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非佛說」與「清靜經非老說」

E-mail Print PDF

佛教「上座部佛教」(南傳佛教、小乘佛教),所遇到最頭痛問題就是「大乘佛教」。老子思想,所遇到的最頭痛問題,就是名為《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的《清靜經》,因為這部《清靜經》代表著道門《道德經》之外,所有的「偽經」。

很多自認是「大乘佛教」的人,看到其他講佛法的人,覺得他們的理論講得不像自己,或衣著髮型不像自己,就說那是「附佛外道」。

但是對堅持原始佛陀教導,而不妄造佛經,不引進印度神的「上座部佛教」來說,被「大乘佛教」講成是「自了漢、焦芽敗種」,才真是情何以堪。

從「上座部佛教」的純正角度來看,無論怎麼看,那些「大乘佛教」的「大般若經、妙法蓮華經、楞嚴經、金剛經、藥師經、無量夀經、梁皇寶懺、地藏菩薩本願經、藥師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等一大堆經典,全是後人假造的「偽經」。

從「上座部佛教」的純正角度來看,「大乘佛教」的彌勒菩薩和觀世音菩薩這些「菩薩」,也全都不是佛教的東西。

從「上座部佛教」的純正角度來看,「大乘佛教」的那些「咒語」,甚至是「畜生明」的法術,是完全沒有半點用的東西。

所以說,對「上座部佛教」而言,可能只差沒有說出,「大乘佛教」根本就不是佛教這樣的話。

因為「大乘佛教」很多佛經,從純學術角度來看,絕對就是「偽經」;「大乘佛教」有些「菩薩」,從歷史證據來看,就是從印度教搬過來的「神」;大乘佛教的咒語,從佛陀的教導來看,就是背叛佛陀教導的外道法事。

所以說,對「上座部佛教」而言,「大乘佛教」其實無異於「附佛外道」,很難能夠視他們為「正信佛教」。

可是過去千百年,「大乘佛教」長期罵「上座部佛教」是「小乘」,是「自了漢、焦芽敗種」時,是多麼地振振有辭。這幾年「大乘佛教」罵其他講佛法的人,是「附佛外道」時,也同樣是理直氣壯。怎麼風水輪流轉,轉眼之間,「大乘佛教」自己卻成為別人眼中的「附佛外道」了,真是不可思議。

過去「大乘佛教」拿來辨別「附佛外道」時,所講的規條:「依法不依人。依義不依語。依智不依識。依了義經不依不了義經。」現在也出了大問題。

因為「大乘佛教」眼中的「附佛外道」,現在同樣也是講「依法不依人」,所以很多「附佛外道」也不再依「大乘佛教」的任何人,包括不依佛陀這個大乘禪宗的「乾屎橛」,自己就搞起自己所依的「佛法」,對外同樣大講:「依法不依人。依義不依語。依智不依識。依了義經不依不了義經。」

「依法不依人」,對佛教而言,根本就是錯的,如果是一般哲學或哲學家,追求真理,當然要「依法不依人」,但佛教作為一個有自己信仰的宗教,當然不可以笨到去「依法」,而不依「佛陀」這個人。

因為「依佛陀」才會「依佛陀法」,「不依佛陀」就不會「依佛陀法」,所以必須主張先依佛陀這個人,才會依到正確的「佛法」,如果主張「依法」,那就未必會依到「佛陀」的「佛法」。

「依法不依人」所要依的「佛法」,一定要是佛陀講的「佛法」,如果是依老子或耶穌講的「法」,當然就不是「佛法」;如果你只「依法」而不依佛陀這個「人」,那萬一你不小心依到老子或耶穌的「法」,豈不是全都變成外道了?

所以「大乘佛教」用「依法不依人」去判別正邪,是源於過去的自大之心,他們自認天底下絕對沒有什麼「法」,可以超過「大乘佛法」,所以只要「依法」,最後一定就會依到「大乘佛教」的「大乘佛法」那裡去;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依法不依人」,最後極有可能會依到外道那裡去。

「大乘佛教」出現了中國風格的「禪宗、淨土宗」這些宗派,就是「依法不依人」而不去「依佛陀」的成果。

台灣「大乘佛教」的「聖嚴法鼓、證嚴慈濟、惟覺中台、星雲佛光」等佛教四大山頭,也是「依法不依人」而不去「依佛陀」的成果。

所以你想要看「大乘佛教」的「依法不依人」,最後會是什麼樣子,這台灣佛教四大山頭算得上是有史以來,「大乘佛教」的「依法不依人」最成功的案例之一,作為榜樣應該不會差太多。

「大乘佛教」的「大乘佛法」搞到最成功,大概就是這四大山頭的樣子,問題是在,你能接受心目中的佛教,最後就是這個樣子嗎?

至於「大乘佛教」為什麼不講「依佛陀不依他人」,其實道理很簡單,如果講「依佛陀不依他人」,自己「依佛陀」的虔誠度,就根本比不上「上座部佛教」。

因為「上座部佛教」是堅持保存佛陀生前教導的。「上座部佛教」堅持佛陀的衣著,不增不減佛陀所說,寺院也只有一個「佛陀」像,根本沒有「大乘佛教」寺院裡的一大堆菩薩像。

所以「上座部佛教」依佛陀的程度,「大乘佛教」根就本比不上,所以「大乘佛教」當然不敢講「依佛陀不依他人」。

「大乘佛教」講「依法」,自認為是依「佛陀法」,「大乘佛教」認為的「佛陀法」,當然就是記在「大乘佛經」裡,甚至是記在「以心傳心」的「教外別傳」所形成的大乘禪宗《六祖壇經》裡。

可是「大乘佛教」的佛經,除《雜阿含經》之外,像「大般若經、妙法蓮華經、楞嚴經、金剛經、藥師經、無量夀經、梁皇寶懺、地藏菩薩本願經、藥師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六祖壇經…。」這些佛經,很多都是佛陀死後五世紀以上,也就是佛陀死後慢長的五百年之後,才被人慢慢創造出來的。

「大乘佛教」的最初經典來源,是從有理性的人,難以相信的「龍宮藏經」神話而來。《龍樹菩薩傳》說:「龍樹獨在靜室水精房中。大龍菩薩見其如是,惜而愍之,即接之入海。於宮殿中,開七寶藏,發七寶華函,以諸方等深奧經典無上妙法授之。」

當然現在也有「大乘佛教」的僧人,有開始改口說「龍宮」是某一個真實地方的名稱,是一個實際的地名,不是大海裡的「龍宮」,想要把「龍宮藏經」的神話,講成真實世界的事情,但是出家人不應打誑語,「大乘佛教」自古沒有不講「龍宮」是在大海裡的,這是事實,別想拐彎。

佛陀生前,根本就沒有寫出任何一本「佛經」,「佛經」都是佛陀死後由「上座部佛教」開始集結出來的,不管是海裡或陸地,都絕不可能會藏有「上座部佛教」不知道,而卻在其他地方出現的佛陀親手寫的佛經。

所以說,如果不講「依法不依人」而講「依佛陀不依他人」,那麼「大乘佛教」是完全比不上「上座部佛教」的,因為「大乘佛教」的論師龍樹,從「龍宮」那裡弄來的佛經,很難讓人相信是真正佛陀的「佛說」。

佛陀生前,沒有親自寫出任何一本「佛經」,更何況是佛陀死後五百多年之後,才從「龍宮」慢慢出現的「大乘佛經」,是「偽經」的可能性更高。

但「大乘佛教」不承認自己偽造「佛經」,但「大乘佛教」卻反對以「考古、考據訓詁」,以及其他種種被學術界認可的學術方法,來分辨「真經」和「偽經」,「大乘佛教」似乎想要弄出,只要是「真理」,就不是「偽經」的假象。

「大乘佛教」這種反「考古、考據訓詁」的行為,將來也會成為笑話。就像過去很多在大學當教授的新儒家和哲學巫師,開口閉口就拿了一大堆自以為是的道理,去反對《老子道德經》和《易經》的「考古、考據訓詁」,好方便胡搞自己的「創造性詮釋」,來天馬行空地瞎說。

結果我們老子講堂就是用「考古、考據訓詁」,以一己之力,把大學裡面的新儒家學派和哲巫學派,一舉全部殲滅,搞得他們全面崩潰,連走路都抬不起頭來。

「大乘佛教」如果以為自己可以用宗教修行的各種理由,來「反考古、反考據訓詁」,來扺擋全世界都公認的有效學術方法,這是非常不智的,最後絕對只會成為把頭埋在沙裡的駝鳥,而被人在後面踢屁股,所以「大乘佛教」起身用「考古、考據訓詁」應戰,才能死得光榮。

如果「上座部佛教」有人敢於不斷地以「考古、考據訓詁」,來證明自己是「佛說」,而絕不模仿「大乘佛教」的任何形式,相信「大乘佛教」不必幾年就會全部崩潰。

不過學好要三年,學壞只要三天,聽說「上座部佛教」已經有僧人開始堕落到去支持方便法,而學習「大乘佛教」在寺院裡燒香,這就表示「上座部佛教」,早晚也會變成「大乘佛教」的一個支派,這樣「大乘佛教」就可以淵遠流長,而與世常存了。

其實是不是「偽經」,道理很簡單,「佛經」開頭都是:「如是我聞!」表示是有某位弟子,親自聽到佛陀這麼說才記下來的。

但絕不是開頭只要寫上「如是我聞!」的「佛經」,就是真的「佛經」。因為誰都可以在自己胡亂編造的「偽經」開頭,寫上「如是我聞!」

如是我聞!」當然不是「聽傳說、聽謠言」而是直接聽聞佛陀所講的佛法,否則就不是「如是我聞!」而是「如是我有輾轉聽別人說,如是我有聽謠言所說」。

所以可以寫「如是我聞!」的人,一定要是佛陀的弟子親自所講的才行,因此最正確的「佛經」,不可能在佛陀死後一百年以上才集結出來,因為能夠在佛陀生前聽聞佛法,能夠聽懂而記住,又能夠在佛陀死後,再活上一百歲的人,夀命至少要有一百多歲以上,這種人少之又少;如果說有活上二百或五百歲以上的人,那就是打誑語。

所以凡是超過兩百年以上,才出現的新「佛經」,如果還寫上「如是我聞!」就當然是假的,造假的地方,就是根本沒有「我聞」,卻說「我聞」。

造假不必是全本都假,只要沒有「我聞」卻說「我聞」,這就是造假,造假所形成的「佛經」,就算裡面寫的是宇宙真理,也是造假。

就像中國古代有很多人,自己寫了一本書之後,就會假裝是古代的某一位名人寫的,這樣就可以提高份量,而增加銷售量,這在學術上,叫作「偽託」。

如果一幅不是鄭板橋畫的竹子,落款時提上鄭板橋的名字,拿來冒充是鄭板橋的畫作,也是一種「偽託」;這種「偽託」的畫,無論畫得多好,甚至畫得比鄭板橋還好,都是「偽託」,所以藝術界看到「偽託」,就直接視為是「偽造、作假」的「假畫」,連「偽託」這個詞都不用。

所以「佛經」中,凡是集結的人,沒有「我聞」卻說「我聞」,就是「偽造、作假」的「偽經」,這種「偽經」無論其思想有所麼正確,甚至比佛陀講得還好,是真正的宇宙大智慧,也全都是「偽經」。

就像道教的偽經《清靜經》,開頭就寫:「老君曰:。」我們只要一看到「老君曰:。」就可以百分之百確定這本《清靜經》是「偽經」。

因為「老君」這個名稱是後世道教對「老子」的稱呼,所以只要一看到經文上有「老君」這個名稱,就知道這是道教成立之後,才有的「偽經」。

老子是春秋時代的人,到了東漢末年,張道陵創立天師道的道教成立時,老子(老君)早就死了六百多年,所以老君就算有曰,道教的人也聽不到,但《清靜經》最早作註的唐代杜光庭,就說《清靜經》是「天人所習,口口相傳,不記文字。」甚至還有說是三國時代的葛玄,從東華帝君這個神那裡抄來的。

《清靜經》這種荒唐來源,完全是「大乘佛教」的「龍宮藏經」和大乘禪宗來源的改良版,學得有夠像。

老子一生就只有寫一部《老子道德經》,根本就沒有寫過其他經書,所以《清靜經》當然就是「偽經」。

現在有很多人,會去支持「老子思想、佛陀思想」的「偽經」,那是因為他們不明白,多數人編造「偽經」,就是要對「老子思想、佛陀思想」進行叛變,根本不是為了弘揚「老子思想、佛陀思想」。

如果是為了弘揚「老子思想、佛陀思想」,照著「真經」講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去製作「偽經」。

所以編造「老子思想、佛陀思想」的「偽經」的人,和那些支持「偽經」的人,根本就是視「老子、佛陀」為「有名的蠢蛋」。

因為那些人視「老子思想、佛陀思想」很「有名」,所以保留「老君曰、如是我聞」來利用。

因為那些人視「老子思想、佛陀思想」是「蠢蛋」,所以他們才會覺得,非得要再假造幾本「偽經」,甚至再會通一些「外道」思想,搞一些方便法,否則「老子思想、佛陀思想」就根本講不通。

所以這些人非要再編造幾本「偽經」,並且再支持幾本「偽經」,甚至再去會通一下其他宗教,再搞一些方便法,才能講出他們心目中的真理。

他們不像我們,只要一本老子親自寫的《老子道德經》,就完全足夠建立成一種強大而無人能匹敵的神學思想;他們也不像「上座部佛教」,只要幾部原始佛經就完全足夠建立佛教了。

所以說,越是重要的「偽經」,就越是重大的「叛變思想」。就像「大乘佛教」的「偽經」,你只要越看得明白,你就越會覺得這些「偽經」越來越接近「泛神論」思想,甚至越來越接近老子思想,根本就不是佛陀原本的教導;這是一般讀經不求甚解的僧人和一般人,完全看不出來的,所以他們才會誤以為「偽經」是寶物。

魔鬼就藏在細節裡,但一般人看不懂細節,所以不知道細節裡面有魔鬼,一般人甚至連有細節都不知道,那裡可能知道裡面藏有魔鬼;而那些受到「偽經」污染過的人,就更不可能看到細節裡的魔鬼。

就像道教的偽經《清靜經》,一開始就講:「老君曰: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情,運行日月;大道無名,長養萬物。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 夫道者,有清有濁,。」

很多人讀了《清靜經》,都會讚嘆這《清靜經》實在是符合老子思想,也是道法的殊勝至極,他們根本不知道《清靜經》的內容,根本就不是老子思想,而是「附老外道」的思想。

《清靜經》中:「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名,長養萬物。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這幾句話,還確實帶有「老子思想」,其中也有幾個字,也明顯是抄自《老子道德經》的文句。

但《清靜經》中說:「大道無情,運行日月」以及「夫道者,有清有濁。」就是完全狗屁不通的「附老外道」思想了。

「大道」是「泛生神」,「泛生神」就像慈愛的父母,所以《老子道德經》三寶中的第一個寶,就是「慈」;「慈」就是「慈」,在老子神學中,「慈」就是「慈」,根本不能講成「不慈」。

但這些《清靜經》外道,硬是要把「泛生神」慈愛的生養,講成是「大道無情」,來表示「大道」最公平。

外道這種「無情」才是真正「有情」的講法,如果用來作為「名言、語言文字」的「矛盾虛假性」研究,還勉強可以接受,但用來作為「有之以為用」的「利用」,則絕對不可以。

因為這種顛三倒四,而不加以明確定義的文字,是不能讓大家拿來「共用」的,所以「無情」才是真正「有情」的講法,完全違反老子哲學的文字應用規則。

在老子哲學中講「慈」,絕對是定義為和「不慈」相反;所以講「情」,當然就是定義為和「無情」相反。所以講「大道有情」就是「大道有感情」,講「大道無情」就是「大道沒有感情」,絕不會鬼扯地講「大道有情」就是「大道無情」,而「大道無情」又是「大道有情」。

《清靜經》外道這種「大道無情」才是真正「大道有情」的講法,就是故意不使用普遍接受的文字概念來和人溝通,以藉此「矯亂」別人的正當陳述,來表示自己很高明的方法。

所以「大道無情」是一種玩弄讓人不舒服的文字遊戲,是在搞佛教禪宗式的「文字矯亂(機鋒)」遊戲,根本就不是老子的講經方式。

所以「大道無情」這種講法,就像「大乘佛教」一樣,搞到最後「佛有說法」就等於「佛沒有說法」;甚至出現像《金剛經》這種:「如來說有我者,即非有我。」的「有我」就是「無我」的「文字矯亂」遊戲。

「大乘佛教」搞到最後,明明自己的組織,親自去向政府登記接受宗教輔導,又說自己不是宗教;自己明明拜很多神(觀世音就是印度教的神),又說自己是「無神論」;明明自己有東西在輪迴不停,又說沒有「真我」在輪迴;明明說自己有「本體」,又說自己沒有「第一因」;這種用語言矯亂的機鋒,幾乎和佛陀所罵的「不死矯亂宗外道」,說話的態度一模一樣,所以「大乘佛教」講的佛法,用的全是這一套,真的不是一個「亂」字所能形容。

所以說,「大道無情」才是真正「大道有情」,這種說法就和「大乘佛教」的禪宗講自己的導師佛陀是「乾屎橛」一樣,根本狗屁不通,也是從「大乘佛教」那裡學來的,完全是耍嘴皮的大道理,說出來只是為了矯亂別人,以顯示別人低能而自己高明用的,根本不是想要和別人認真談事情。

一人個人要說出一個道理,就要用大多數人都普遍認同的文字概念,或者事先作好文字定義,去好好討論,不要去搞突發性的文字遊戲,來耍嘴皮,把自己搞成「文字矯亂宗」。

科學不能亂搞文字定義,法律不能亂搞文字定義,神學哲學也不能亂搞文字定義,不然就會永遠沒有辦法和別人溝通了。

至於偽經《清靜經》所說:「夫道者,有清有濁。」這就根本是超級愚蠢的「清、濁二元思想」。這種愚蠢的「二元論」思想,是從陰陽家那裡弄來的,根本就不是「一元論」的「老子思想」。

老子講的「道、泛生神」是「獨立而不改」的「樸、質樸無雜」。「道」既然是「獨立」,當然就是「一元論」,「道」既然是「樸、質樸無雜」當然就不是「有清有濁」。

如果「道」是「有清有濁」就不是「樸、質樸無雜」;如果「道」不是「樸、質樸無雜」,就會變成一團亂的東西,就不是「獨立」,也不是「一元論」。

所以說《清靜經》所說:「夫道者,有清有濁。」這句話,是宇宙超級無敵的「二元論」蠢話,會讓老子思想變成「二元論」的蠢思想,造成老子思想,在面對全世界的神學和哲學時,完全失去競爭力,甚至成為別人的可笑箭靶,實在是可惡至極。

那個偽造《清靜經》的人,他若不是極端愚蠢,就是別有居心,因為他內心只想要變造老子思想,來為他所用,所以他根本不在乎自己是否「傷天害理、逆天悖道」。

《清靜經》外道說:「夫道者,有清有濁。」其中之一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要變造老子「知其雄、守其雌」的男女平等思想,成為大男人主義,好用來打擊女人。

所以《清靜經》外道接著說:「男清女濁。」就是明顯證據。因為「道有清有濁」,所以「男清女濁」;因為「男清女濁」,所以男人是「清潔」的,女人是「污濁」的;所以女人不能當「道士」,只有我男人可以當「道士」,所以,「污濁」的女人要乖乖聽話,「污濁」的女人最好滾到一邊去,別擋著男人。

所以說,那個偽造《清靜經》的人,絕對是「大男人沙文主義者」,他可能本身是個大男人主義沙豬,或是他為了打擊當時可以和他競爭的女道士,於是編出了「夫道者,有清有濁」以及「男清女濁」的鬼話,來變造老子思想,好打擊女人。

這個偽造《清靜經》的人,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偽造的「夫道者,有清有濁」以及「男清女濁」是否會傷害老子思想或「道家、道教」,他只是為了自己一己之私念,就幹出這種假造「偽經」的邪惡事情來,從此遺害千萬年。

可是後世很多讀《清靜經》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清靜經》的危害在那裡,連很多女人也都呆呆地跟著唸:「男清女濁。」來作賤身為女人的自己;所以奉勸全天下女人頭腦要醒過來,要站出來唾棄《清靜經》,也根本不要唸,也不要聽《清靜經》。

由於人民群眾相信太上老君(老子),所以那個偽造《清靜經》的人,就用太上老君的名義,偽造出一部《清靜經》來玩弄他們,當人民群眾受到污染之後,就會變得無力反抗,反而成為「偽經」的支持者。

所以說無論是佛是道的「偽經」,其實都是對「老子思想、佛陀思想」進行嚴重叛變,根本不是為了弘揚「老子思想、佛陀思想」。

至於那些盲從「偽經」的人,由於長期受到了洗腦,心裡也都自然會盲目地相信那些「偽經」裡面有他們相信的真理,甚至誤以為這些「偽經」是好的,甚至是更好的,他們無力看出那些「偽經」裡面,所隱藏的邪惡本質。

所以說,「偽經」是各個宗教源頭思想的叛徒,那些把「偽經」吹噓成有什麼偉大的真理和有高深境界,甚至可以救度世人的人,他本身就是受「偽經」污染的受害者。

一個受污染者,要突然清醒過來,承認自己盲從「偽經」,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所以我們根本不用理會他們,我們只要不斷證明那些經典是「偽經」就可以了。

如果「偽經」本身,又牽涉到支持者自己的利益,那這些「偽經」支持者,就更不可能不替「偽經」擦脂抹粉了,他們會說:「我們是靠它們而活的,我們怎麼可以否定它們。」這是完全以個人利益,來鼓動別人支持「偽經」。

甚至「偽經」的支持者,還會以某種共同名詞,如大家同樣也講「佛」或講「道」,而來要求和「正信」平等溝通;甚至要求別人要先深入了解他們,才能否定他們;甚至還說別人懷疑他們的「偽經」是一種「誹謗」。

但是簡單的道理卻是:

1.你用的是「偽經」,我有什麼需要和你平等溝通的?你會去和你所認為的外道去平等溝通嗎?當然不會,因為平等溝通,就表示我承認你。所以「正信」和支持「偽經」的人,根本就沒有必要溝通,更不能平等溝通。

2.你用的是「偽經」所形成的思想,我又何必要去深入了解你,如果我要深入了解你,豈不是我要先成為你「偽經學說」的弟子?否則你怎麼會承認我有深入了解你,甚至能夠一眼看穿你?如果你們用「偽經」的人,所講的又個個不同,家家各異,你要人全都去深入了解,自己都做不到,豈非強人之所難。

3.你支持「偽經」,那我現在就為你的宗教,寫一本全新的「偽經」,你能同意在你的宗教中使用嗎?如果不同意,你怎麼能接受任何過去可能的「偽經」,或把「偽經」問題放一邊?

4.你知道嗎?當你支持「偽經」時,所講出來的各種理由,如果集合起來,甚至可以建立一個擁有新「經典」的新邪教;也就是說,你支持「偽經」的理由,完全就是其他「外道」自稱是「正信」的理由,你知道嗎?

討論「偽經」,只是用學術方法,去論證某一本經典的真偽,論證經典的真偽,和支持「偽經」者,是好人還是壞人,有發善心還是沒有發善心,有功德還是沒有功德,以及和「偽經」本身,是真理或不是真理,是究竟法或不是究竟法,根本沒有關係,把這些事情牽扯到「偽經」的討論,就是只想在討論中替自己宣傳,根本就不想進入討論。

簡單講,某本佛經中寫了:「如是我聞!」或某本道經中說:「老君曰!」我們就用考據訓詁,去查證這些經上的「如是我聞!」和「老君曰!」這兩句話,是不是真的過去所發生的事實,如果是真的就是「真經」,如果是假的就是「偽經」,就這麼簡單。

所以說,是「真經」還是「偽經」的討論,就是非常簡單的「作者真偽」學術討論,根本無涉於「誹謗」任何人,一直強調別人在「誹謗」,只是為了替自己支持「偽經」作掩飾。

何況,以學術方式去查出是「真經」還是「偽經」,這是「存真去偽」還原真象,這是救度世人,以免於世人被「偽經」的詐偽所害,這絕對不是「誹謗」而是「善行」,支持「偽經」就是支持「造假、詐偽」,這種道理,在任何學術宗教中,都是如此,沒有何學術宗教可以例外。

 

Last Updated ( Friday, 24 July 2015 15:38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