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經.否卦》包承是性交懷孕不是包工程

E-mail Print PDF

要看懂《易經.否卦》在講什麼,一定要先看懂《易經.否卦》:「其亡!其亡!繫于苞桑!」

「其亡!其亡!繫于苞桑!」這句話的意思是:「小心那小桑葚會掉會掉下來啊!小心那小桑葚會掉會掉啊!關鍵都是在於之前那含苞的雌株的桑樹,有沒有小心顧好她的花苞!」

可能有人不知道,桑樹是很特殊的雌雄異株小喬木,桑樹有雌株、雄株之分,所以「苞桑」是專指會含苞而開花結果的「雌桑樹」,「苞桑」並不包括那不會含苞而開花的「雄桑樹」。

由於桑樹有雌株、雄株之分,所以《易經.否卦》講到「繫于苞桑」的「苞桑」就是指「雌桑樹、母體」要開花結果的「花苞」。

什麼事會「繫于苞桑」而怕「失去」呢?如果你把《易經.否卦》前面「包承、包羞」的「包」拿來和「苞桑」的「苞」比較一下,你立刻就會明白,「包承、包羞」的「包」,是指「女人」懷孕,「苞桑」的「苞」,是指「雌桑樹」懷孕。

「包」:妊也,妊娠也,孕也,懷孕也。《說文》:「包,妊也。」《說文》:「妊,孕也。」

所以說《易經.否卦》是個大吉大利的「懷孕卦」,根本不是哲學巫師講的「逆境卦、小人當道卦」。《易經.否卦》也根本不是講君子和小人的鬥爭,也根本沒有君子和小人鬥爭的內容;那些把《易經.否卦》胡扯成君子和小人鬥爭的學者,全是「相命嘴胡累累」。

那些占卦算命的哲學巫師荒謬地說《易經.否卦》是「上陽、下陰」,所以是君子和小人鬥爭,是小人爭著出頭,被君子壓在上面,所以是「逆境卦、小人當道卦」。

但他們怎麼不說《易經.否卦》是「上陽、下陰」,所以是男人在上而女人在下,兩人正在作愛,所以最後小孩子生出來?因為這樣講,反而是合於《易經.否卦》原文。

所以說,那些占卦算命的哲學巫師,講《易經》根本就是胡說八道,全是亂掰的。如果你們不相信,再過幾十年,假使還有人搞《易經》占卦算命,一定會跟著我們講的:「男人在上而女人在下,兩人正在作愛,所以最後小孩子生出來。」來解卦,他們也一定可以講得頭頭是道。

所以說,在我們揭發《易經》巫術之後,未來還想用《易經》占卦算命的人,多少要有點見風轉舵的不要臉,最後才能講到連自己都誤以為自己是「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

傅佩榮說《易經.否卦》是:

時運:「諸事不順,不可妄動。」

財運:「適宜買入,後可獲利。」

家宅:「勤儉免禍;仳離之象。」

身體:「氣血不通,節制飲食。」

你看到嗎?《易經.否卦》這個「懷孕卦」,竟然是「諸事不順,仳離之象」,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懷孕的女人,或占到《易經.否卦》的人,就全都諸事不順,隨時準備要離婚?這種占卦巫術式的解卦,豈不是咒人全都不要生孩子了嗎?

如果有懷孕的女人,因為情緒不穩,或有產前憂鬱症,或是未婚懷孕,或本身就很迷信,一旦被占到《易經.否卦》這個「懷孕卦」,本來可以開開心心地懷孕生子,建立美滿家庭的,結果不幸看到傅佩榮解的「諸事不順,仳離之象」,就此心情不好而想要墮胎,連孩子也不要,還因為傅佩榮講「仳離之象」,就此決定適時和丈夫離了婚,那要如何收拾善後?

現在傅佩榮被中國大陸,宣傳成「臺灣國學大儒」,他的《易經》解卦,被公佈在網路上,現在全世界的人都看得到他的解卦。將來幾千年內,全世界不知道有多少搞《易經》占卦的人,會照著傅佩榮的荒誕解卦法,來替人算命,如果不幸搞出人命來,傅佩榮恐怕會在歷史上受千夫所指。

就算北宋邵雍這個笨蛋,在解《易經.否卦》也只敢「模稜兩可、打迷糊仗」講個:「大往小來,閉塞不通;否極泰來,修德避難。得此卦者,萬物閉塞之象,上下不合,諸事不順,凡事宜忍,須待時運好轉而有為。」

看到邵雍講的「否極泰來,修德避難」嗎?這就是準備在搞錯《易經.否卦》時的轉寰用語。「否極泰來」就是:「別擔心,不會像你所想的那麼壞!甚至還會更好!」「修德避難」就是說:「你只要不做壞事,就什麼壞事都不會發生!安心吧!」

這就是《易經》算命解卦「模稜兩可、打迷糊仗」的規矩,算命師絕不能把事情說死,以免弄出人命或搞出別人家的災禍,就算是孔子這個笨蛋,講《易經.十翼》也全是打迷糊仗,不敢把任何事情說死。

孔子和邵雍都不敢把《易經.否卦》像傅佩榮那樣,條例式地講:「諸事不順,仳離之象。」不是孔子和邵雍不會算命,而是有原因的,因為占卦算命講得清楚確定,可能會不小心弄出人命,或搞出別人家的災禍,不但害了別人,自己也會受到牽連。

現在很多大學講《易經》的哲學巫師,他們長期替自己和別人洗腦說《易經》占卦不是迷信,說《易經》不是算卦用的,是中華文化的源頭,最後連他們自己都被自己洗腦而真的以為《易經》不是占卦的迷信。

所以,這些大學學者非常搞笑,他們因為被自己洗腦洗久了,在講《易經》時,經常忘記《易經》就是占卦迷信,還以為《易經》是可以弄清楚的偉大學術。

所以他們講《易經》時,會很不以為然地說:「這一句,孔子只是大概提到,他沒講清楚。」或講:「這一句,過去的人都講不清楚。」完全是一副只有他講得最清楚的心態。

他們根本不知道,孔子和邵雍心裡都明白《易經》本來就是巫術,本來就不是學術,講那麼清楚幹什麼?講那麼清楚是會弄出人命的。

有很多心智不夠健全的人,占卦算命之後可是完全相信的,占出來的卦是吉是凶,對這些人來說,是會纏繞一輩子的,所以占卦算命一定要「模稜兩可、打迷糊仗」,如果你說死了,就會害了這些人,很多台灣搞《易經》的學者,連這點都不知道,還敢用《易經》替占卦,真是可悲!

過去的人講《易經》,是故意講不清楚的,是故意「模稜兩可、打迷糊仗」的,這是占卦算命的守則。別以為他們講不清楚是沒喝過洋墨水,是學問沒有你好,或是他們頭腦沒有你好,才會講不清楚;他們是為自己的占卦留後路,以便隨時讓別人和自己逃命的,只有這樣的人才能替人占卦,才不會害死別人。

像傅佩榮解《易經》卦象,不知道自己錯誤連篇,卻卦卦寫得「鐵口直斷」,還出書甚至錄成影像,又到處公開演講;一旦有人買傅佩榮的書,或照著他的理論,替人占卦,結果不小心害了別人,或害了別人的家庭,日後別人發現是傅佩榮解錯卦而害了他,轉而向他索賠,那是會沒完沒了的。

所以說,古代占卦的人,他們自己知道《易經》占卦是巫術不是學術,所以即使自己覺得自己解卦百分之百沒錯,他也不敢公開寫占卦的書,他也絕不作公開演講,占卦時,他也一要儘量躲在一角,不讓旁人觀看。

所以專業算命的人,絕對不會笨到四處去吹噓:「易經是群經之首,易經是中華文化的源頭。」而去招惹真正研究經典作學問的人。專業算命的人,甚至連《易經》是不是迷信,都一定絕口不談,以免別人用學術去分析你是不是迷信,最後證明你不但是迷信,還是巫術。

就算當今很多真正在替人占卦、算命、看相而營業賺錢的人,也全都遵照這個行規進行,不著作,不錄影,不公開解卦,這是聰明,不是笨;不知道這個行規的人,根本就不應該進入這占卦一行,進入這一行就會壞了這一行,讓大家都沒飯吃。

如果你以為自己是「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而看不起這些人,以為他們比你笨,所以才寫不出來,所以才沒有你那麼會講,你就會害了自己,你就會害了別人。

由於當今很多大學《易經》教授,不敬三清,褻瀆天道,污衊《道德經》,侮慢道祖老子,坊間占卦者隨之起舞者有之,勸阻者無人,致使邪說猖狂橫流,差點從台灣漫延擴散於中土。

這些人妄言道門天道出自《易經》,實已逆天獲罪;道門經典派護法大院老子講堂,接獲三清天命,奉令以天道正言,大破《易經》占卦,令其逐字淍零,一一破損,卦卦敗裂,貶為文學

《易經》已為道門奉天命所破,從此《易經》「占卦不靈,說卦不驗;問者無解,求者不得;諸神不護,道觀不留;與時消亡,永不重啟。」過去被邪巫占卦而招禍的人,也將奉天命全部解除其災禍,以救其於水火。

《易經》卦術被破,這一批在大學搶教《易經》占卦,爭搶窮苦人生意,又不守占卦行規,而破壞道業,搞壞《易經》占卦行業的大學教授,以及那些知情卻沒有伸手替天行道,又不加以阻止的人,才要負最大責任。

過去漫長歷史上,只有那些被排擠到學術邊緣的腐敗儒生,以及一些老臭儒生,才會把《易經》當成學術來吹噓。

從孔子本身的例子就可以知道,《易經》占卦,根本只是失敗儒者,和投機儒生的最後依靠,所以搞《易經》占卦,只證明自己的生命力,已經逐漸喪失,只好問之於卦象,沒有什麼光采。

《易經.否卦》的:「拔茅茹,以其彙,貞吉 亨。」這句話應該不是原文,而是後來的巫師為了用於占卦而補上「拔茅茹,以其彙,貞吉 亨。」因為這句話是硬生生從前一卦《易經.泰卦》搬來的,而且文義必須扭曲成和《易經.泰卦》不同,才能作出合理解釋。

「拔茅茹,以其彙,征吉。」在《易經.泰卦》的意思是:「我們的軍隊缺食糧,士兵們搶著在野外拔包茅裹腹,然而這包茅的葉片上,全都是難以下嚥的絨絨毛刺,但在這樣艱困的狀況下打仗,其實還算是好的。」

《易經.否卦》和最後一卦《易經.未濟卦》這兩篇文章,都是拚湊出來的文章,可能都不是商代的文章,而是後來占卦的巫師補進去的。

因此《易經.否卦》的:「拔茅茹,以其彙,貞吉 亨。」我們只好勉強依商代的祭祀習俗,解為:「夫妻要有小孩,要事先拔一些根部連在一起的包茅來祭祀。因為根部連在一起的包茅,代表子孫繁盛,這絕對是真正吉祥而好運亨通。」

當然也有可能有人認為,既然可以把兩篇「拔茅茹,以其彙」,分別解成不同的文義,就不代表原文一定是拚湊出來的,這樣說雖然沒有錯,但我們做學問,不能明知有問題而不講,所以還是要為讀者指出這個問題。

《易經.否卦》說:「包承,小人吉亨;大人否。」意思就是:「受胎而懷孕,對年輕少婦而言,是吉祥而好運亨通的,對年紀大的老婦人而言,是比較不好的。」

「包承」就是「受胎而懷孕」,「包」是指「懷孕」,「承」是指「受、受胎」。

曾仕強亂講「包承,小人吉亨;大人否。」的「包承」是「包容順承領導。」以及:「包容仰承尊上的人。」傅佩容講「包承,小人吉亨;大人否。」則妄解為:「包容承載,小人吉祥,大人閉塞通達」。曾昭旭則搞笑地說:「包承,是小心翼翼地去討好九五,所以用承。」

如果《易經》可以像他們這樣望文生義、郢書燕說地隨便解釋,那世界上就沒有所謂胡言亂語了,難怪傅佩容講到「包承」時,竟然搞笑到說「包承」可以去「包工程」,真是敗給他了。

我們今天講《易經.否卦》,這個《易經.否卦》是一個「懷孕卦」,是講女人在懷孕時,要和丈夫分房睡,不可以作愛,才能保護好腹中的胎兒。

《易經.否卦》中的「包」就是「懷孕」,《易經.否卦》中的「否」分別有兩個意思,「小人吉亨;大人否」的「否」是指不好。「休否」和「傾否,先否後喜。」的三個「否」字,則是指「不要性交」。

《易經.否卦》:「包承,小人吉亨;大人否。」意思是:「受胎而懷孕,對年輕少婦而言,是吉祥而好運亨通的,對年紀大的老婦人而言,是比較不好的。」當然如果解釋成:「受胎而懷孕,對腹中的小孩而言,是吉祥而好運亨通的,對懷孕的大人而言,是比較不好的。」雖然牽強一點,也不無道理。

《易經.否卦》:「包羞,有命,無咎。」意思就是:「懷孕,因害喜而嘔吐出食物,如果胎兒有堅強的生命力,就沒有問題。」

羞:食物也,污也,辱也,指懷孕害喜而嘔吐出的髒的食物也。《正字通》:「羞,食也。」《周禮.天官.太宰》:「四曰,羞服之式。」注:「羞,飲食之物也。」《廣雅.釋詁三》:「羞,辱也。」《中文大辭典》:「辱,污也。」

所謂「包承」就是「受孕」,所謂「包羞」就是「害喜」。這都是吉祥的大好事情,所以如果你占到這個《易經.否卦》是全世界最吉祥的卦,代表新生命的降臨,全家都喜氣洋洋。

《易經.否卦》絕對不是台大出來的教授傅佩榮所說:「諸事不順,仳離之象。」更不是師大出來的教授曾仕強講:「整個否卦就是小人他會得意,大人他會倒楣。」當然更不是曾昭旭說的「小人當道」。

世間女人懷孕,本是人生最美好的事,怎麼到了這些算命師口中,就會搞出「仳離倒楣、小人得意、小人當道」的事,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曾仕強竟然還說:「包羞就是充滿了羞恥,充滿了羞辱,叫人很難堪,…最後自己包羞,讓人家看笑話了!」難不成世間懷孕的女人,全都是被男人羞辱才懷孕的嗎?不然「懷孕害喜」怎麼會充滿了羞恥,充滿了羞辱,還讓人看笑話了?

充滿了羞恥,充滿了羞辱 叫人很難堪,最後讓人看笑話的,豈不應該是連《易經》都看不懂,卻在大學裡教《易經》,當《易經》教授,當博士領高薪,占盡國家人民的教育資源,卻穿西裝打領帶,搞《易經》巫術,為人占卦算命,還自充是「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的人嗎?

曾仕強更搞笑地說《易經.否卦》的「有命無咎」是:「就是說,你不要主動去做事情啦!九五給你什麼命令你才去做嘛,你就會無咎了!」

如果曾仕強講得對,難不成公司女員工要懷孕要害喜,還要公司的長官給命令才能懷孕害喜?這懷孕和害喜的事和九五長官有什麼關係?為什麼長官沒有命令就不能做?難不成女員工要懷孕和害喜,還要長官來親臨監督,或乾脆下場幫忙不成?

《易經.否卦》是「懷孕卦」,「小人」,就是未成年的小孩,或說是年輕人,這「小人」兩個字指未成年的「小孩、年輕人」,在中國很多語言中都還普遍存在,客家話講「小孩、年輕人」就說成是「小人」,在台灣住這麼久的中、哲系學者,如果沒有這種基本的漢學語言知識,真的會讓人懷疑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易經.否卦》:「包承,小人吉亨;大人否。」根本和傅佩榮這些人講的「小人道長,君子道消」八竿子也沒有關係。

自古以來儒生都是求官問舍之徒,別說是《易經》,他們連自家孔子的《論語》也幾乎搞不懂。《論語.陽貨》孔子說:「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孔子這句話明明就是說:「家裡的老婆小孩最難養;陪著他們,他們就嘮叨吵鬧,不陪他們,他們又抱怨我們不貼心不親近。」

孔子就說了這樣句簡單的家庭生活抱怨話,甚至還可能只是一句故意對外人說的反面的好話,表示自己有個好家庭,很捨不得常出門;可是過去那些搞儒學的學者,偏要把孔子當成「君子」,把孔子的老婆和小孩當成是「小人」,然後讓孔子一家人鬥來鬥去。

這些人,比我們這些討厭儒家的人,都還看不懂《論語》,都還看不懂《易經》,怎麼會是什麼「儒學大師、儒學專家」?真是見鬼了。

《易經.否卦》:「疇離祉,休否,大人吉。」意思就是:「伴侶要分房睡才有福。懷孕時,夫妻美好的性生活要停止;這樣對要成為父母的夫妻,也才是吉祥的。」

「疇離祉」就是懷孕時和伴侶要分房睡,這是古時候的懷孕教育,古時候的生活環境很原始,也很惡劣,懷孕容易流產,所以女人一旦懷孕,就不能隨便有性生活,以免胎兒受到傷害。

《易經.否卦》後面講:「其亡!其亡!繫于苞桑!」就是警告所有的媽媽,在懷孕過程中,要顧好自己的胎兒,以免造成流產。對雌桑樹而言,這句話的「亡」就是小桑葚掉落了,對孕婦而言,就是因流產而失去了胎兒。

「休否,大人吉。」的「休否」就是指「不要性交」,性交是夫妻間最美好的事,所以叫「休」,「休」就是「美」。「否」就是阻隔起來不讓流通。把夫妻間最美好的事阻隔起來不讓流通,就是不要性交。

「大人吉」這句話是用來嚇唬夫妻的,目的是為了保護胎兒。因為如果《易經》只說停止性交,對胎兒有好處,很多父母可能會不在意而繼續性交,如果說和大人的吉凶有關,那大人就會在意而不敢性交。

休:美也,善也。《爾雅.釋詁》:「休,美也。」《集韻》:「休,善也。」否:隔也,閉也,阻塞也,愆時也,這裡指夫妻暫時不性交也。《廣雅.釋詁一》:「否,隔也。」《集韻》:「否,塞也。」《素問.六微旨大論》:「否則逆。」注:「愆時曰否。」

《易經.否卦》:「其亡!其亡!繫于苞桑!」前面已經翻譯過了,至於「傾否,先否後喜」意思就是:「所以懷孕會有危險,不要從事性生活,懷孕時,先不性交,之後就會有小孩誕生的喜事。」

「傾」是指「危、危險」,「傾否」就是有危險不要性交。因為古人認為懷孕性交可能會傷害胎兒,又對大人不吉祥,所以說懷孕性交會有危險。

傾:危也,《荀子.儒效》:「齊一天下而莫能傾。」注:「傾,危也。」《國語.晉語三》:「大命其傾。」注:「傾,危也。」

「先否後喜」是說先不性交,之後就會有小孩誕生的喜事。這個「喜」是指小孩誕生的喜事。從懷孕到小孩誕生,整個過程都是一件大喜的事,連懷孕過程中想吐都叫「害喜」。

可見《易經.否卦》是完全吉祥的卦,根本就沒有半點傅佩榮解說的「諸事不順,仳離之象」,也根本就沒有其他學者所講的「小人道長,君子道消」的鬼道理。

女人要懷孕,就會去找自己的老公幫忙,絕對沒有女人會去找公司的上司長官幫忙的。所以《易經.否卦》根本就沒有曾仕強講的:「就是說,你不要主動去做事情啦!九五給你什麼命令你才去做嘛,你就會無咎了!」

曾仕強講「疇離祉」是「下級依附九四,才能得到福祉!」他說:「他們底下的人,都依附在九四身上,他才有福祉!」

《易經.否卦》是「懷孕卦」,根本就不是講上級老闆和下級員工的關係,夫妻關係是平等的,曾仕強硬要掰成老闆和員工的上級和下級關係,難不成公司裡的女員工,全都要替男老闆來懷孕,才能得到福祉?那男員工怎麼辦?就算老闆是女的,他們也不會懷孕,難不成男員工全都要讓女老闆懷孕嗎?

孔子解《易經.否卦》就更可小笑了,孔子《十翼.小象》說:「包羞,位不當也!」孔子難道是說,因為性交時男女的體位不當,所以懷孕的妻子才會「害喜嘔吐」嗎?簡直是鬼扯!難不成這世界上還有能讓女人懷孕,卻不會「害喜嘔吐」的性交體位嗎?

所以說,孔子的《易經.十翼》,根本就是荒唐鬼扯的偽學術,是害人的迷信巫術,任何正常的大學,都應該禁止開設傳授孔子《易經.十翼》的荒唐鬼扯課程,以免大學淪為傳播巫術的大毒瘤。

以下我們將【易經.金山文史版.第十二章.(否卦).懷孕章】尚未作注解的翻譯草稿,公告給大家參考,證明過去幾千年來,包括孔子在內的巫師,和當今的哲學巫師,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看懂《易經》這篇簡單的文章,所有解《易經.否卦》的人,也全都是跟著孔子亂講亂掰的。

 

【易經.金山文史版.第十二章.(否卦).懷孕章】

《易經》本第十二章和第六十四章,都是把前一章的文章,胡亂地擷取幾句,再隨意添加自己的意思,然後寫成一篇文章,再補入《原始散文易經》裡面。由此可見第十二章和第六十四章的作者,可能是第一個彙編《六十四章簽詩易經》,再配上爻詞用於卜卦的人。過去有人說作爻詞的是周公,如果真的是周公,那周公可能識字不多。因為第十二章和第六十四章,對於自己所擷取的前章文義,顯然完全不了解,根本就是郢書燕說。就像本章引述前一章的「拔茅茹,以其彙,貞吉,包」這幾個字的意思,竟然從講戰爭變成講懷孕,和前一章的文義,根本風馬牛不相及。這也可以證明現在的《六十四章簽詩易經》至少經過兩次以上的彙編。第一次是彙編成《原始散文易經》是彙整一些短詩和小品文散文,有不到六十四章的版本,但也可能有超過六十四章或上百篇的版本,這些文章由於在第二次集結時,無法用於卜筮而被增刪,《原始散文易經》也確定是商末商人的短詩和小品散文,「易」這個字,最早可能就是指流行於民間大量簡單而易讀的小品散文。第二次是彙編成《六十四章簽詩易經》定案成六十四章,並且摻入一些「貞吉、貞厲、凶」這些論斷吉凶的文字,之後才補上爻辭,《六十四章簽詩易經》定案時間也一定是在商末之後,也有可能是在周滅商之後所形成。由於周人可能和商人可能有語言文字隔閡,所以才會完全看不懂商人留下的文章,而補上這種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甚至第二次集結成《六十四章簽詩易經》的人,有可能就是孔子,因為孔子寫的《十翼》,也是在語言文字隔閡下,看不懂《易經》而作出的穿鑿附會文字,孔子最喜歡用他的主觀想法刪詩書,所以《原始散文易經》被他刪改的可能也很大。由此可知《六十四章簽詩易經》是先有不是六十四章的大量小品文章,之後才被定案成六十四章,而成為卜筮的書。也因此無論是《原始散文易經》或《六十四章簽詩易經》,都可以斷定絕不是卜筮之後的記錄而是散文被用作簽詩。現在《六十四簽詩易經》中,還存在大量論斷吉凶的文字,大部份論斷吉凶的文字,如果加以刪除,文章原貌會更清楚,但由於已經雜入正文之中太久,少數已經難以分辨是原文還是摻入,所以這部份我們仍然全部保存起來,不作刪修。

第十二章

第一句

拔茅茹,

夫妻要有小孩,要事先拔一些根部連在一起的包茅來祭祀。

第十二章

第二句

以其彙,

因為根部連在一起的包茅,代表子孫繁盛,

第十二章

第三句

貞吉亨。

這絕對是真正吉祥而好運亨通。

第十二章

第四句

包承[1]

受胎而懷孕,

第十二章

第五句

小人吉亨;

對年輕少婦而言,是吉祥而好運亨通的,

第十二章

第六句

大人否。

對年紀大的老婦人而言,是比較不好的。

第十二章

第七句

包羞[2]

懷孕,因害喜而嘔吐出食物,

第十二章

第八句

有命,無咎。

如果胎兒有堅強的生命力,就沒有問題。

第十二章

第九句

疇離祉,

伴侶要分房睡才有福。

第十二章

第十句

休否[3]

懷孕時,夫妻美好的性生活要停止;

第十二章

第十一句

大人吉。

這樣對要成為父母的夫妻,也才是吉祥的。

第十二章

第十二句

其亡!其亡!

小心那小桑葚會掉會掉下來啊!小心那小桑葚會掉會掉啊!

第十二章

第十三句

繫于苞桑!

關鍵都是在於之前那含苞的雌株的桑樹,有沒有小心顧好她的花苞!

第十二章

第十四句

傾否,

所以懷孕會有危險,不要從事性生活,

第十二章

第十五句

先否後喜。

懷孕時,先不性交,之後就會有小孩誕生的喜事。

 



[1]包承:包受也,受孕而懷孕也。包:妊也,妊娠也,孕也,懷孕也。《說文》:「包,妊也。」《說文》:「妊,孕也。」承:受也,承而受之也,引申為受孕。承,又疑為娠之誤,或借用字。《中文大辭典》:「承,受也,受納也,承而受之也。」

[2]包羞:懷孕而害喜嘔吐出食物也。包:妊也,妊娠也,孕也,懷孕也。羞:食物也,污也,辱也,指懷孕害喜而嘔吐出的食物也。《正字通》:「羞,食也。」《周禮.天官.太宰》:「四曰,羞服之式。」注:「羞,飲食之物也。」《廣雅.釋詁三》:「羞,辱也。」《中文大辭典》:「辱,污也。」

[3]休否:美好的性生活要停止也。休:美也,善也。《爾雅.釋詁》:「休,美也。」《集韻》:「休,善也。」否:隔也,閉也,阻塞也,愆時也,這裡指夫妻暫時不性交也。《廣雅.釋詁一》:「否,隔也。」《集韻》:「否,塞也。」《素問.六微旨大論》:「否則逆。」注:「愆時曰否。」

 

Last Updated ( Wednesday, 04 March 2015 13:59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