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osa、福爾摩沙、台灣、美麗島、美麗之島地名由來

E-mail Print PDF

「荷蘭基督教恐怖主義殖民軍」於1627-1637年,這10年之間,派遣來台灣的第一位牧師「George. Candidius喬治.甘治士)」寫了一篇《A short Description of the Isle of Formosa福爾摩沙島簡述》。

《福爾摩沙島簡述》後來收錄在「Awnsham and John Churchill, 1704」所著《A Collection of Voyages and Travels航海旅行總集》之中,在《A Collection of Voyages and Travels航海旅行總集》的The PREFACE前言中,清楚記載了「 Formosa福爾摩沙」這個名稱的真正和最早來源,如下:

「Accordingly the Dutch caused a strong fort to be built in the said isle of Formosa (called by the Chineses Paceande )據此,荷蘭人就在上述的福爾摩沙島,建造了一個堅固的堡壘,(這福爾摩沙島的名稱,是一群「Chineses Paceande拜上帝中國人」稱呼的)。」

過去有很多台灣南島主義的歷史學者,編造假歷史,說台灣被稱為「Formosa福爾摩沙島」,是葡萄牙水手,航行經過台灣時,驚嘆之餘,興奮得高喊「Ilha Formosa! (美麗之島)」,從此台灣就被稱為「Formosa (美麗之島)」。

很多台灣歷史學者,把這段故事,說得好像他們當時就在現場一般,興奮之情溢於言表;事實卻是,這些歷史學者,根本不可能在現場,歷史也根本沒有這個葡萄牙水手故事的記錄,他們只是興奮於自己意淫的極樂幻想之中罷了。

依照《福爾摩沙島簡述》本段文字來看,這些歷史學家,沒有說出的真正歷史事實是,台灣被稱為「福爾摩沙島」,僅只是因為荷蘭人,在某一個有中國人的地方,當然最可能是在印尼雅加達的總部那裡,聽了一群「Chineses Paceande拜上帝中國人」,用葡萄牙文說台灣是「Formosa(美麗之島)」,才把台灣稱為「福爾摩沙島」。

《福爾摩沙島簡述》這段有關「Formosa福爾摩沙島」命名的過程,絕對是歷史事實,因為無論葡萄牙水手,在船上怎麼高喊「Ilha Formosa!(美麗之島)」,並且記在自己的航海日誌上,遠在天邊的荷蘭人,不但無法聽見葡萄牙水手撕破喉嚨的叫喊聲,也根本看不到葡萄牙水手的航海日誌。

台灣那些藉著鬼扯,來欺騙我們的歷史學者,當然更不可能看到當時的情景和葡萄牙水手的航海日誌。

葡萄牙人當年,經過全世界各大洲,把一大堆海灣、海灘、島嶼、山脈、河流、湖泊、城市,全都稱讚為「Formosa(美麗之島)」,並不是只有「台灣」才叫「Formosa」。

所以葡萄牙人講的「Formosa」,根本不是專指「台灣」。台灣歷史學者講葡萄牙水手見到台灣時,興奮高喊「Formosa!」如果是真的;那麼葡萄牙水手,航行經過世界任何地方,都會成群結隊圍在甲板上,跳得像猴子一樣,不停高喊「Formosa!」,這會是什麼可笑的原始動物景象?

所以「台灣」被荷蘭人稱為「Formosa(福爾摩沙)」,事實上可能僅只是一些在葡萄牙人那裡工作而信天主教的「拜上帝中國人」,在被荷蘭人請去印尼亞加達辦公室,詢問台灣是怎樣的地方時,這些「拜上帝中國人」,就用葡萄牙文講:「那是個美麗的島!」罷了。

「福爾摩沙島」整個命名過程,根本就沒有葡萄牙水手,興奮地在甲板上又叫又跳的瞎掰情節,「福爾摩沙島」這個名字,事實上還帶有一點,亞加達辦公室裡,一群荷蘭軍人身上散發的悶熱汗臭味。

所以台灣被稱為「Formosa(福爾摩沙)」,其實並沒有任何可以讓南島主義者感到光彩的一面,因為台灣被稱為「Formosa(福爾摩沙)」,最早是「荷蘭基督教恐怖主義殖民軍」,聽了「Chineses Paceande拜上帝中國人」的話之後才命名的,所以「Formosa(福爾摩沙)」,可以算是中國人命名的。

原來「Formosa(福爾摩沙)」這個名稱的最早來源,百分之一百就是中國人命名的,根本就不是葡萄牙人命名的,台灣那些整天喜形於色地高舉「Formosa(福爾摩沙)」之名去中國化,整天「Formosa(福爾摩沙)」不離口,甚至以此來命名台灣高速公路的南島主義者,應該會感到很痛心、很痛恨吧。

Last Updated ( Tuesday, 11 October 2016 11:01 )  

宗教和哲學的異端有那些?