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族」的「天罡回祿、土伯雷部」干「西拉雅族」何事?

E-mail Print PDF


「大明人、大明漢人」在出征打戰之前,會到「旗廟、旗纛(飾以鳥羽的大旗)廟」祭戰旗,所謂「旗廟、旗纛廟」,現在稱為「火神廟、火德真君廟」,這位「火神、火德真君」的名字就叫「回祿」。


打戰是「殺人放火」的事,所以要經過「火神回祿」同意,這樣作戰的「殺人放火」不但能獲得認可,還可以獲得幫助。


打戰除了「殺人放火」要拜「火神回祿」之外,因為打仗要「披星戴月」,所以還要拜「三十六天罡星」,這樣在夜空之下,不但有個平安,也能順著星辰找到方向,並且獲得「三十六天罡星」庇護。

 

「三十六天罡星、火神回祿」合起來就是「天罡回祿」。但是打戰只祭祀「三十六天罡星、火神回祿」是不夠的,因為他們算是「上天」居住的神,還得要拜「土地」裡面居住的神才行,這樣天神、地神才算全都拜到了。


在「土地」居住的最高神叫「土伯(后土)」是不好惹的,除非是修道人,隨時有「雷部」「五元帥、三十六神將」護法,否則惹上「土伯」只有死路一條,「土伯」不是現在長得很慈祥的「土地公」。


「土伯」又稱「句龍、鉤龍、鈎龍」,也有人說「土伯」就是「燭龍」。「土伯」是古代「共工氏」的兒子,《左傳.公二十九年》:「共工氏有子曰句龍,佐顓頊,能平九土,為后土,故封為上公,祀以為社。」


「土伯(后土、鉤龍)」是「社神」,所以「台灣大明人」所住的「社」就是「土伯(后土)」所管轄。


「土伯(后土、鉤龍)」的像貌,有說是「人面、蛇身、頭上有角,全身發出紅色光」;其實「土伯(后土、鉤龍)」就是「龍」,而「龍」就是隆隆作響,並且發出閃光的「雷電」,雷電打在樹木上會著火,所以用紅色來形容「土伯」。


從商代《易經》 開始就認為「龍 (雷電)」是住在地下深淵的動物,到了春天驚蟄的時候,「潛龍」就從地下深淵跑出來,叫「見龍在田、或躍在淵」,所以說「土伯(后土、鉤龍)」就是「龍 (雷電)」,也是守護土地的「龍神」。至於「亢龍有悔」就是說龍很亢奮也很強大,會打死人或牲畜,也會燒毀房子,帶來「災禍」,「悔」就是「災禍」的意思。


「土伯」所掌管的是,土地裡外的各種「蛇蟲族」,「土伯」用的是「生物武器」,如果有人濫用土地,包括未經同意在「土伯」的土地上打仗,「土伯」一旦生起氣來,不但會用雷電打死人,他也會令「龍蛇蟲族」像蝗蟲過境一般,讓萬物腐朽,地上寸草不生。


由於「土伯」所掌管的「蛇蟲族」,仍然具有「蛇蟲」的生物天性,並不是很穩定的部隊,有時候難免失控,所以古人也會懼怕「土伯」。


《楚辭.招魂》說:「魂兮歸來,君無下此幽都些。土伯九約,觺觺yí些。」意思是說人死了,如果靈魂跑到了「幽都」,會被「土伯」和祂的「蛇蟲族」控制住,就好像被繩子繞九圈牢牢綁住而逃不了,還會被「土伯」的利角觝刺受苦。所以人死後,靈魂千萬不要去「幽都」,要趕快回頭。《楚辭.招魂》就是要招回死人的靈魂,讓他們遠離「幽都」,不要去「土伯」的地底下受苦。


在天上還有一個能夠運用「龍(雷電)」能力的軍隊,叫「雷部」,「雷部」使用的「龍(雷電)」不是像「土伯」那樣的「生物武器」,而是科學的「人造兵器」,所以他們有很大的「聲波戰鼓」能夠發出「雷聲」震懾敵人的心神,他們還配備有「電磁武器」,能夠發出強大電流,能隔空把敵人瞬間殲滅。


「雷部」有「五元帥、三十六神將」,全都是道教重要的的護法神,能夠保護有修道的好人,讓他們在地上不會受到「土伯」的「蛇蟲族」部眾,或其他邪魔的侵擾,這是道教的專屬軍隊,名將關羽(關公)就是「雷部」的天將之一。


所以說,「大明人、大明漢人」在出征打戰之前,一定要先知會「土伯」,向「土伯」借道,請「土伯」允許開闢戰場。更要請「雷部」有「五元帥、三十六神將」前來督戰,除了增加戰力之外,還可以協助控制戰場,以免「土伯」的「龍蛇蟲族」跑出來擾亂,誤了戰事。


「大明人」如果打海戰,就一定會拜「柔戰力」宇宙無敵的「太上老君」,因為「太上老君」有「水德」,不但已修成永生不死的生命,還能以「天下之至柔」,控制大海和江河以及氣候變化,也能讓生物突然變種突變,是「氣象戰、變種戰」的高手。


「太上老君」會打「氣象戰、變種戰」,是有傳說的,《列子》記載,有一位叫「老成子」的人,曾經向「太上老君」的學生「尹文先生」學「幻術(魔法、神通)」結果,經過點撥之後,不但能了脫生死,還能改變四季,讓冬天打雷,夏天結冰,讓天上飛的動物,只能在地上跑,讓只會在地上跑的動物,能夠飛上天。


連「太上老君」的徒孫,法力都這麼強,可見「太上老君」的「柔戰力」是難以評估的,「太上老君」一打起「氣象戰」,戰場的氣候就瞬間全變了,讓敵人的人員和、裝備和武器完全無法適應和使用,「太上老君」一打起「變種戰」,再強大的種族,瞬間都會變種成弱小的生物,再弱小的生物,也能瞬間能變成強大種族。


「太上老君」本身具有「龍」的變化能力和威力,又有「雷部」的「五元帥、三十六神將」以及「三十六天罡星」,以及其他天地諸神的協助。


「太上老君」能「以柔制剛」完全控制「土伯」和祂的「蛇蟲族」部眾,像「回祿」是火神,更是順從「太上老君」的「水德」,所以太上老君,在道教的地位和「道、經」並列為「三清」,是人類之中,修行成就最高的人,和「至上神」同性同體。


所以說「大明人」在出征作戰之前,是一定要拜「太上老君」和「天罡回祿」以及「土伯雷部」以增強戰力。


當荷蘭人殖民台灣時,看到台灣的「大明人」,平時都拜「太上老君」也就是「阿立祖」;在作戰之前則一定要拜「天罡回祿」和「土伯雷部」。


但荷蘭人誤以為「大明人」拜的「天罡回祿、土伯雷部」,是兩位「戰神」,一個叫「Tacafulu」,一個叫「Tupaliape」


其實荷蘭人講的「Tacafulu」就是「天罡回祿」,「Tupaliape」就是「土伯雷部」。


近年來台灣有一群沒什麼歷史知識的「南島主義」歷史學者,不但對台灣歷史一無所知,由於他們以「南島主義」為傲,極度痛恨「漢學」,因此這些「南島主義」的歷史學者,幾乎沒有多少漢學常識。


這些「南島主義」的歷史學者,完全看不懂台灣荷蘭殖民時代之前的「台灣大明歷史、台灣大明文物」,於是他們就假造了一個台灣歷史中,完全不曾存在的「南島西拉雅族」,來打迷糊仗;把他們看不懂的「大明歷史、大明文物…」,全都歸到「南島西拉雅族」裡面去,這樣他們就可以躲在「南島西拉雅族」裡面,不必用大腦想任何事。


所以他們只要看到荷蘭殖民時代之前,自己不明白的東西,就全說成是「南島西拉雅族」的東西;這就像古代人不知道「地震」的成因,就假造出有一條「地牛」在地底下翻身,這樣他們就可以用「地牛翻身」,來遮掩他們對「地震」的無知。


台灣根本就沒有「南島西拉雅族」,「西拉雅族」只是「南島主義」的歷史學者,集體創造出來的遮羞布,用來掩飾他們對歷史的無知,並不是真的有「南島西拉雅族」。


就像「阿立祖/太上老君」和「Tacafulu天罡回祿、Tupaliape土伯雷部」完全就是「大明漢人」的神,根本就不是什麼「南島西拉雅族」的神,跟他們假造的「南島西拉雅族」一點關係都沒有。


但「南島主義」的歷史學者,卻硬說「阿立祖/太上老君」和「Tacafulu天罡回祿、Tupaliape土伯雷部」是「南島西拉雅族」的神,學術作假成這樣,真是醜態畢露。


其實荷蘭人只說他們在台灣的「教區住民」,有「Tacafulu天罡回祿」和「Tupaliape土伯雷部」兩位戰神,荷蘭人根本就不曾說這兩位戰神,是什麼「西拉雅族」的戰神。


荷蘭人在台灣殖民38年,卻根本不知道台灣有什麼「西拉雅族」,因為荷蘭人的文書上只有「sideia」教區,根本就沒有「西拉雅族」這個族名。他們怎麼可能會說「Tacafulu天罡回祿」和「Tupaliape土伯雷部」是「西拉雅族」的神。


所以說,把「漢族」的「Tacafulu天罡回祿」和「Tupaliape土伯雷部」,說成是「西拉雅族」的戰神,根本就是那些「南島主義」的歷史學者,靠著張冠李戴,瞎編出來騙人的。


至於荷蘭人說,他們在台灣的「教區住民」,信仰中還有:「東方女神(Tekarukpada)、南方主神(Tamagisangach)北方惡神(Sariafing)」。


其實「Tekarukpada東方女神」就是:「Te箕ka 亢r心u 尾k角pa房da氐。」也就是漢人講的「東方蒼龍七星宿」:「角、亢、氐、房、心、尾、箕。」


「Tamagisangach南方主神」就是:「Ta井ma鬼(魅)gi柳san星g張a翼ch軫。」也就是漢人講的「南方C七星宿」:「井、鬼、柳、星、張、翼、軫。」


「Sariafing北方惡神」就是:「Sa室R斗i女a危Fi虛N牛g壁。」也就是漢人講的「北方玄武七星宿」:「斗牛、女、虛、危、室、壁。」


其實荷蘭人還少講了「西方白虎七星宿」:「奎、婁、胃、昂、畢、觜、 參。」這「東、西、南、北」方向的「星宿」,總共是「二十八星宿」。這是「漢族」天文學家,觀測出來的二十八個「星區」,每個「星宿」還包括好幾顆「恆星」。


這「二十八星宿」是由「青龍(蒼龍)、白虎、朱雀、玄武」四靈獸為代表,是作戰時極為重要的方位神,有了「青龍(蒼龍)、白虎、朱雀、玄武」的協助,在戰場上就不會找不到方向。


因為台灣的「大明漢人」用他們獨特難懂的漢語支系語言,唸這「二十八星宿」時,由於字數很多,加上祭祀時,速度唸得很快,甚至可能是用吟唱的,所以荷蘭人聽不清楚,又加上荷蘭人使用「拉丁文」來記錄,所以才會出現好像牛頭不對馬嘴的感覺。


但是「Tacafulu天罡回祿、Tupaliape土伯雷部」由於字數很少,所以才沒有出現那麼嚴重的偏差,這也是現在還能清楚辨識的原因。


這「東、西、南、北」方向的「二十八星宿」,其實根本就不是荷蘭人講的什麼「女神、主神、惡神」,「二十八星宿」是漢族用於「天文、宗教」和「占星、風水、擇吉…」的「星區」,根本就沒有什麼「女神、主神、惡神」的分別。


可見這些荷蘭人在台灣,根本就沒有對台灣作過什麼認真研究,他們對台灣人的宗教文化敘述,只是隨便聽一聽,再像放屁一樣胡亂寫寫,甚至充滿偏見和醜化。


只是這些荷蘭人運氣好,在台灣還能遇到一些喜歡聞「荷蘭屁」的「南島主義者」,他們不但跟著放「荷蘭屁」,甚至把明明是「漢語、漢人神」,硬說成是「南島語、西拉雅神」。


所以說,歷史是會被有心人偽造的,「西拉雅族」從「族名」到「宗教、歷史、文化、傳說故事…。」全都是一群「南島主義」歷史學者,集體共同偽造的。


台灣歷史上根本就沒有「西拉雅族」,這「西拉雅族」是台灣「南島主義」的歷史學者,集體製造出來的最大歷史騙局。


大家不妨想想,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一個講南島語的「西拉雅族」,他們的文化裡,卻全是「漢人」的「漢語、漢宗教、漢文化」,和來自外國的東西?譬如:


1. 「西拉雅族」自己的族名「sideia」是西班牙天主教的教區名稱。

2. 「西拉雅族」族群領域在「台南」,用的卻是西班牙天主教在「臺北、基隆」教區的名稱「sideia」。

3. 「西拉雅族」祭祀的主神「阿立祖」,是「漢族」的「太上老君」。

4. 「西拉雅族」祭祀的《祝詞》,是用「漢語」。

5. 「西拉雅族」祭祀舞蹈的《牽曲》,是唱「漢語」歌曲,並且歌曲中還呼喊「太上老君」。

6. 「西拉雅族」自己宣稱的母語《馬太福音》,卻是《菲律賓語-馬太福音》。

7. 「西拉雅族」的議會組織名稱,是「大明人」的「三法司」。

8. 「西拉雅族」平日祭拜的四方神,是「漢族」的「二十八星宿」。

9. 「西拉雅族」作戰出征前,祭祀的戰神是「漢族」的「天罡回祿、土伯雷部」。

10. 「西拉雅族」民族的樣板城鎮「吉貝耍」,住的耆老全都說自己是「漢人」,還拿家譜證明自己是「漢人」,甚至「吉貝耍」還是漢人道教的「閣皂山、閣山」。


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一個自稱是「南島語西拉雅族」,卻完全沒有自己的「語言、宗教、文化」,全靠要「漢族」的「語言、宗教、文化」和外來文化撐起自己,才能成為「南島語西拉雅族」的民族?


所以說「西拉雅族」,根本就是台灣「南島主義」的歷史學者,長期集體虛構出來的一個歷史騙局,根本不是真的。


Last Updated ( Saturday, 30 January 2016 11:49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