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第一因」的佛教「時外道」

E-mail Print PDF

我們在《大乘佛反對第一因的外道》一文中,了幾個例子,說明「邪信外道、常我論外道、從緣顯了論外道、空見論外道、無因外道、因中有果論外道、多因論外道」等各種「附佛外道」,是如何冒充「正信佛法」來「反對第一因」。

在這些「附佛外道」之外,有一種很特別的「附佛外道」,釋迦牟尼稱之「時外道」也稱「時散外道」。

這種「計時生因」的「時外道」,他們「反對第一因」的方法非常特別,他們用的是「外道」的「時間因」。

像前面所說的「邪信外道、常我論外道、從緣顯了論外道、空見論外道、無因外道、因中有果論外道、多因論外道」等各種「附佛外道」,多數都是對「因果」兩字,有正確的理解,卻取用「外道」的觀點,去「反對第一因」。

但是這些「時外道」,他們「反對第一因」的方式,卻是完全不同;他們是那種,連對「因果」兩字的認識,都和「正信佛法」完全不同,卻偷偷冒充「正信佛法」來「反對第一因」的人。

就哲學而言,「因果」通常是指一個事情和第二個事情之間的關係,其中本來事情(始基、本體)叫「因」,顯現事情(現象、萬物)稱「果」。

本體論而言,本來的始基、本體叫「因」,顯現現象(色)、萬物「果」。

所講「因果」的「因」,基本上是指「原因、種子」,「果」基本上是指「結果、果實」。

所以「正信佛法」的「因」不是指「時間的開始」,「果」也不是指「時間的結束」,「正信佛法」的「因果」,基本上,不是在講「時間」先後的問題。

「時外道」所看所講的「因果」,則完全不是指佛「原因、種子」和「結果、果實」,而是「前時因,後時果」

所以釋迦牟尼才會把那些將「時間」當成「因」的人,稱「時外道」或「時散外道」,因這些人,看到「因果」兩字,就把「因果」定義成「時間關係」。

這種把「因」視「時間的開始」,其實就是佛「十三外道」中的「時外道」,這種「時外道」,就是「計時生因」,而把「因果」兩字,全用「時間」來審度的「附佛外道」。

把「因果」定義成「時間關係」,是完全違反釋迦牟尼「因果」觀念的,所以「時外道」是百分之百的「附佛外道」。

這些「時外道」在冒充「正信佛」來「反對第一因」時,他們會用「時間」觀念,說「第一因」是指「時間的開始」,因此就拿「時間」只是「方便假設」來否定「第一因」。

問題是,「時間」並不是高於「因果」之上的東西,「因果」更不能被「時間」所支配。

所以哲學所講的「因果」並不界定在「時間」之下,佛所講的「因果」,則更不界定在「時間」之下。

「時外道」的「前時因,後時果」,完全把佛的「因果」,安置在「時間」的下面去了,如此「因果」就變成被「時間」完全支配的東西。

如此凡是能操弄,或能拖延「時間」的人,就能改變「因果」,並且讓「好因」藉著延後「時間」,而延後結出「好果」;讓「壞因」藉著延後「時間」,而延後結出「壞果」。

甚至讓「壞因」藉著延後「時間」,而結出「好果」;或讓「好因」藉著延後「時間」,而結出「壞果」。

這樣「因果」在「時間」可操控,及「時間」可改變的狀態下,「因果」就會連一文錢都不了。

「時外道」這種「計時生因」的「因果」觀,會讓佛的「因果」能被藉著拖延「時間」而改變,以致於完全失靈;進而導致佛從此沒有不昧、不壞的「因果」可講,所以「時外道」是會導致佛敗亡的「附佛大外道」。

當佛法師講「因果」,講到:「種壞因會結壞果。」時,那些「時外道」就可以說:「因是時間的開始,果是時間的結束,這樣我可以拖延時間,讓果不發生,或讓果改變;甚至我可以改變人對時間的感受,而在源頭上改變因果。」

這樣佛的「因果」,就會在「時外道」的理論之下,全都失靈了。所以說「時外道」把「時間」界定「因果」,會破壞佛法的「因果」,因此佛陀才會稱「時外道」是「外道」。

因此當「時外道」把「時間」界定「因果」,來「反對第一因」;而說「時間」只是「方便假設」,其實就等於說「因果」同樣也是「方便假設」;這樣「時間」和「因果」,也全都是「方便假設」。

所以說,當「時外道」在用「方便假設」的「時間因果」來「反對第一因」,其實也是在「反對佛法因果」;當「時外道」在用「方便假設」的「時間因果」來「否定第一因」時,其實也是在「否定佛法因果」。

所以說,現在很多「反對第一因」的人,其中有些人根本就是「附佛外道」,根本不是佛徒,這些人就像「時外道」一般,長期冒充自己是佛徒,來「反對第一因」,但他們所作所的目的,卻是要讓佛法,變成他們自以是的外道思想,讓佛聽他們的道理而行,讓佛改講他們的「外道佛法」。

如果佛界不能分辨「時外道」,以及「邪信外道、常我論外道、從緣顯了論外道、空見論外道、無因外道、因中有果論外道、多因論外道」等各種「附佛外道」,最後自己也會,在打了一場「反對第一因」戰爭之後,全都被「附佛外道」那些亂舞的群魔,染成「附佛外道」;這樣佛就會完全應驗「末法時代,佛法滅盡」的預言。

雖然我們也很榮幸成口中的「外道第一因邪見」,但是我們也不希望佛借用魔軍來「反對第一因」。

魔軍的胡說八道,遇到「泛生神」只會灰飛煙滅,因此,我們並不是害怕魔軍和佛結合起來的力量,而是我們心疼佛會和魔軍太接近,而不小心著魔,因此才會提出善意的建言,畢竟我們也希望「反對第一因」的人,是一些正能講「正信佛法」的可敬對手,而不是一些冒充佛法師或佛徒的亂舞的群魔。

 

Last Updated ( Monday, 30 March 2015 16:09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