫對這個人的「祓除」,這時女巫就會為這個人進行特別的「祓除」儀式,以除去他身上的霉運或邪靈。

這個「祓除」的儀式中,女巫會準備一塊圓形中間有孔的扁平大玉璧,用來為與祭者「祓除」霉運邪靈。這個大玉叫作「鞏」,這個「鞏」其實就是「珙、珙璧」,也就是圓形中間有孔的大玉璧。

由於中國人自古相信,「玉」是天地之精華所凝結而成的神聖寶物,具有特殊的神祕能量,可以用來潔淨人的身心,也可以用來保護人平安,所以「釁浴」才會用「珙、珙璧」這種雙手合抱大小的「大玉璧」來作「祓除」的法事。

這種用「珙、珙璧」來進行「祓除」的法事,很多人看起來會覺得可笑,但就像現代很多人相信水晶、天珠或某些寶石或礦石,具有特殊能量或磁場,能夠保護人一樣,並不稀奇。

既然「鞏」是「珙、珙璧」,《易經》為什麼不寫成「珙」,卻要寫成「鞏」呢?那是因為這個「鞏」字,本來就是和「珙」通用,「鞏、珙」是通叚字。

「鞏、珙」通叚的原因,其實就是源自於「釁浴」,「鞏、珙」才會變成通叚字。因為「釁浴」用的「珙」,並不是單純的只有「玉」,而必須將「玉」用「黃牛皮」來包裹裝飾,才能作為法器來使用。

用「黃牛皮」來包裹裝飾「珙」,就成為「鞏」,這個「鞏」字有「革」在底下,就表示這個「珙」會包上「黃牛皮」,而「革」這個字,是指動物被剝下來的「皮」。

為什麼「珙」要包上「黃牛皮」,因為「黃牛皮」就是「革」,「革」這個字是象形字,中間的「口」是動物的身體被拿掉了,留下角和腳及尾巴,就寫成「革」這個樣子。

「革」這個東西是從動物身上的割下來的,所以就有一種「脫去舊皮囊、除舊佈新」的「革除」象徵意義,所以包上黃牛皮的「鞏」,就可以用在「釁浴」的「祓除」法術上,替人「革除」身上的霉運和邪靈。

所以「釁浴」用的「鞏、珙」一定要包上「黃牛皮」,才會在「玉」的靈氣上,再加入「革除」的法力。因此《易經.革卦》講:「鞏用黃牛之革。」意思就是:「釁浴用的『珙璧』要用象徵『革除』的『黃牛皮革』,來包裹裝飾。」

過去歷史上很多搞《易經》占卦的學者,以及現在在大學裡教《易經》占卦的哲學巫師,他們全不懂「鞏」的意思,也不知道商周「釁浴」的民俗,竟然全都荒誕地把「鞏用黃牛之革」,妄說成什麼,要把人用黃牛皮做成的「牛皮繩」牢牢綑住,不要讓人亂動,這是沒歷史常識,也沒漢學知識的人,才會這樣講。

最早把《易經》的黃牛皮當成綁人的繩子的領頭羊,八成是《易經》巫術狂熱,而產生心理異常;後來講用黃牛皮做成「牛皮繩」來牢牢綑住人的學者,多數是盲目跟著領頭羊亂講的,因此這些盲目的《易經》羊群,搞到只要看到「黃牛皮」,就想做成繩子來綑人。

當《易經.遯卦》講,要「黃牛皮」做成手套來抓河豚,他們也說要用「黃牛皮」做成繩子來綑人;當《易經.革卦》講,要「黃牛皮」來包裹裝飾「鞏、珙」,他們也說要用「黃牛皮」做成繩子來綑人,他們的腦袋裡,彷彿就只有人和人之間的「算計鬥爭」,其他什麼都沒有。

所以說,如果你身旁有哲學巫師,你最好不要不要使用和「黃牛皮」有關的東西,黃牛皮衣、黃牛皮包、黃牛皮帶都別用,即使有也要收好,免得他們忽然拿「黃牛皮」做成繩子,把你綑起來,那你就會任他宰割了。

「釁浴」用的「鞏、珙」用「黃牛皮」來包裹裝飾,除了「黃牛皮」有「脫去舊皮囊、除舊佈新」的「革除」的象徵意義之外,也可能有防手滑,以免不小心把「鞏、珙」摔壞以及美化裝飾的作用。

因為在「釁浴」時,女巫會拿「鞏」來針對去年有霉運,以及邪靈纏身的與祭者,施展「祓除」的法術。

《易經.革卦》說,這個「祓除」的過程,女巫必須對這個與祭者唸咒語三次,並且同時用這個「黃牛皮」包裹裝飾好的「鞏」,靠在在個人的身上三次。

所以如果「鞏」不用「黃牛皮」包裹裝飾好,在這麼繁雜的「祓除」動作中,如果「鞏」沾到與祭者,在「釁浴」時弄濕全身的水,這個「鞏」就可能會滑手而摔壞,那就不吉祥了。

《易經.革卦》說:「革、言三就。」「革」就是指被「黃牛皮」包裹裝飾好的「鞏、珙」。「言」就是女巫的祝禱辭,也就是「咒語」。「三就」就是三次靠在需要「祓除」的與祭者身上。

所以古代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很多宗教活動都是大同小異,中國的「釁浴」就是一種在河邊進行淨身的「水洗禮」,基督教也同樣有用水來進行的「水洗禮」,古時候也是在河邊進行。

基督教祝禱時,會將十字架放在信徒的頭上祝福,某些宗教則用別的物品靠向信徒的頭,或用徒手進行覆手禮;而中國的「釁浴」祝禱,則是用「黃牛皮」包裹裝飾的「玉璧」,靠向與祭者進行祝禱,這都是類似的習俗,沒有誰的比較迷信,誰的比較不迷信。

但要記得的是,正信的宗教或信仰,絕不會主張,或用「黃牛皮」做成繩子,把你綑起來,進行宗教儀式,如果遇到這種宗教或信仰,極可能是「邪教」,最好趕快離開。

所以你不要去接近,也不要相信那些主張用「黃牛皮」做成繩子來綑綁人的《易經》哲學巫師,免得有一天,你真的搞出一堆「黃牛皮繩」來綑人。

《易經.革卦》是「釁浴卦、浸洗卦」,根本就不是「革命卦」,《易經.革卦》只不過是講商朝人每年一次到河邊泡水,洗個淨身浴而已,根本不是孔子講的「革命」。

《易經.革卦》講到河邊「釁浴」,如果輕鬆點看,最多不過是洗個澡,以「革除」一下過去一年的穢氣,是除舊佈新的民俗,和現代人過年吃年榚,象徵年年高升的意義沒有多少差別。

但是到河邊洗個澡除舊佈新,卻被孔子的《彖》講成:「天地革而四時成,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革之時大矣哉。」你看這孔子的想像力,和吹牛皮的誇張心態,會不會太強了?

如果到河裡洗個澡,為自己「革除」一下身上一年的穢氣,就是「湯武革命」的「革命」,那我們台灣到了夏天,跑到河邊、海邊搞「洗澡革命」,而要被槍斃砍頭的人,可能會有一大半,也只好請你孔子大人,和這些哲學巫師手下留情了。

從孔子晚年作的《易經.十翼》中,我們可以看出孔子這個人,是一個言論極度誇張的人,連他根本不知道的事情,他都可以在《易經.十翼》中,把牛頭不對馬嘴的謊話,講得像真的一樣。

《史記.孔子世家》記載,孔子晚年埋首在《經易》裡面,完全無法停手,搞到串連《經易》竹簡的「熟牛皮繩」,也連續斷了好幾次。

推想孔子在五十六歲那年,殺了少正卯之後,可能身心受到衝擊,一直到七十一歲死亡的十五年間,孔子極可能完全活在他《易經》的妄想世界裡面,在《易經》的占卦中,不停地找尋人生的答案,結果根本走出不來,最後就死在綁《易經》竹簡的「黃牛皮繩」的「斷繩」旁邊。

我們現在看到孔子最後作出的《易經.十翼》,就可以發現,《易經.十翼》裡面全是「幻想、附會、矛盾」以及其他種種非理性的荒謬解卦,和他在《論語》中的表現,簡直判若兩人,如果說這時候的孔子是完全正常的,恐怕沒有人會相信。

當然有些哲學巫師,可能又會開始見風轉舵,改口說《易經.十翼》不是孔子作的,而是別人作的;但這是馬後炮,為什麼你之前搞《經易》占卦時,到處宣傳說《易經.十翼》是孔子作的,搞到現在全天下的《經易》占卦者,都學你們吹噓說《易經.十翼》是孔子作的。

現在我們按著你的講法,去揭發孔子的底細時,你卻又改口說《易經.十翼》不是孔子作的,那誰去負責之前的錯誤說法?

所以,即使《易經.十翼》和《論語》比較之下,思想有差別,語法不同,對偶風格不同,押韻不同,十翼很蠢等種種差別,我們都會依照你《易經.十翼》是孔子作的主張,來舉證說那些差別,全都是孔子晚年,因巫術狂熱而精神受損,所以才會出現的差別。

所以除非你過去就是一貫主張《易經.十翼》完全不是孔子作,而且有舊著作當證據的人,你才有資格和我們講《易經.十翼》不是孔子作的。

以下我們將【易經.金山文史版.第四十九章.(革卦).釁浴章】尚未作注解的局部翻譯草稿,公告給大家參考,證明過去幾千年來,包括孔子在內的巫師,和當今的哲學巫師,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看懂《易經》這篇簡單的文章,所有解《易經.革卦》的人,也全都是跟著孔子亂講亂掰的。

 

【易經.金山文史版.第四十九章.(革卦).釁浴章】

第四九章

第一句

[1]用黃牛之革,

「釁浴」用的「珙璧」要用象徵「革除」的「黃牛皮革」,來包裹裝飾,

第四九章

第二句

[2]日,

到了每年夏曆三月的第一個巳日,以香薰浴和草藥浴,來進行「釁浴浸洗、祓除厲殃」的那一天,

第四九章

第三句

乃革之。

主祭的女巫,才會正式用黃牛皮革,將「珙璧」包裹裝飾好,再陳列在祭台,作為在「釁浴浸洗、祓除厲殃」那天,祭典的法器。

第四九章

第四句

征吉,無咎。

如果來參加「釁浴浸洗、祓除厲殃」的人,過去一年顯現的徵兆吉祥,就沒有問題。

第四九章

第五句

征凶,貞厲。

如果來參加「釁浴浸洗、祓除厲殃」的人,過去一年顯現的徵兆凶險,而且真正有厲殃,

第四九章

第六句

革、言三就,

在「釁浴浸洗」時,主祭的女巫,就會一邊唸祝禱詞,一邊拿著那黃牛皮包裹裝飾的「珙璧」,連續三次碰觸那祓除釁浴的人的身體,以進行「祓除厲殃」的法術,

第四九章

第七句

有孚。

這樣自然會有神降靈下的符應來保祐他。

 



[1] 鞏:與拱、珙通,大璧也。《廣雅.釋詁二》:「拱,固也。」《疏證》:「爾雅,鞏,固也,鞏與拱通。」《集韻》:「珙,大璧也。春秋傳,與我其珙璧,徐邈讀,或作拱璧。」

[2]巳:上巳日也,是指以乾支紀日的曆法的夏曆三月的第一個巳日。《周禮·春官·女巫》:「女巫掌歲時祓除釁浴。」鄭玄注:「歲時祓除,如今三月上巳,如水上之類;釁浴謂以香薰草藥沐浴。」《後漢書·禮儀上》:「是月上巳,官民皆絜()於東流水上,曰洗濯祓除去宿垢疢為大絜。」

 

Last Updated ( Saturday, 28 February 2015 15:15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