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史、台灣歷史」的甘為霖騙子和甘願作騙子

E-mail Print PDF

台灣史、台灣歷史,出現最大的騙子就是1888年,從歐洲來台灣傳教的長老會英國騙子牧師「William Campbell漢名:甘為霖」。

甘為霖騙子牧師製造了台灣歷史上最著名的兩大騙局:

1.「新港語馬太福音騙局」:拿菲律賓原住民的《Hagnau ka D'lligh--Matiktik ka na哈格瑙馬提克提克教堂-馬太福音》,偽造成台灣的《新港語--馬太福音》。

2.「華武壟語字典騙局」:拿印尼原住民語的《parapattan--十字架字典》,偽造成台灣的《Favorlang[ˊfafolo-laŋ]華武壟語(話福佬郎語、閩南語)字典》。

 

這「甘為霖兩大騙局」是台灣歷史上影響最大的騙局,這兩大騙局最後被「南島主義者」,建構成虛假的「泛南島血緣主義」,在「泛南島血緣主義」結合政治勢力的「種族洗淨」陰謀下,現今已經嚴重威脅了「大明、閩、客」漢人的族群自我認同,也已經造成「大明、閩、客」漢人的自我認同的混亂。

「泛南島血緣主義者」的「種族洗淨」手法和順序如下:

1.先用「甘為霖兩大騙局」,把荷蘭殖民之前的「台灣大明漢人」,改造成「南島原住民」。

2.再以「原民漢化、原漢通婚」為由,把荷蘭殖民之前的「台灣大明漢人」以及「閩南漢人、客家漢人」,徹底改造成「南島原住民族」。

「甘為霖兩大騙局」可以說是變造台灣歷史,把台灣歷史搞成台灣詐騙史的最大依據。因為如果沒有「甘為霖兩大騙局」,矇騙了台灣人的眼目,台灣人就會清楚發現,荷蘭殖民之前台灣所謂的「福爾摩沙人、華武壟人、平埔族人…」全都是從大陸遷來台灣的漢人,而他們講的語言全都是漢語支系語言,所信仰的神也全是漢人道教的神。

台灣的「福爾摩沙人、華武壟人、平埔族人…」既然原本全是漢人,他們即使和「閩南漢人、客家漢人」通婚,大家也同樣還依然是漢人,身上根本就不會流有「南島原住民」的血液,況且台灣是個小島,不可能是人類的起源處,因此台灣真正的原住民,其源頭是大陸移民還是南島移民,至今都還在爭論,甚至大陸移民說的可信度還要更高,因此「南島原住民」一詞,根本就不是已確定的概念。

因此如果沒有「甘為霖兩大騙局」,那些荒誕無稽而把「大明漢人、閩南漢人、客家漢人」改造成「南島原住民」的「泛南島血緣主義」就根本無法建立。

所以說「甘為霖兩大騙局」是台灣史上所有騙局中,最邪惡中的最邪惡騙局,套一句基督教的話來說,「甘為霖兩大騙局」是邪靈魔鬼的舌頭。這「甘為霖兩大騙局」是讓今天的台灣「大明、閩、客」漢人,全都被種族改造成具有「南島原住民血統」的禍首。

在「泛南島血緣主義」勢力的威脅之下,台灣所有的「大明、閩、客」漢人,也全都只能活在欺騙和虛假的「泛南島血緣主義」中,並且受到「泛南島血緣主義」者的長期恐嚇,連自己的族群的祖先都不敢相認。

按理來說,歷史上的騙局應該都是已死的騙局,因為歷史學家會很容易地看出其中的破綻,而加以破除。尤其是像「甘為霖兩大騙局」這種手法粗劣,不堪一擊的騙局,根本不可能逃出歷史學家的檢驗批判。

但問題就在,台灣除了來了一個來自歐洲的「甘為霖騙子」,內部也出現了一大群長期利用「甘為霖兩大騙局」而「甘願作騙子」的歷史學者,這「甘為霖騙子」和「甘願作騙子」的人結合在一起,「甘為霖騙子」的邪惡騙局,就此以假為真,成為今天威脅台灣所有「大明、閩、客」漢人自我認同和生存的「泛南島沙文主義」勢力。

歷史必須要有真象,政治不能改造歷史,更不能抹煞真實的歷史,因為一個民族、一個國家,如果根植於欺騙,這個民族和國家,就會永遠充斥謊言和欺騙。

況且現在是資訊時代,人民能夠隨時搜集到正確的歷料,那些變造歷史的謊言,只要一受到注意,就立即會被戳破;更何況這些謊言,已經威脅到「大明、閩、客」三大漢族族群的生存和自我認同,這是族群生死之事,終有一天「大明、閩、客」漢人,會用生命去奪回自己的族群認同。

所以我們奉勸那些至今還在利用「甘為霖兩大騙局」來欺騙台灣人、並且用「泛南島血緣主義」,對台灣「明、閩、客」漢人,進行「種族洗淨」的南島主義歷史學者,最好要收歛自己的邪惡,以免招來天譴式的「轉型正義」所毀滅。

Last Updated ( Friday, 23 September 2016 14:13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