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島語的「華武壟族、巴布薩族、洪雅族」不存在,他們全都是閩南人

E-mail Print PDF

「荷蘭基督教恐怖主義殖民軍」來台灣殖民之前,現在台灣雲林縣的「虎尾、土庫、褒忠」等鄉鎮地區,住著一群「Favorlang」,「Favorlang」就是「話福佬郎」也就是現在台灣的「閩南人」。

「Favorlang」是遠在荷蘭殖民之前的明代王時代,就已經在台灣定居的「明代閩南人」,他們和台南地區的「台灣大明人」,全都是「漢人」,根本就不是「南島語原住民」。

由於信仰「太上老君」的「台灣大明人」的人口和領土,大於「Favorlang明代閩南人」的人口和領土很多,所以「明代閩南人」,在荷蘭人入侵之前,應該是隸屬於「台灣大明人」的「明代王」所統治。

「Favorlang明代閩南人」主要地域上的雲林的「虎尾」,就是「福佬話(hok-ló-uē」的意思,「福佬話(hok-ló-uē)」,唸快一點,再略為轉音,就變成「hóo-bué虎尾」,因此「虎尾」兩字,就明白表示,那裡的居民全都是講「福佬話、閩南語」的「閩南人」。

「Favorlang話福佬人」,就是「福佬人、閩南人」,雲林「虎尾」的「福佬人、閩南人」講的就是「福佬話(hok-ló-uē)」所以他們都是早在荷蘭殖民之前,就從福建移民來的。

這些福建移民,還把他們的居住地之一,現在稱為「嘉義」的地方,稱為「Terocen」,「Terocen」就是福建三大名山之一的「太姥山」,取名為「太姥山」就表示自己是從福建移民來的。「Terocen太姥山」後來被誤譯為「諸羅山」,到了清乾隆年又改名為「嘉義」。

所以說那些在荷蘭時代住在雲林縣「虎尾」那裡的「Favorlang」,就是「福佬人、閩南人」,而住在「Terocen太姥山、諸羅山、嘉義」的「Favorlang」同樣也是「福佬人、閩南人」,這些「福佬人、閩南人」都是漢人,根本就不是「南島語原住民」。

至於在「Favorlang話福佬郎」在彰化的「Babuza」就是「包府爺」,「Babuza包府爺」村子的主廟宇,祭祀的就是「包府王爺」,「包府王爺」就是「包拯、包公、包青天」。

所以說「Babuza」就是以「包府爺」為名的閩南人村莊,根本就不是什麼原住民「巴布薩族」。

其次像「Favorlang話福佬郎、Babuza包府爺」相關的「Hoanya」,同樣也根本就不是什麼南島原住民「洪雅族」,這「Hoanya」就是閩南語的「王爺」,「Hoanya王爺」表示這個村莊所供奉的是某一位「王爺(千歲)」的神明,因此「Hoanya王爺」就成為這個村莊的名稱。

所以說「Favorlang話福佬郎、Babuza包府爺、Hoanya王爺」,在荷蘭殖民之前的台灣明代王時代,就是閩南人的三個大村莊,當時的閩南人以「王爺(千歲)」為主要信仰,他們全都是閩南人,根本就不是什麼被賜漢姓的南島語原住民的「華武壟族、巴布薩族、洪雅族」。

現在這些「Favorlang話福佬郎、Babuza包府爺、Hoanya王爺」地區的閩南人,仍然到處都是「王爺(千歲)」的信仰,這就足以證明這些地名完全是閩南語的地名,根本就不是南島語原住民的「華武壟族、巴布薩族、洪雅族」。

因此所謂南島語原住民的「華武壟族、巴布薩族、洪雅族」,根本就不曾存在於台灣歷史之中,這些被日本殖民帝國和台灣南島主義者,分化偽造為不同民族的各個族群,而拿來搞政治欺騙和政治鬥爭的「華武壟族、巴布薩族、洪雅族」,其實全都是閩南人的村莊,村莊裡住的全是純正的閩南人,根本就不是南島語原住民。

當然由於「Favorlang話福佬郎、Babuza包府爺、Hoanya王爺」這些地方的閩南人及其村莊,在荷蘭殖民時代被「荷蘭基督教恐怖主義殖民軍」,進行殘酷的種族屠殺和宗教迫害,而幾乎消滅殆盡。

但我們相信「Favorlang話福佬郎、Babuza包府爺、Hoanya王爺」這些地方的閩南人,仍然是荷蘭時代的閩南人殘存後裔,再加上後來才遷入的閩南人,或是從其他地方遷來的人。

因此「Favorlang話福佬郎、Babuza包府爺、Hoanya王爺」這些地方,在荷蘭殖民時代,及更早的明代王之前,所居住的絕對是閩南人,絕不是南島語原住民。

Last Updated ( Friday, 30 September 2016 11:07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