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道家「一神泛神論」站在新時代神學的頂峰

E-mail Print PDF

老子道家,是一種簡單精緻的生活態度,是一種平靜和諧的身心安頓,是一種永不妥協的奮鬥,是一種人間思維的超越,是一種和自然合諧的平等,是一種順從真道的慰藉。

對老子道家而言,他不是一個多神論者,他是大宇宙中的一個小宇宙,他的身體是世俗,他的精神面是聖域。

他用身識和心識在世俗中奮鬥享受,他用靈性在聖域中安歇,老子道家的世界觀很簡單,也很容易理解。

老子道家沒有基督教複雜的「神創論」要和人爭辯,沒有基督教冷酷無聊的「人格上帝」要天天面對,也沒有基督教複雜的「三位一體」要和人爭論,基督教這些複雜的「神創論、人格神、三位一體」理論,自以為懂的神父、牧師,用幾千幾萬字也難以講清楚,多數人沒辦法相信,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不是因為不信。

老子道家也沒有佛教紛亂的「緣起性空」要理解,也沒有佛教一大堆天上地一下的「神佛菩薩」要跪拜,更沒有佛教囉嗦瑣碎的「佛法經文」要研讀,佛教囉嗦瑣碎的「緣起性空、神佛菩薩、佛法經文」自以為懂的比丘、比丘尼,花一輩子也講不清楚,多數人沒有辦法相信,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不是不信。

老子道家的「一神泛神論(Pan-monotheism)」,就僅只是:「有一個無名的始基本體,這始基本體像宇宙大爆炸一般,流出了自然世界」,「一神泛神論」的神學主軸不到一分鐘就能講完;「一神泛神論」的世界運作,也只要看一部「阿凡達(Avatar)」電影,就能明白。

老子道家的「一神泛神論」之所以簡單,那是因為「一神泛神論」才是真理,「一神泛神論」才是道路,「一神泛神論」才是生命。所以「一神泛神論」和全人類的理性都能契合,所以人人易懂易明。

「一神泛神論」是透過觀看世界,而得來的科學結論,不是用古老神話故事所建立的神話結論。老子《道德經》講「觀」,「觀」就是觀察自然,傾聽自然,在自然中發現了「泛生神」的奧祕,得到這個奧祕,就得到永生。

「一神泛神論」不會落在神話故事創造的謊言裡,所以不必反覆地要為自己圓謊。「一神泛神論」也不必替自己洗腦,去相信自己理性所不能接受的東西。所以老子道家「旨約而易操」,旨約就是要點很簡單,易操就是很容易操作運用。

當前西方「新時代(New Age)」神學,早已準備全面拋棄「神創論」和「多神論」,而快速奔向「一神泛神論」的世界,但是「新時代神學」最後所能尋找到的「道路」,就絕對只有老子道家的「一神泛神論」,以及老子道家的《道德經》。

「一神泛神論」是當前世界上最強大,而根本無法抵擋的神學,因為「一神泛神論」在思想不受迫害的現代,已經逐漸透過自由,取回了神學的制高點。

「一神泛神論」對有神論者來說,幾乎沒有任何神學的破綻,除非你是無神論者,你才會有足夠的理由反對「一神泛神論」,但那沒有關係,因為這個世界上真正的無神論者少之又少,很多自以為是無神論者,最後也會發現自己根本不是無神論者。

所有攻擊「一神泛神論」的有神論者,最後都會發現,自己只是在堅持古人用神話故事,所訂下的宗教教條;也都會發現,自己根本就不懂自己所講的宗教教條,究竟是什麼。任何有神論者攻擊「一神泛神論」都必定是徒勞無功,而充滿挫敗沮喪的。

「一神泛神論」代表的是人的價值,以及人和自然的合諧。所以「一神泛神論」是人類高貴的精神情操,「一神泛神論」中,完全沒有任何迷信的事,所以最貼進科學。

過去西方的「一神泛神論」,是和「科學」綁在一起,而被「神創論」長期進行宗教迫害的。過去中國的「一神泛神論」的「自然道家」,是被「封建儒家」長期進行政治迫害的;甚至連《道德經》的「一神泛神論」思想,都是被「封建儒家」的徒子徒孫,長期刻意變造,而加以隱蔽的。

所以「一神泛神論」原本就是神學中的最高思想,如果沒有宗教和政治的迫害,「一神泛神論」原本就應該站在神學中的制高點,和科學一樣,在人類歷史上發光發熱。

現在到了民主時代,「一神泛神論」已經掙脫了宗教和政治的迫害和束縛,在東方和西方紛紛崛起,無論是電影、文學、藝術或科學、神哲學,「一神泛神論」已經成為全世界的「顯學」,反對「一神泛神論」的人,和落伍和反科學往往是站在一起的。

所以說,不管你喜歡或不喜歡,「一神泛神論」都要再次站到人類神學的最高舞台,「一神泛神論」會成為流行,也會成為信仰,這是誰都無法抗拒的。

 

Last Updated ( Tuesday, 17 March 2015 12:15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