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易經.十翼》是學術毒瘤

E-mail Print PDF

孔子用欺世盗名的方法,在完全看不懂商末《易經》原文的散文和短詩之下,將牛頭不對馬嘴的《十翼》巫術,附會於《易經》原文,以此建立了他二千多年的巫術王國。

在孔子的巫術王國裡,比孔子更早五百年之前,就已經存在的《易經》散文和短詩,全都被孔子變造成,用來施展占卦巫術的「籤詩」,所以孔子是《易經》巫術的始祖,是「哲巫先師」。

孔子將先於自己五百年以上的詩歌散文,搞成《易經.十翼》用來占卦算命,這雖是一種巫術創新,卻徹底是學術變造,所以《易經.十翼》是孔子假造的偽學術,孔子的《易經.十翼》是學術毒瘤。

孔子對《易經》的詩歌散文,變造而成的學術毒瘤《易經.十翼》,近年被一批想藉孔子來沽名釣譽的哲學巫師,更加發揚光大,一躍而吹噓為「群經之首、中華文化源頭」。

這些滿口孔子,論文寫孔子,在大學教孔子,在外自稱是孔子繼承人,在學術界自稱是孔子專家,本身卻是連《論語》中,孔子講的「南人」是「男人」都不知道的哲學巫師。

這些人多數只是拿孔子和孔子的《易經.十翼》,作為自己店門口的人形招牌,來欺世盗名之輩,根本不是真正的孔子專家。

所謂中國哲學的代表學術,基本上就是「道、儒」兩家,一個學者敢講自己精於「中國哲學」,或敢說自己是「中國哲學」的專家學者,那至少要拿得出老子道家《老子道德經》的神哲學研究成果出來,也同時要拿得出孔子儒家《論語》的神哲學研究成果出來,他才有資格講他是精於「中國哲學」的專家學者。

如果你自稱是「中國哲學專家」,又是「孔子儒學專家」,你又主張《易經》是孔子儒家中,比《倫語》還重要的經典;你又對外吹噓孔子《易經.十翼》中,有什麼比《老子道德經》還早的「天道」思想,那你至少也要看得懂《易經》原文的詩歌散文。你更要證明《易經》原文的詩歌散文裡面,確實有他所謂的「天道」思想。

如果你拿多次拜訪老子的儒家孔子,來證明孔子《易經.十翼》的「天道」思想比「道祖老子」還早,那人家豈不一眼就看出你家孔子,是在拜訪老子之後,偷抄老子的「天道」。

老子著有《老子道德經》,老子是公認首倡「天道」的「道祖」,「天道」的思想的起源當然就是來自於「道祖」,孔子拜訪老子就是去「問道」的,這是歷史公認的,孔子不能問完之後,就說「天道」是他開始講的。

孔子平日幾乎不談神哲學中的「天道、性命」問題,所以《論語.公冶長第五》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可見孔子平時只是講一些道德文章,連子貢都幾乎聽不到他講哲學,這證明孔子根本就不精於神哲學,一個不精於神哲學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會有「天道」的哲學理論。

所以說,你要證明《易經》原文有比老子還早有「天道」思想很簡單,你不用拐彎抹角,你就直接把《易經》原文的詩歌散文,一字一句翻譯出來給大家看,證明這些詩歌散文裡面有「天道」思想,這樣大家就不會認為你欺世盗名了。

但是《易經》原文中,全部只有三個「道」字,這三個「道」字,講的全是「大馬路」,《易經》根本就沒有以「道」作為哲學本體的「天道」思想,所以,絕對沒有人能從《易經》原文中,掰出任何「天道」思想。

既然《易經》原文中根本就沒有任何「天道」思想,那孔子作的《易經.十翼》中,忽然冒出幾句像是「天道」思想的話,就證明這《易經.十翼》是和《易經》原文完全風馬牛不相及的偽學術。

可笑的是二千多年來整天在吹噓自己是《易經》專家,還自充「易經大師、易經才子、易學國手」,卻沒有一個人,能看得懂《易經》原文的詩歌散文。

《易經》只有六十四卦,所以有六十四篇詩歌散文,一個人如果自充是「易經大師、易經才子、易學國手」,那他至少要每一篇都看得懂,也都註解得出來才對。

如果他無法看懂也無法百分之百註解出來,那他至少要能註解出百分之八十、九十吧?

如果他無法看懂也無法百分之八十、九十註解出來,那他至少要能註解出百分之六十、七十吧?

如果他無法看懂也無法註解出百分之六十、七十,那他至少要能註解出百分之四十、五十吧?百分之四十、五十已經是完全不及格了,要死當了,如果你註解不出來,你連當教授都失格了,所以這點能力應該還有吧?

今天一個人敢自充是「易經大師、易經才子、易學國手」的學者教授,如果他看不懂也註解不出《易經》百分之四十、五十以上的篇章,那他至少要能完全看懂《易經》至少五篇以上的原文吧?

不然他們註解出《易經》其中任何五卦的任何五篇原文給我們看,來證明他懂《易經》總不會是過份的要求吧?

天啊!他們是大學教授吔!他們領薪水在大學教《易經》,又吹噓自己是《易經》專家,又吹噓自己是「中國哲學」專家,又自充「易經大師、易經才子、易學國手」,請他們解出《易經》六十四卦的全部原文,或至少解出六十四卦中的其中五卦、十卦原文,有這麼難嗎?

如果他們連解出六十四卦中的其中五卦、十卦原文,都沒有辦法,那他們怎麼敢當《易經》教授,怎麼敢教《易經》,怎麼敢領《易經》薪水呢?

最可惡的是,這些人既然根本看不懂《易經》原文,也註解不出《易經》原文,他們怎麼敢大膽到宣稱《易經》有比老子還早的「天道」思想?

連民間老百姓都尊稱老子是「道祖」,他們當了大學教授,還會看不懂「道祖」這兩個字是什麼意思嗎?

可見,這些學者看不懂也註解不出《易經》原文的學者,若不是想嘩眾取寵,沽名釣譽,就是想存心欺騙世人;甚至可能是信仰其他宗教的人士,或無神論者,偽裝成《易經》學者,刻意詆毀道門,攻擊道家。

尤其可惡的是,台灣很多大學,包括很多宗教的大學,全都墮落到背棄學術理念和信仰,自甘成為《易經》哲巫聚集的罪惡淵藪,更自甘作為散播《易經》巫術的毒瘤。

這些大學假借學術之名,故意放任這些《易經》哲巫,用占卦巫術來打擊《老子道德經》,甚至以學術交流之名,放任校內哲巫,到中國大陸四處散播《易經》巫術,試圖以狼子野心,讓「文化中國」,轉變成「巫化中國」。

我們看到這些大學在我們公開批判《易經》是巫術時,仍然頑固堅地持學術自由,而放任那些哲學巫師在校園開設《易經》課程,散播《易經》占卦巫術,絲毫不去查證那些哲巫的學術真偽,以及有沒有學術能力,可以教《易經》,就可以知道,這些大學根本就是傳播巫術的大幫凶大毒瘤。

我們老子講堂,稟受天道神恩,奉三清神祒,據守台灣,以「東來紫氣、天道正言」,受命在台灣清除「新儒八邪、易巫九子」;奉令消滅「毀道新儒」,大破「易經哲巫」,以防阻《易經》巫術之禍,漫延於中土,救生民於水火。

奉天承運,天道再祒,天命重啟,聖令重示,要我們《易經》將暫留一半,另部份暫不公開,要等《易經》巫術病毒,發作完全;所有哲學巫師,以及他們的追隨學生弟子,全都一一現出原形、個個清點完畢。

相信時機很快就會成熟,而確定那些人是神諭中,暗中攻擊道門的「新儒八邪、易巫九子」,屆時再將另一半《易經》譯文公開,以取笑他們完全看不懂《易經》,並且對他們的《易經》著作,進行全面學術批判。

我們這麼做是拉長戰線,替天行道、破邪顯正。因為在我們還沒公佈的那一大半《易經》之中,他們不但幾乎沒有一篇是完全解對的,甚至多數都是像之前所公佈的那樣,離譜到令人噴飯,絕對會讓人笑破肚皮。

所以我們要等這些哲學巫師,在大學上《易經》課的教學筆記,和影音記錄,請上課的學生們搜集記錄更齊全,流出更多之後,再一卦一卦進行批判,以一網打盡那些用胡說八道,藉勢藉端攻擊道門的《易經》學者。

我們也誠懇地奉勸所有善良的學子,要做真學問,不要盲目追隨這些《易經》哲巫,不要散播他們的《易經》占卦巫術,以免盲從之後,作出來的《易經》論文,瞬間成為歷史笑柄,甚至留下歷史惡名,而得不償失。

 

Last Updated ( Friday, 06 March 2015 14:53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